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体育 - 从NPC到魔教教主在线阅读 - 第43章 谁是谁的猎物

第43章 谁是谁的猎物

        “办妥了。”沈玉淮入座饮茶。

        “看来高校尉很信任你啊?”顾雁枫笑着举了举杯,抿了一口继续道,“那可要祝贺你,今后官运亨通,平步青云了!”

        沈玉淮冷哼,“哼,你知道的,我要的不是这个!”

        “知道,知道,那你看看这个东西合不合你的心意?”顾雁枫笑着摇头,随手抛出一个白玉瓷瓶。

        沈玉淮见它,眼中满是惊喜,伸手就要去抓,可是即将抓到药瓶的时候,又仿佛烫了手一样给缩了回来。

        这反常的动作看的顾雁枫大为好奇。

        哪知沈玉淮抬头不确定的道:“这……真的是豹胎易筋丸的解药?”

        “不信?那你可以选择不吃。”顾雁枫笑着看向他,无所谓的道。

        沈玉淮眼中闪过一抹挣扎,壮烈赴死似的拿起白玉瓷瓶,拔掉瓶塞将瓶中药丸倒在掌心。

        看着手中宛若白玉的药丸。

        咕噜——

        沈玉淮闭眼将解药服下。

        全力运转真气,药力瞬间消融于全身。

        砰!

        通脉境七重天!

        沈玉淮惊喜的睁开双眼。

        他竟然又突破了?

        不仅如此,他还能感受到体内留有强大的药力,这股药力甚至足够他炼化许久!只要能够完全炼化,就是突破到先天境都没有问题。

        沈玉淮复杂的看着顾雁枫。

        “早就说了,豹胎易筋丸是大补的药物,它的毒性无非就是药性相冲带来的后患。那些移形换骨,身形大变的恐怖后果,也没有妥善处理这些隐患才造成的。

        神龙教按年为教众服用解药,但是每过一年还要继续服用。

        并不是因为豹胎易筋丸无药可解,而是因为神龙教主需要用它来确保手下人对自己的忠心。

        因此那种解药只是暂时压制住了隐患。

        治标不治本!

        我这枚解药就不同了,它可以完全将那些隐患调理平顺,甚至恢复豹胎易筋丸大补的本质。不仅能让你的经脉得以修复,还能以更快的速度晋入先天。

        瞧瞧,我就说这个办法最适合你,你这是占了大便宜了!”

        话是这么说,可是真有这么好的事。

        顾雁枫哪会留给他啊!

        是药三分毒,这种方法终归伤根基。

        听着顾雁枫的话。

        沈玉淮的表情很复杂,道:“既然你能研制出这种解药,那炼制出神龙教那样的解药,不应该更简单?而且对你更有用吗?给我服用这种解药,你就不怕我反水吗?”

        顾雁枫摇头,“你是聪明人,聪明人就该做聪明的事。”

        沈玉淮冷笑,“跟着你,你能帮我复仇?”

        顾雁枫饶有兴趣的看着他,道:“如果你自己复仇,你认为最快要多久?”

        “十年,最快也要十年。”沈玉淮嘴上说得痛快,眼中却是闪烁不定,看上去并不自信。

        “哈,看来你离开沈家太久了?连自家的实力都摸不清了?”顾雁枫嗤笑一声,继续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帮你回忆回忆!你们金针沈家与徐家庄、浣花剑派,同列巴蜀一流世家。

        整个剑南道,除了天下八大顶级世家中的川西唐门,成都南宫世家,便以你们几方势力声威最隆!

        沈家现任家主沈江海,前些年就踏入了法相境,你父亲更是有望进阶神通境,可惜埋骨塞外,否则沈家的必定可以再进一步!而沈家自沈江海之下,拥有诸多混元境。门人弟子,外罡武者、内罡武者、先天武者,更如过江之鲫,不胜凡数。

        你才不过刚刚有望踏入先天境?就想着要去扳倒沈江海这个法相境的武道高手?

        哪怕你沈家老祖,曾经以神通境的修为,凭借一记神针夺命,镇杀了一位武林神话!

        可你一个小小的先天境武者,想要从法相境强者手中夺权?

        未免有些痴人说梦了吧?”

        沈玉淮的脸色几度变幻,“你怎么知道十年之内,我就不会踏入法相境?”

        顾雁枫闻言不禁微微挑眉。

        这个他还真知道!

        毕竟这家伙没几年,就会获得魔功《葵花秘典》,然后自斩一刀,舍去那二两烦恼根。自从一路突飞猛进,年纪轻轻就踏入了法相境,然后杀上沈家找沈江海报仇!

        最后落一个悲情收场。

        在顾雁枫看来,沈玉淮复仇的想法没错。

        可是他太着急了!

        神功在手,该割的也割了,明明已经没什么牵挂。

        唯一的执念也就剩复仇了。

        偏偏不好好苟到神通境,甚至神通境之上……代表着武林神话的武道宗师之境。

        等他到了那个境界,别说亲自回去复仇了。

        他就是大声咳嗽一声。

        沈江海也得吓得把自己脑袋割了送到他面前赔罪!

        可惜,他终究没能忍住。

        顾雁枫笑着继续道:“是吗?既然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你再跟我说一遍,你成功复仇要几年?”

        “十……十五年。”沈玉淮的眼神有些闪躲。

        “是吗?”顾雁枫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二……二十年!”沈玉淮越发的不自信了。

        “你确定?”顾雁枫心中顿感有趣。

        沈玉淮倍感屈辱,沉声道:“三……三十年,三十年后,我一定可以踏入法相境!”

        “那你不如等沈江海老死好了。”顾雁枫毫不留情的打击着他。

        天下武者共分三大阶段九大境界。

        淬体境,普通人也可以轻易踏入,所以并不算在九大境界之中。

        炼血、凝气、通脉,为后天三境。

        先天、内罡、外罡,为先天三境。

        混元、法相、神通,为化神三境。

        化神二字,既有道家炼神返虚的意思,又有化去肉体凡神,证道武林神话的意思。

        因此化神之后,还有被称为武林神话的武道宗师之境。

        沈江海是法相境的顶级强者。

        这样的修为放在锦衣卫里,至少也得是正四品的指挥佥事,甚至可能是从三品的指挥同知。

        如果沈玉淮没有得到《葵花秘典》。

        他要修炼到法相境?

        哪怕稳扎稳打资源不缺的情况下,恐怕没有三十年也都报不了这个仇!

        更何况沈江海也不可能三十年无寸进。

        “那我该怎么做?”沈玉淮沉声道。

        他也是昏了头,浑然没有发觉自己这句话问得很没道理。

        毕竟顾雁枫的修为,也并没有比他高到哪里去。

        顾雁枫笑着伸出三根手指,眸子里是浓浓的自信,道:“三年,安心跟我三年,我帮你重掌沈家!”

        这么荒谬的大话,从顾雁枫的口中说出,沈玉淮却想都没想就信了。

        沈玉淮起身撤步,跪倒在地,认真道:“莫说三年,只要你能帮我复仇,我沈玉淮愿永世效忠于你!”

        “好,你说的,我信了。”顾雁枫拍了拍他的肩膀,认真道,“三年不长,你会知道你没跟错人。”

        接着,顾雁枫又问:“高校尉那边怎么说?”

        沈玉淮正色道:“我将你让我说的那些话说给高校尉听了之后,高校尉却好像并不想过多的追究这件事。”

        “是吗?”顾雁枫笑了,就知道会是这个结果。

        沈玉淮点头,“这一点十分反常!”

        顾雁枫摆了摆手道:“无妨,你继续维持你在军中的声望就好。”

        “喏!”沈玉淮抱拳。

        顾雁枫笑着道:“不用这么严肃,其实想夺回沈家家主的位置,神策军未必不能成为你的一大助力!”

        “神策军乃北衙禁军,岂能为我所用?”沈玉淮疑惑道。

        顾雁枫摇了摇头,神秘道:“没错,近年来宦官干军、兵骄将堕,神策军纪败坏,战斗力锐减,于大唐来讲是祸非福。可是与你我来讲,却是福非祸,正是一显身手的大好时机!”

        沈玉淮震惊道:“郎君要我入神策,不会真的打算让我在神策军做下去吧?”

        顾雁枫看着他,确定道:“为什么不呢?想想你的旅帅是怎么来的!天下乌鸦一般黑,等你到了先天,说不定也能靠这个办法,换一个校尉、都尉,甚至行军大总管来当当!”

        “这……”沈玉淮的脑子有些懵。

        他一直以为顾雁枫让他进神策军,只是单纯的为了对付顾家三房。

        没想到对方从那一刻,便有了长远的布局。

        顾雁枫笑着起身,“行了,时间也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

        “等等。”沈玉淮叫住顾雁枫。

        顾雁枫好奇道:“怎么了?”

        沈玉淮道:“方才进城的时候,我看到柳家的老管家朝青蛟寨方向去了。”

        “柳家?青蛟寨?”顾雁枫笑了,“意料之中的事。”

        “柳家有柳镇武,青蛟寨有黄金龙,两个先天境联手,下面还各有一个通脉境后期……”沈玉淮躬身做了一揖,继续道,“恕我直言,郎君,您真能应付得过来吗?”

        顾雁枫摇头反问道:“你知道我和柳老大,还有青蛟寨那条老龙王最大的区别在哪里吗?”

        沈玉淮不解,“属下不知。”

        “很简单,那就是他们眼中只看到了顾家带给他们的利益,而我的眼里……”顾雁枫笑着从沈玉淮身旁走过,擦肩时轻语道,“自始至终,都只看到了他们的命!”

        沈玉淮瞳孔骤然收缩。

        对方盯着顾家的利益,他却盯着对方的性命!

        究竟谁是谁的猎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