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体育 - 从NPC到魔教教主在线阅读 - 第42章 虚虚实实,真真假假

第42章 虚虚实实,真真假假

        “什么!顾家昨夜走水了?”高校尉惊讶地看着沈玉淮,忙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查清楚是因何走水了吗?”

        “这个……”

        高校尉摆手道:“你打听到什么,尽管说来便是!”

        “今早,城中都在议论这件事,据顾家家丁传出来的消息,说是柳氏受到的刺激太大,所以在院中泼了火油自尽……”沈玉淮恭敬的回道。

        “是吗?她先是没了儿子,又和柳家断了关系,能做出这种事情,倒也不让人意外。”

        “只是……”

        高校尉皱眉,“只是什么?”

        沈玉淮上前几步,悄声道:“柳氏这一把火,还顺便把顾家三房那一脉给带走了,现在外面……”

        “什么?顾家三房!”高校尉脸色骤变,追问道,“说清楚些,到底怎么回事?”

        “现在外面都传疯了,说是柳氏悲痛交加,本就泼了火油准备自尽。王氏带着顾鹤轩去安慰她,没成想,柳氏看到顾鹤轩,心中更是悲痛……

        当场就发疯引火,拉着二人陪葬了。”

        高校尉拍桌怒骂道:“放屁!她柳氏一个普通人能拉着王……嗯,拉着顾鹤轩那个凝气境的武者同归于尽?”

        “校尉这就有所不知了,关于他们三人的死因,其实城中还流传着另一个说法。”沈玉淮连忙神秘秘的上前道。

        高校尉伸腿踹了沈玉淮一脚,骂道:“特娘的,还有什么说法?你给劳资一口气说完!”

        “校尉息怒,校尉息怒……”沈玉淮连连告饶,继续道,“其实,顾家老爷子昨晚也去世了。”

        高校尉唰地起身,指着沈玉淮道:“玛德,这么重要的事情你现在才说?赶紧说说他顾老头又是怎么回事?总不能也是被火烧死的吧?”

        “这倒不是,据说他本来就油尽灯枯了,昨晚撑到婚礼结束,整个人就不行了,回到书房后没多久,就撒手归西了。”沈玉淮恭敬的道。

        “哼,这个倒是差不多,在婚礼上我就发现那老小子的状态虚得很!”高校尉目露不屑,皱眉道,“但是顾家一夜之间,竟然发生这么大的事……

        而且顾家三房的死因,过于蹊跷了!这里面绝对不像外界说的那么简单!”

        高校尉心中清楚。

        王氏那一夜送上门来,哪里是什么春风一度?

        对方是带着凌雪阁密令来的,同时身上还带有神策军荆南道行军大总管的令符。

        要知道,他明面上以督管荆南水运的借口入主江陵。

        实际上就是在等这道密令。

        本来他还挺激动。

        以为会是什么惊天大案。

        能好好混些功劳。

        可是王氏只告诉他,要他配合对方掌控顾家。

        高校尉虽然不解,但是还是依令照做,哪怕他修为比王氏高。

        在令符面前,也得低头!

        否则,顾鹏霄的婚宴上,他怎么可能会为王氏出那么大的力?

        结果这才过去一个晚上?

        王氏人就没了!

        这特么的……

        高校尉的肺都快气炸了。

        看着高校尉阴晴不定的脸色,沈玉淮神神秘秘的上前,“其实……”

        高校尉冷哼,“其实什么?不要吞吞吐吐的,就话就直说!”

        沈玉淮目光闪烁,低声道:“现在外界都在传,说无论是柳氏,还是王氏和顾鹤轩,其实是顾雁枫为了坐稳家主之位,下狠手把她们给除掉的!”

        “嗯?”高校尉脸色越发阴沉,脑中不断思考着沈玉淮的话。

        如果是顾雁枫下的手。

        那这一切还能说得通!

        毕竟顾雁枫不仅年纪轻轻,就有通脉境十重天的修为,而且心机阴沉,能够装作文弱书生,隐匿修为十数载不被人发觉。

        至少这一点。

        完全不弱于王氏这个凌雪阁出身的杀手。

        可是?

        王氏真的就只是栽在了家族斗争中这么简单?

        高校尉总感觉哪里有些不对。

        可是,王氏口风极严。

        除了让他配合对方掌控顾家,根本就没有透露其它的消息。

        高校尉现在也是一个头两个大,不由得在心中暗骂,“玛德,还以为是什么大功劳,没想到竟变得这么麻烦!早知如此,就不该去求老头子,抢着来江陵这破地方!”

        沈玉淮犹豫了片刻,又道:“对了,校尉,属下还查到一些消息。”

        看着沈玉淮扭扭捏捏不爽利的样子。

        高校尉心中无名气起,指着沈玉淮的鼻子骂道:“玛德,说说说!一口气说完,再特么藏着掖着,你就给劳资滚去喂马!”

        沈玉淮讪讪的一笑,干咳一声道:“咳,是这样的,属下还打听到,在顾家走水之前。顾雁枫在顾老爷子书房,接见了顾寒、苏妙彤和顾家三老。虽然不知道他们在书房里谈了什么,但是顾家大族老从书房出来时,手筋却被人给挑了!”

        “是这样吗?”高校尉若有所思的点头。

        这样的话,倒是能说得通了!

        不用沈玉淮赘言,高校尉也已经猜到了事情的经过。

        无非就是顾老爷子去世。

        顾雁枫强势掌权,辣手镇压了顾家三老,还连夜除了二房和三房。

        不仅如此。

        还把黑锅扣到了已经无依无靠的柳氏身上!

        玛德!

        这小崽子真是好狠的手段啊!

        不过,既然上面的目标是顾家,看来我也要提防着这小子一点,而且凌雪阁绝不会因为王氏的死,就终止任务。只要凌雪阁的任务还在继续,就肯定还会联系他。

        所以想那么多作甚?

        他现在只需要安安心心在江陵把兵练好。

        等待凌雪阁来人就行了。

        高校尉向沈玉淮摆了摆手,道:“行了,事情我都清楚了,你也下去休息吧。”

        沈玉淮故作诧异,惊讶道:“校尉,咱们不是支持王氏吗?现在王氏就这么死了,他顾雁枫摆明了是在打您的脸啊!咱不得去收拾那家伙一顿吗?”

        说着,沈玉淮抱拳请命,“校尉尽管下令,属下这就召集弟兄们平了他顾家!”

        “赶紧滚蛋,你特么知道个屁!”高校尉听得一阵羞恼,抬腿就要往沈玉淮身上踢。

        沈玉淮连忙跑出营帐。

        高校尉的左右亲卫,看到他狼狈的跑出来,心里反而很是羡慕。

        这说明高校尉和沈旅帅亲近啊!

        “兄弟们喝花酒去啊!”沈玉淮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向高校尉的亲卫招呼道。

        “沈旅帅又坑咱们兄弟不是?我们几个可正当值呢,擅离职守那可是大罪。”高校尉的亲卫纷纷笑道。

        沈玉淮哈哈一笑,“那就没办法了,是你们自己不去,可别说我没请你们。”

        “沈旅帅可悠着点,大清早的就去狂窑子,回头儿别把腰给闪了。”

        “放心,咱这腰是铁打的,闪不了!”

        ……

        顾家变天的消息,瞬间传遍整个江陵。

        听到消息,柳老大就在院里发了脾气。

        “怎么会这样!四妹她怎么会……这一定是假的!”柳老大怒视着面前的老管家。

        老管家满面哀容,“老奴刚去顾家看过了,城中的流言是真的……”

        “四妹啊!”柳老大满脸悲戚。

        他心中虽然有气!

        可是这股怨气伴随着柳氏的去世,也就消散无踪了。

        他现在只有失去亲人的悲痛。

        “大哥,妹子他……真的……真的去了?”柳老二也沉着脸走进内院。

        柳老大无言地点头。

        “玛德,这里面绝对有鬼!”柳老二咬牙道。

        柳老大叹息一声没有说话。

        柳老二再次说道:“大哥,现在城中可有人在传,说四妹是被顾雁枫那小崽子给害了!不仅如此,还传得有鼻子有眼的,我就不信你没有听到?”

        “听了又如何,没听到又如何?”

        柳老二激动道:“大哥!顾家老爷子刚去世,他顾雁枫便下辣手害了咱们四妹!这个仇,咱们不能不报啊!”

        柳老大盯着自家兄弟看了半晌,复杂道:“你是想报仇,还是想借着这个由头,夺了顾家的产业啊?”

        柳老二的眼神有些闪躲,嘴硬道:“我不管,我一定要顾家给咱们一个说法!”

        柳老大叹息着摆了摆手,“行了,你下去吧,你的意思我明白,这件事我来安排。”

        柳老二这才离开内院。

        看着柳老二离去的背影,柳老大自嘲的笑了笑。

        柳氏怎么死的不重要,重要的是怎么把她的死,利用起来,再把这个价值最大化。

        事情这样办是没错。

        可是,当自家兄弟眼中也只看到这些的时候。

        总是让人心中一寒。

        可是,他心里未必没有这个念头,只不过老二说出来了而已。

        柳老大转头看向老管家,道:“给青蛟寨黄金龙送去拜帖,就说我黄昏时分去青蛟寨找他喝酒。”

        “喏!”老管家躬身领命。

        前几日,柳家还摆出一副要和青蛟寨死磕的架势。

        今日便要主动上门拜访黄金龙。

        这局势变的实在太快!

        就连柳老大也不禁有些唏嘘。

        另一边——

        沈玉淮进了城,果真直奔醉月楼。

        看到沈玉淮这个老熟客,醉月楼的老鸨连忙引着他到了雅间。

        没过多会儿。

        乔装后的沈玉淮从醉月楼后门走出。

        到了城南的无名小院。

        院内——

        顾雁枫缓缓给沈玉淮斟了一壶茶。

        “事情都办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