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 - 超神春野樱在线阅读 - 第一章 饿其体肤

第一章 饿其体肤

        “我叫略略略春野樱,今年十二岁,女,喜欢吃甜甜圈,各种口味的糖果,除了榴莲,讨厌等待,以上。”

        第七班的师生见面会上,继卡卡西和鸣人之后,小樱如此自我介绍。

        为什么要在我叫和自己的名字中间,多加三个略字,难道是口头禅?卡卡西古怪的想着。

        视线从小樱这移开,放到一直沉默不语,坚持要作为压轴出场的佐助身上。

        “我叫宇智波佐助,没有喜欢的东西,唯一想要做,或者说是野心的,是杀了那个男人。”佐助冷漠道。

        依次扫过对面三人,卡卡西笑道:“那么,互相算是认识了,期待你们明天,在生存演习中的表现,被淘汰的下场是,回忍校重读,最好空腹,否则不好过。”

        说完,使用瞬身术,消失不见。

        “啊啊!好不容易才毕业的,怎么还有考核?过不去就要重来,不要啊!”鸣人抱头,急得犹如热锅上的蚂蚁。

        “哼,笨蛋,平时多努力,不就不用怕了。”佐助冷酷道。

        “你有什么好得意的,不就是第一名吗?”

        “第一名难道不可以得意?那要这第一有何用?”

        “可恶!也就是笔试,忍术,手里剑术,这些我不如你罢了,换成打架,我一群打你一个,看你怕不怕!”

        “一群乌合之众,来再多都没用。”

        “你说什么?敢不敢再来打一场?不把你打到地上找牙齿,我名字倒过来写!”

        “哼,不敢?不要小看宇智波,你说地方吧,三分钟,不,一分钟结束战斗。”

        眼看冲动鸣人,冷酷佐助,就要勾肩搭背的去切磋打架,小樱嚼着泡泡糖,双手撑膝站起,几步追上俩人,一人给了一个暴栗。

        “要打等会儿打,先给我把事办了。”

        鸣人,佐助,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里的可惜。

        偷跑计划失败,怎么办?

        直接跑是行不通的,小樱知道他俩住哪,追到后免不了一顿暴打。

        没有合适的理由,怎么能骗过小樱。

        “愣着干嘛,走啦。”小樱一左一右,扯上鸣佐往木叶后山赶去。

        到地方后,小樱躺在铺有毯子的地上,做好准备:“好了,来吧,速战速决,你们俩一起上,用力,太小了没感觉。”

        佐助面无表情,拿起道具大锤,对准小樱的心口,用力砸去。

        砰的一声响,压在小樱心口上的大石,应声破碎。

        小樱拿开这些碎石,搬新的来,重新压上心口,看这熟练的动作,就知道没少这么干。

        “小樱酱,别再这样了,好危险的啊。”鸣人苦着脸,在小樱虎视眈眈下,不得不硬着头皮的举锤砸石。

        “要想打人,先学挨打,有个强健的体魄,比什么都重要。”小樱认真道。

        “可是没听说有这样锻炼的,心口碎大石···小樱酱你那里本来就平,这么持续下去,会不会不长了?”鸣人苦口婆心的道。

        “你懂什么,这是在练抗击打力,习惯了重压的打击,换成普通拳脚,那对我来说,就是毛毛雨,不痛不痒。”小樱哼哼道。

        佐助冷酷的表情下,隐藏着一颗羡慕的心。

        他也想要这样的体质,可惜···

        偷偷的私底下尝试了几次,不是骨折就是吐血,差点把命搭进去。

        他明白了一个道理,人和人的体质是不一样的。

        就如他有写轮眼,鸣人和小樱没有,鸣人有无碍使用多重影分身的体质与查克拉量,他和小樱没有。

        同样的,小樱也有他和鸣人所没有的体质。

        三十下心口碎大石,小樱啥事没有的爬起来,拿着钢筋用力往宽额头上敲,不多几下,额头微微发红,钢筋已然变了形。

        连着敲歪了五根钢筋,小樱又飞奔向树,一头撞上去。

        树震三震,反作用力迫使小樱倒退两步,她马上又鼓足力气,再撞上去,一直到撞断六颗树,方才停下。

        “好了,今天的份额完成,谢谢,我请你们喝糖水。”小樱笑道,不动声色的靠近,一人照后背拍了两巴掌。

        鸣人,佐助的脸,顿时充血似得涨红,一口血差点喷出,后背火辣辣的疼。

        俩人看着小樱,不知道说什么好。

        以前有抗议过,被小樱一句,我没怎么用力啊,你们也太虚了吧,给怼回来。

        不是我们虚,是你力气太大。

        半小时后。

        一处凉棚下。

        佐助看着手里这杯加了一勺白糖,兑出来的糖水,默然。

        侧目看向一旁吸溜得很欢快的鸣人,问:“小樱呢?”

        “是哦,给我们糖水就没影了,上哪去了?”鸣人愣。

        佐助想了想,起身去寻,鸣人赶紧跟上。

        俩人在一处偏僻的拐角,看到了在恰独食,鸡腿,羊排,吃得满嘴流油的小樱。

        “小樱!你怎么总是在吃独食呢!用的还是我们的钱!”鸣人痛心疾首。

        佐助默默的看着小樱,不说话,等解释。

        “呃···”小樱错愕,忍不住打了个嗝,眼珠子一转,瞪眼道:“不懂就别乱说,有句古话说的好,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饿其体肤,饿其体肤,饿其体肤,我是在锻炼你们。”

        “再说你们都是身强体壮的男子汉,我一个卑微弱小的女生,多吃一点怎么了?”

        “啊?什么任?斯人的,饿什么肤?”鸣人一脸茫然。

        “咳,意思是,有使命在身,有大抱负,想干一番大事业,做出大成就的人,要能吃苦受罪,忍饥挨饿。”小樱道:“把心志锻炼出来,那样,就没有事能难倒你们。”

        鸣佐面面相觑,虽然说的有道理,可总觉得哪里不对。

        “难道说,卡卡西老师让我们明天空腹去,就是有这层考量?”鸣人喃喃道。

        听闻这话,认定小樱是在胡扯的佐助,怔住,不由得去细细揣摩小樱刚才的话。

        天降大任。

        饿其体肤。

        他现在这么弱,没办法报仇,是因为饿的不够?

        鼬比他早知道这点,在饿其体肤的道路上,走了很远?

        趁鸣佐在走神中,小樱狼吞虎咽的又干掉一部分,剩下没动的,取其中一些分给他们,三人并排坐一起,享受这难得的宁静。

        鸣人挪动身子,想挨近小樱。

        佐助目不斜视,专心吃自己的。

        小樱单手托腮,一手按住鸣人的脸,不让他靠近,心里发散式的想。

        “十二岁,已经十二年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