笔趣阁 - 游戏体育 - 从NPC到魔教教主在线阅读 - 第39章 最恨别人打我小报告

第39章 最恨别人打我小报告

        嗤,鲜血喷涌!

        大族老手中软剑脱手甩飞。

        “啊!我的手!你们还愣着干什……”大族老捂着右手手腕凄声惨叫,咬牙转头招呼另外两位族老,却被眼前的一幕生生将话噎了回去。

        在他身后,顾寒的镔铁刀架在二族老的脖子上。

        苏妙彤的青锋剑架在三族老的脖子上。

        二人脸上满是苦涩。

        顾寒是通脉境十重天的高手。

        苏妙彤是徽山剑派高徒,一身修为也在通脉境七重天。

        他们毫无准备,才被对方瞬间制服。

        看到苏妙彤动手。

        顾寒还惊讶了看了她一眼,没想到苏妙彤竟然会帮他们?

        莫非真如外界所传?

        苏妙彤和顾雁枫之间的确有私情?

        大族老捂着手腕硬气道:“哼,你要杀便杀,老夫绝不皱一下眉头!”

        “是吗?”顾雁枫抬刀拍了拍他的脸。

        大族老咬牙闭目,眼上微微颤抖的睫毛,昭示着他并不平静的内心。

        顾雁枫笑着拉动月芒刀。

        动作轻而缓!

        锐利的刀锋慢慢割破大族老的表层皮肤,逐渐有鲜血渗出……

        伴随着创伤面越来越大。

        伤口越来越深,出血量也在逐渐增加!

        顾雁枫却偏偏避开了对方的颈动脉,旁边的二族老和三族老看得心中发寒。

        死亡并不可怕!

        可怕是等待死亡降临的那一刻。

        顾雁枫此举。

        对任何人来讲都是一种折磨。

        死亡的气息在逼近。

        血在流!

        大族老仿佛感受到了生命的流逝。

        就随着血液泉涌而出。

        浸湿他的衣裳、

        无限的恐怖将大族老的意识包裹。

        “不!”大族老猛然睁眼,望向顾雁枫眼中眼神变得异常的恐惧。

        “大族老怎么了?我可还没开始呢?”顾雁枫戏谑的笑道。

        扑通!

        大族老无言地跪倒在地。

        扑通!

        扑通!

        二族老和三族老也纷纷跪倒。

        三人头抵地面。

        “行了,起来吧。”顾雁枫转身坐回主座,“等把老爷子送入祠堂,你们就把身上的担子卸一卸,去顾家祠堂守护先祖英魂吧。”

        “喏!”三位族老恭敬的道。

        顾雁枫又道:“在这之前,你们也都挑出些机灵懂事有武道天赋的后辈,家族负责全力培养他们,修炼所需资源,全部敞开供应。”

        三位族老猛然抬头,眼中满是惊喜之色。

        这真的是意外之喜了!

        他们三个都这把年纪了,为什么还无限制的捞钱,为什么死死抓着手中权力不放?

        还不是为了各自的后辈!

        既然顾雁枫能做出这个保证,那他们舍了那些权势又何妨?

        顾雁枫饶有兴趣的看着他们三人,道:“怎么?看你们的样子,你们以为我会打压你们各支?”

        三位族老顿时涨红了脸。

        “行了,都下去吧,老爷子和兄长的丧礼还要你们去准备,至于王氏那边……”顾雁枫笑着看向顾寒,别有意味的道,“过一会儿,我和大总管会亲自通知的。”

        “尊家主令!”

        三位族老再拜后离开书房。

        “嫂嫂也回去吧。”顾雁枫转头看向苏妙彤道。

        苏妙彤收剑还鞘。

        她深深地看了顾雁枫一眼。

        无言的离开。

        ……

        书房仅剩顾雁枫和顾寒。

        “你能信得过他们?”顾寒忽然出声道。

        顾雁枫摇头道:“我不信他们,但是我信利益,只要开出一个他无法拒绝的条件,他们就会成为你手中最锋利的刀剑!”

        顾寒迟疑道:“那他们的忠心?”

        “我不需要他们的忠心……”顾雁枫话锋忽地一转,认真的看向顾寒道,“说说吧,老爷子还交代了你什么?凌雪阁为什么会盯上顾家?你们到底在哪方面出现了问题?”

        顾寒摇头道:“我们从未暴露,如果非要说有哪次任务出现了意外,这二十多年来倒是的确遇到过几次,不过问题都不是出在我们身上,即便留了尾巴,也都被我们抹去了。”

        “是吗?”顾雁枫目光闪烁,继续道:“神策军是什么时候调来的?”

        “半年之前。”顾寒道。

        顾雁枫再问:“你们最近半年有接过什么特别的任务吗?”

        “都是刺探情报,若说特别的任务……”顾寒想了想,郑重道:“半年前,老家主应上峰指令,以顾家商行的名义,向荆州宇文世家,秘密押运了几批物资。”

        顾雁枫瞳孔一缩,“宇文世家?宇文灭所在的宇文家!”

        顾寒点头,“没错,去岁宇文世家老家主去世,现在主掌宇文家的正是宇文灭。”

        听着顾寒的确认。

        顾雁枫心头所有疑惑都消逝一空。

        如果剧情不出现偏差。

        就在明年年底,宇文世家将会起兵造反!然后被早有准备的大唐迅速镇压,最后不得不带着十万残兵败将,投靠已经拥有数十万匪众,彻底称霸长江的十二连环坞。

        宇文世家造反,这可是公测开启后的大事件!

        看来问题就是出在宇文家了。

        至于王氏为什么会在二十多年前就潜伏在顾家?

        通过王氏这二十多年都没有什么动作的表现来看,顾雁枫猜测她应该只是单纯的负责对顾家进行监视。

        这一点并不稀奇。

        锦衣卫在大明朝诸多武林势力中埋下的暗探,更是数不胜数。

        至于王氏最近频频出手。

        看来就是宇文家那边露出了破绽。

        让顾家被重点关注了!

        顾雁枫再问:“向宇文家押运了什么物资,是你经的手吧?具体运了些什么,你心中应该有数吧?”

        “军械兵甲!”顾寒如实道。

        顾雁枫彻底确认,“没错了,问题就是出在这里。”

        “您是说,宇文家出了问题?”顾寒沉声道。

        “这可是军械兵甲,他宇文家要这个做什么?明摆着就是要起兵造反,咱们给他递了刀子过去,岂能不被凌雪阁怀疑?”

        顾寒咬牙,“王八蛋,他宇文家行事怎么会这么不小心!”

        顾雁枫摇头再问:“和宇文家交接物资的时候,没有暴露你锦衣卫的身份吧?”

        顾寒正色道:“家主放心,江北很多世家都和南明有私下的生意往来,走私兵甲的自然也不止顾家一个。当时交接货物的,是宇文灭的弟弟宇文敌,对方并不知道我锦衣卫的身份,只当咱们是为了利益铤而走险的投机者。”

        “宇文家或许不会怀疑,但是凌雪阁会!他们可不会放过任何蛛丝马迹!否则的话,神策军怎么会来得那么巧?”

        “难道咱们要放弃这里?”顾寒担忧地看着顾雁枫。

        “哼,事情还没到那一步!你刚才有句话说的不错,至少他们没有确凿的证据,凌雪阁那边自然也是如此。否则的话,城外的三千神策军,早就踏平顾家的大门了!”

        顾雁枫倏然起身,持刀冷笑,“走,咱们去问问当事人,不就知道了吗?”

        “什么?您难道……”顾寒瞬间瞪大了眼睛。

        顾雁枫迈步走出书房,“走吧,你想知道的答案,我那好三娘会告诉你的。”

        “竟然是她!”顾寒咬牙切齿道。

        可是短暂的愤怒之后。

        顾寒快步追上顾雁枫,谨慎道:“容属下冒昧的问一句,您是怎么发现王氏是凌雪阁暗探的?”

        “怎么,你不信我?”顾雁枫驻足,笑着看向顾寒道。

        “顾寒不敢!”顾寒连连摇头,接着又好像想到什么,尴尬的道,“其实义父还有一条遗命……”

        顾雁枫挑眉,“是吗?父亲怎么说?”

        “让我为王氏打一副棺材。”顾寒低声道。

        顾雁枫讶道:“原来老爷子早就猜到王氏是凌雪阁的探子了?”

        顾寒尴尬地轻咳了一声,“咳,义父是因为她密会高校尉的事,所以即便郎君不将王氏的身份告知,我也会执行义父的遗命的。”

        顾雁枫哭笑不得。

        如果这样的话,那还真被老爷子歪打正着了!

        顾雁枫感慨道:“看来,老天爷都不想给王氏活路啊!”

        顾寒深以为然。

        二人谈话的工夫,就到了顾鹤轩院外。

        这边还有家丁在修缮院墙。

        顾雁枫挥手屏退所有下人。

        二人行至内院。

        王氏正和顾鹤轩在丫鬟的服侍下用餐。

        “兄长,大总管。”顾鹤轩放下筷子,起身向二人躬身行礼。

        “坐,快坐,都自家兄弟,这么客气就外了。”顾雁枫笑着向下压了压手,顺势拉开椅子坐在餐桌旁,向旁边的丫鬟招呼道:“真是来得早不如来得巧,还不快去厨房拿两副碗筷,我和大总管就在这边吃了。”

        “喏!”丫鬟立刻领命,但是并未离去,而是转而看向王氏。

        王氏淡定的向她摆了摆手,“去吧,难道二郎有这个兴致,那就让厨房再添几个好菜,温一壶好酒。

        嗯,就醉月楼的桂花酿吧,我记得二郎最喜欢这个酒。”

        丫鬟这才迈步出了院子。

        “不愧是三娘,对男人喜欢什么,摸得就是清楚!”顾雁枫笑着赞叹道。

        咔——

        顾鹤轩筷子握得太用力。

        断了!

        王氏的脸也唰一下寒了下来。

        “二郎这是什么意思?”王氏怒视顾雁枫。

        “呦,急了?我说的也没错啊?三娘对于这种的业务,本来就精湛得很!否则……”顾雁枫的眼睛微微眯起,戏谑道,“三娘也不会寂寞到半夜摸别人的房间啊!”

        王氏眼中蓦地闪过一抹慌乱。

        “胡说八道,你再这样,我可就要撵人了!”王氏拍桌色厉内荏的道。

        顾鹤轩也气冲冲的起身,怒视顾雁枫道:“兄长若是再胡言乱语,我必定要去父亲面前告你一状……”

        啪!

        一记闪亮的耳光将顾鹤轩抽晕过去。

        顾雁枫冷笑着甩了甩手,“劳资平生最恨别人打我小报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