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 - 超神春野樱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三章 震惊老卡二十年

第二十三章 震惊老卡二十年

        白天,从早忙到晚,不是在做木叶任务,就是在做面板任务。

        晚上到卡卡西家待一个半小时,坚持不懈的刷好感。

        再是去澡堂。

        深夜,五人一起去堵马桶。

        日复一日的重复着,充实,乏味,没有新鲜感,可无论是小樱还是鸣佐,雏田或是井野,对这样的生活,乐此不疲。

        因为都可以从中得到自己想要的,这就是动力,支撑,推动着去做。

        小樱努力赚钱,尽量减少支出,早上在家吃,中午去吃雏田和井野的,晚上再到卡卡西家白嫖一顿。

        实力,身量,与日俱增。

        不知是不是真如鸣人所说,心口碎大石这任务弄得有些多,导致雏田和井野已经初具规模,她这还是一贫如洗的搓衣板。

        如果是真正的女生,或许是会自卑。

        但小樱是何许人也,顶天立地的一条汉子,她会在意这种事?

        不要聚人心,只要平天下。

        半个月,就这么不知不觉的溜走,距离毕业成为下忍,过去快一个月。

        这短短的大半个月时间,收获,战力上的增长,相当喜人。

        面板上,力和防还差一些,这敏,是快要满进度了,速度,神经反射,一直是小樱的短板,敏一但突破,那对她,将是史诗级别的加强。

        初步修成了金缚幻术,通过脚趾来使用查克拉线,配合此幻术的战法,经过与鸣佐的实战检测,证实是可行的。

        金缚幻术真心好用,对于不通幻术的菜鸟,这玩意无解。

        没学过幻术的佐助,与九尾关系不好,对幻术更是一窍不通的鸣人,在这幻术面前,没有丝毫的反抗能力,一控一个准。

        鸣人还能用多重影分身掩护,让小樱一时半会控不到他本体。

        佐助就全然没辙,一不敢和小樱打近身战,二要小心那灵活如蛇,从各种刁钻角度靠近的查克拉线。

        用远程火遁,小樱直接一拳砸地,拉起一块厚重的大石,以这物理土遁,将火拦下。

        操手里剑术,裹挟着钢丝将小樱捆住,又会见识到什么是人形暴龙,坚韧无比的钢丝,在小樱手里就像是纸糊的,一挣就断。

        综上所述,佐助自闭了。

        小樱,他打不过,掌握有多重影分身的鸣人,他也打不过,明明每天都有进步,为什么差这么多?

        ~~~

        晚七点二十四分。

        卡卡西家。

        穿着围裙的小樱,把最后一道料理,麻婆豆腐给端上桌,喊老卡去洗手吃饭。

        半咸不咸的老卡,睁着无精打采,但富含丰富蛋白质的死鱼眼,慢悠悠,像只鬼一样的飘来。

        口罩不摘,吃饭速度贼快。

        小樱瞪大眼睛也看不到半分,哪怕近在眼前。

        “该怎么样,你才肯放弃呢?”

        饭后,在小樱照常洗好碗筷,简单把家给收拾一番,就要离开时,卡卡西开口道。

        “老师,我没有任何的私心,真就是觉得老师一个人很孤单,过来陪陪你,一起吃饭,做些力所能及的家务,这是我的真心。”小樱认真脸。

        “是吗?”卡卡西凝视小樱半响,忽然笑道:“据我所知,你很喜欢玩游戏,通过游戏的胜负,从其他人那赢到你想要的东西。”

        “那是大家让我。”小樱腼腆的笑。

        “呵,那我们也来玩个游戏吧。”卡卡西翘起二郎腿,双手环抱,没被护额挡住的普通眼睛,直视小樱:“你赢,我问别人要到你想要的,让身体爆发的术。”

        “比什么?”小樱眼睛骤然亮起,声音提高了一度。

        “你不先问问?如果输了,你要付出怎样的代价?”

        “不需要,有这样的机会摆在眼前,说什么我都要抓住。”

        “我觉得,你还是听一听会比较好。”这次不等小樱说啥,卡卡西直接道出:“要是我赢你输,等你长大,成年以后,嫁给我。”

        “什么!!”小樱的声音,直接提高了一个八度。

        “撒,你要怎么办?顺带一提,我比你大一轮,平时不爱洗澡,邋里邋遢,粗心大意,不温柔,你猜我为什么要戴面罩?”卡卡西忍着笑意的道。

        “那是因为太丑了,小时候经常被人嘲笑,为此,我才常年佩戴面罩,不以真面目示人。”

        “···”小樱。

        她做梦也不会想到,老卡竟提出这样的游戏,虽说摆明了是想让她知难而退,可,真的是想不到啊,思维都不连惯,被打乱了。

        小樱沉默,胡思乱想中,思考对策。

        许久···

        她身体轻微发颤,低着头,小声道:“真的吗?假如我输了,就必须要嫁给你?”

        “嗯,不能反悔,输了就没办法拒绝。”卡卡西道。

        小樱抬头,嘴角上扬,眉眼带笑,看着卡卡西,道:“这不是更好吗?”

        “嗯?”卡卡西愣。

        “其实,我在很久以前,就喜欢上老师你了,可以哟,是老师的话,不用玩游戏,分输赢,也不用等那么久,现在,我就可以当你的妻子。”小樱微笑道。

        “什么!!!”卡卡西的声音也提高了一个八度。

        “不然老师你当我为什么要对你好?单纯就为了一两个术?那不过是借口罢了,没错,是我接近老师的借口。”小樱沉声道。

        卡卡西动容了,惊悚了,波澜不惊的心态,又一次在面对小樱这个学生时,被撬动,他强自镇定。

        面对敌人,可以冷酷无情,杀伐果断的他,在面对向自己表达爱意的学生,脑子懵圈。

        “等!等一等!”卡卡西赶紧喊停,起身离开原位,拉开与小樱的距离,稍微冷静下来,用心去思考这事。

        小樱说的话,是真是假?

        这些日子的献殷勤,是单纯想要术?还是真就如小樱所说,是喜欢他,以此为借口来靠近?

        刚才,在他提出这个游戏时,小樱的错愕做不得假,但这没有参考价值,因为无论小樱是喜欢他,是想要术,都会表现出这样的情绪。

        站在小樱的立场上,是喜欢他也好,是想要术也罢,做法一致,接近他。

        转念再一想,小樱身边有鸣人和佐助。

        佐助不用说,帅哥一枚,鸣人的颜值同样不差,这俩人都对小樱抱有好感,而小樱,没有接受他们,那态度就是面对兄弟。

        为什么?

        有那么好的选择在身边,唾手可得,不要,还在尽力帮雏田,井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