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女校长的上门女婿在线阅读 - 731. 第731章 瘦死的骆驼未必比马大

731. 第731章 瘦死的骆驼未必比马大

        十个亿!这是什么概念。

        泱泱神州大地,很多县区一年的财政收入也就才几个亿。

        而十个亿的流动资金如果作为投资意向的话,基本可以成为一个地方争相抢夺的香饽饽了。

        如果把十个亿存进银行,不作任何投资理财,就是单纯的存钱。

        一年仅仅是利息就能超过400万,也就是说,基本上1天就可以有1万多。

        当然,我指的是大客户存钱的渠道,如果直接去银行存一年不到百分之二利息的定期存款,那就只有两百万了。

        不过就算是这样,那也是一天睁开眼睛就已经有半万进账了!

        想想,这得是多么令人兴奋的事情。

        而许青松,居然直接把这笔钱无偿借给了秦晓柔去用。

        这可是按照最低盈利标准都是每天损失一万的赔本生意啊。

        这种事,在林总看来,傻子才会去做!

        而且林总说的没错,整个东江能拿出十个亿的流动资金的富豪,绝对不超过二十个。

        这还是因为这几年资源领域各类资源价格暴涨,铸就了东江很多的能源领域的富豪,俗称是矿老板。

        若不然,时间倒退七八年,东江市能打出这笔钱的人绝对不超过一掌之数。

        而甘愿英雄救美拿出十个亿来玩票的,林总觉得一个人都不会有。

        毕竟那些富豪都是老狐狸了,林总才不相信有人会拿出这么大的一笔钱,放在一个女人身上了。

        哪怕这个女人再美丽,为博美人一笑而豪掷十个亿,林总都觉得绝不可能。

        甚至历史上赫赫有名的烽火戏诸侯的事情,林总也从未相信过。

        甚至林总年轻的时候用过的网名,就叫“不信烽火戏诸侯”!

        所以,无论如何,林总都不相信许青松能拿出十个亿的巨款来。

        毕竟林总作为江州富豪圈内的富豪之一,大体上江州的这些个有钱人他都是认识的,而他从未见过有许青松这么一号角色。

        林总倒是从未想过许青松是外省来的土豪,毕竟许青松的穿衣打扮,实在是不像是富人家里出来的模样。至少林总混了这么多年社会都没见过这样的。

        而就算是许青松能拿出十个亿的巨款来,比如说这小子是走了狗屎运中了十个亿的彩票大奖,或者是祖坟冒青烟,有海外的某位富豪去世前发现这家伙是他硕果仅存的一位后代而继承了大笔财产。这都是有可能的,虽然这个可能性很低。

        即便是有这种可能,林总也不认为许青松甘愿以巨款英雄救美。

        他觉得,这是人之常情。

        我有这么多钱,什么样的美女找不到,何必砸在一棵树上,放弃了整片森林呢?

        所以,综合考虑之下,林总断定,许青松是在吹牛皮!

        林总在笑着嘲讽许青松的时候。

        许青松的手机传来有新短信到达的铃声,许青松拿起手机来低头看了几眼,挑了挑眉毛,颇为惊奇的摇了摇头,似乎觉得自己看到的短信内容有些不可思议。

        看到许青松不说话,林总吊着脸斜眼看着许青松,道:“怎么?小子,被我戳穿了你的装模作样,无话可说了吧?”

        许青松淡笑着点了点头,道:“是啊,我无话可说。不过不是因为被你戳穿了而无话可说,而是我觉得我没必要和你这种跳梁小丑争论了,毕竟我投资秦晓柔,和你也没什么关系啊!原本我还想着毕竟你们林氏家族的林荫教育集团,也是和秦氏集团一样都是混教育圈子的,而且还都在江州这口大锅里混口饭吃,你们还是龙头老大,想着和你们搞好关系,也算是多个朋友多条路了。可是现在你们林荫教育集团自己都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了,我觉的也就没必要和你继续在这里虚与委蛇了吧,有这功夫,你还是去别的地方化缘去吧。”

        听到许青松的话,林总的眼神中闪过一抹慌乱,而后勃然大怒道:“你胡说八道什么,小子,你信不信我让嘉远中学在江州混不下去?我让秦氏集团在东江教育圈子里声名狼藉,也就是一句话的事儿。”

        秦晓柔也有些着急的轻轻推了一把许青松,悄悄的说道:“许青松,你没必要逼急他吧?大不了老死不相往来不就是了,毕竟不论怎么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啊!”

        许青松淡笑着说道:“瘦死的骆驼的确是比马大,但是前提条件得是这匹骆驼还是留有全尸才行啊。若是被五马分尸之后,还拿什么来比?所以说从某种意义上来讲,瘦死的骆驼,未必比马大。”

        秦晓柔皱眉道:“什么意思?我怎么听的有些不明白!把话说清楚点儿,别卖关子。”

        林总一拍桌子,怒气冲冲的站起身来喊道:“你小子放屁,敢诅咒我们林荫教育集团,我饶不了你!我一定让你后悔今日所说的每一句话。”

        许青松依然是淡然的表情,徐徐说道:“我刚收到消息,林荫教育集团的掌控者,江州林氏家族,此前因为在海外的一笔参与私立大学的投资惨遭欺诈,损失了高达上百亿的资金,而这些钱,一大部分是林家从各个渠道借贷来的,而抵押的物品,就是林荫教育集团旗下遍布江州各地的这些私立学校。与此同时,我还收到消息,说这笔所谓的海外投资,根本就不是用来投资建立私立大学的,而是被林氏家族的话事人,在海外的某个知名赌场,在短短的半年之内,先后几次输了个精光。而如今,林荫教育集团旗下的所有学校,基本已经都处于被接管的交接状态了,也就是说,林总,你现在所依仗的林荫教育集团,这个曾经在江州叱咤风云十多年的庞大教育帝国,现如今已经是一个空壳子了,对吧!”

        “你……你胡说八道!”林总有些癫狂的喊道。

        孙秘书听到许青松的话,早已呆愣在哪里震惊了。

        忽然,孙秘书伸手捂住了长大的嘴巴,倒吸了一楼凉气说道:“所以林总,这么说来,你……前段时间我不经意间看到的那些催债短信和来自海外赌场的催收传票,都是真的了!你近期以来答应要给我的房子付尾款而迟迟不到账,也是真的了!”

        林总愤怒的瞪着孙秘书,道:“放屁,少在那里给我瞎扯淡,他都是瞎说的,你连着点儿分辨的能力都没有么!信不信老子开除了你。”

        训斥完孙秘书,林总又愤怒的瞪着许青松,道:“你少在那里妖言惑众,你这是恶意诽谤,我要报告侦捕署抓你!”

        许青松微笑的看着林总,仿若和煦的春风一般,道:“是吗?那要不这样好了,正好附近就有侦捕署的一个办公楼,你要是有空的话,咱们一起过去坐会儿?”

        林总表情不自然的说道:“哼,你想得美,老子一分钟几十万上下的生意,谁有功夫跟你去耗时间。快给我滚,滚得远远地,老子一秒钟都不想看到你。”

        孙秘书忽然又喊出声来,道:“林总,我只问你一句话,前段时间你说忘带支票簿的那一次,让我把自己仅有的一百多万的存款拿出来应急几天,这都过去一个月了我也没好意思催你要,这钱,你是不是压根就不打算还我了?或者说,你根本拿不出钱来还我了。”

        孙秘书的话音刚落,一旁正在房间里忙碌着的其他几位穿着空姐制服的美女顿时不约而同的停下了手中的工作,每个人脸上都是一副难以置信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