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 - 超神春野樱在线阅读 - 第十六章 雏田来送钱

第十六章 雏田来送钱

        查克拉线没什么难度,本质上就是对查克拉的一种操控,只要控制力满足条件,要用出来是很简单的。

        五分钟不到,小樱就制造出一根,从食指的指尖出发,向外延伸。

        自小就有意识的勤奋修炼,把基础给打牢,现在,到了收获的时候。

        拦住大多数傀儡师的第一道门槛,凝聚查克拉线,就这般轻松的被小樱达成。

        剧情里,傀儡师真正大放异彩,展现出伟力的,当属疾风传开篇,千代婆婆,小樱VS赤砂之蝎的那一战。

        无论是白秘技,近松十人卫,还是赤秘技,百机操演,都是S级难度的究极傀儡术,威力与强度自不必多说。

        那么傀儡师,或者说查克拉线,真就只有控制傀儡这一种用法吗?

        也不尽然。

        剧情中,千代婆婆展示了如何用查克拉线控人,操控小樱来战斗。

        博人转,中忍考试,大筒木来袭时,勘九郎也曾用查克拉线救人。

        这看起来平平无奇,没有直接杀伤力的丝线,用途相当之广泛,缺的只是发现。

        小樱凝视许久,控制这丝线去到不远处,缠上水杯把手,提起,晃晃悠悠的带到面前。

        接着是相框,笔,书本,凳子,布偶。

        “查克拉消耗很少。”

        一番测试,小樱散去查克拉线,倒立而起,陷入沉思。

        还是那个问题,在得到阴封印,彻底解决查克拉量不足的缺点以前,能被她使用的术,非常少。

        不是看不上,也不是不想学,天生的查克拉上限稀少,决定了她必须走细致入微流,消耗查克拉的大户,与她无缘。

        查克拉又是精神能量与身体能量的结合,可以当成是体力与生命。

        耗到一个临界值,将无力再动弹,若是彻底耗尽,明年的今天,坟头草估计可以长到一米高。

        佩恩六道袭击木叶,要抓走鸣人,当时与天道有过一战的卡卡西,不是被天道杀死,而是耗尽查克拉而死。

        所以在有关查克拉的问题上,小樱是一点也不敢大意。

        螺旋丸,水遁忍法,影分身,她是想都不想,那不是她目前能玩得来的。

        怪力,消耗查克拉低,好用。

        幻术,消耗查克拉低,顶呱呱。

        基础三身术,变身,分身,替身,更是低消耗界中的翘楚,冠军。

        纵观小樱所学的手段,好不好用先放一边,那必定是查克拉消耗低的存在,否则不会入她的眼。

        如今,要往里加入一个新成员···

        查克拉线!

        “虽然我不是要成为傀儡师,可这控制的好,灵活,更有利于应对各种局面,而且,不一定非要用手,还有脚。”

        小樱维持着倒立,低头看向自己的脚。

        忍者鞋甭管春夏秋冬,那十根脚趾总是展现在外,原因是什么,小樱也不清楚,这却是方便了她。

        解放双手,用脚趾来释放查克拉线。

        如此,从脚趾延伸出的丝线,与目标建立起连接,空出来的双手可以结印,发动金缚幻术,定身一成功,马上近身,怪力爆发下的一拳,结束战斗。

        脑子里构思着战术,身体也实际的去行。

        在那圆润小巧的葱白脚趾上,查克拉波动产生,自体内提炼好的查克拉,顺着双腿,一直流通到脚趾,于前端,微微冒头。

        “唔,脚比手要更吃力,困难啊。”小樱咬牙。

        爬树会要求用脚去完成,正是出于这点。

        脚不比手,感观上要更加迟钝。

        你如果连分布在脚底的查克拉都能控制自如,那么,也就代表了控制力成功入门,登堂入室,迈入及格的范畴。

        意识到这样可以进一步锻炼自己的控制力,小樱静下心来,耐心的去控制。

        不知过去多久,窗户又被敲响,小樱暂停修行,溜去开窗,心里已经猜到会是谁。

        果然,窗外阳台上,正站着雏田,她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精致好看的小脸上,写满了忐忑与胆怯。

        “雏田,等下就要见面了,这会儿过来是···”小樱明知故问,视线频繁的下瞟,在那,是雏田提在手里的箱子。

        “那个,这个,可以进去说吗?”雏田结巴道。

        “当然!”小樱笑着点头,并热情的把雏田给迎进家,给她端茶递水。

        雏田在象征的喝过一口后,主动说起正事:“这里,是两百万,你看下,数目对不对?”

        两百万!小樱震惊道:“你妹!这么有钱啊!”

        “不是的,花火她和我一样,用不着为钱考虑,需要什么,会有人去买。”雏田低头掰着手指,声音软糯的道:“我因为上学,还有零用钱,花火一直在家,有钱也没地方花。”

        “那这,难道是?”想到了一个可能,小樱哑口无言。

        “嗯,是花火问父亲要的。”雏田勉强的笑道。

        她要钱,父亲拒绝,换成花火去要,立马就把现金给准备好了,这区别对待,说不难受是骗人的。

        看出雏田的情绪不佳,小樱想了想道:“你认为,你的父亲是笨蛋,傻瓜吗?”

        雏田用力摇头。

        “那就是了,你觉得,你父亲会不知道你妹要钱,是给你要的?他有说什么没有?摆明了是借你妹,把这钱,送到你手里。”

        雏田呆。

        当局者迷,她只顾自己失落,不曾这么想过。

        “真的是这样吗?”

        “经过是你说的,你觉着呢?”

        雏田沉默:“我不懂,为什么父亲要这么做?”

        “我也不懂,也不需要钻牛角尖的去懂,只要知道,这钱是你父亲给的就够了。”

        小樱没去揣测日足的心思。

        前世十几年,今生的十二年,加起来也没有日足的岁数大,对方的人生阅历摆在那。

        别说能不能猜得透,即便是能猜透,又有什么用?

        双方没有直接的交集,有那功夫,拿来修炼,赚钱,与女神聊天,哪一个不香?

        “别再为这事烦恼了,咱们去做,咳,说点开心的事。”小樱把装满钱的箱子藏衣柜里,拉上雏田,带齐道具,直奔澡堂而去。

        “你白天大概什么时候有空?中午吗?那咱们这样,往后呢,你准备三人份的便当,到木叶后山汇合,我会带鸣人过去,给你制造机会。”

        “肯定要你带啊,我带,鸣人光吃我的,他就不吃你的了。”

        “放心,凡事有我呢,一定让你如愿以偿的得到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