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诸天开局长生药在线阅读 - 第十七章 玉娘

第十七章 玉娘

        可偏偏,就有人要往这鬼门关里闯。眼看着凌冬径直走向了玉香楼,顿时引得不少有心人露出惊讶之色。

        “呼..”走到了玉香楼的门口,没有人招呼,轻呼了口气的凌冬,便是直接迈步进入了其中。

        不出所料,里面没有客人,几个龟奴小厮正懒散的或靠或坐,注意到凌冬进来,他们也是愣了下,而后靠门站着的一个小厮便是精神一震的忙迎了上来:“哟,大爷,您来了,里面请,里面请!”

        “大爷,您可有相熟的,想要找我们楼里的哪个姑娘啊?”一个年纪大些的老龟奴也是上前笑问道。

        “我找玉娘,”凌冬一开口,老龟奴和旁边的小厮便是表情略微凝滞了。

        “怎么?不行吗?我可是听说,玉娘是你们这里的头牌啊!小爷既然来消遣,自然要找你们这里最好的姑娘,”凌冬随意般笑说道。

        “这..”反应过来的老龟奴和一旁的小厮相视一眼,而后陪笑道:“大爷,找玉娘也不是不行,只是..”

        老龟奴话音未落,凌冬已是取出了一锭银子来递给了他。见状目光一亮的老龟奴,伸手接过银子连连点头道:“行行行,大爷,我这就让人带您去见玉娘。”

        待得老龟奴吩咐了一声,凌冬跟着一旁的小厮上了楼,一个半老徐娘的老鸨走了出来,听老龟奴说凌冬是专门冲着玉娘来的,也不禁有些惊讶道:“想不到,还真有那不信邪的啊!”

        楼上,那小厮有些紧张小心的带着凌冬沿走廊往里走去,突然前面的一个房门打开,而后一个头发散乱的憔悴女人从里面跑了出来,神色呆滞般傻笑着就向凌冬跑了过来..

        小厮脸色一变的慌忙上前拦住了她,而那女人则是看着凌冬有些激动惊喜般连道:“刘郎,你来啦?”

        “刘郎,你说了会回来娶我的,你为什么不回来..孩子,孩子,我的孩子..”紧接着女子便又很是伤心般说着,而后失神落魄起来般:“孩子,你在哪儿?孩子..”

        “快,快让人把她拉回房里去,”急匆匆上楼来的老鸨看到这一幕,忙吩咐了身后跟着的几个龟奴小厮一声,便是转而对凌冬陪笑道:“大爷,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她脑子有点儿不太正常。玉娘的房间在这边,我亲自带你过去。”

        不置可否轻眯眼看了眼被几个龟奴小厮带走的疯女人,而后凌冬便是不动声色的点头跟着老鸨向前走去了..

        “我没有感觉错,她身上有阴煞之气,应该是被鬼魂迷了心智。她说孩子..莫非那小鬼是她的孩子吗?”心思转动的凌冬,很快便是听到了老鸨的笑声:“大爷,到了,玉娘就在里面,我就不陪你进去了。”

        轻点头目送老鸨离去的凌冬,明显感觉到她好像对这个地方避之不及,不禁心中暗暗嘀咕了起来:“玉娘真的有这么可怕吗?”

        心中想着,凌冬直接敲了敲门,而后房中便是有着一声柔弱悦耳的声音传了出来:“请进!”

        推开门进去的凌冬,只见房内布置洁净素雅,一袭白衣胜雪的单薄倩影正坐在梳妆台前,三千乌发披肩..

        “她便是玉娘吗?”凌冬一眼便是看到了那白色倩影,而同时玉娘也是转过了头来,那有些熟悉的面容,虽然凌冬在梦中不止一次的隐隐见过,可见到真人,依旧是忍不住有种惊艳之感。

        玉娘长得并非艳丽动人,反而是有着一种柔弱之美,清瘦的俏脸有些苍白憔悴,却依旧难掩那股天生丽质,仿佛出淤泥而不染的白莲花般,出尘如仙子,不似凡俗之人。

        “难怪,那个陈公子会看上了玉娘,不顾一切的也要得到她,”看着玉娘略微失神后,凌冬便是平静下来,心中感叹道:“这样的女子,实在是不该待在这种地方。”

        “公子请进来坐吧!”款款起身,轻扭着弱柳扶风的腰肢来到了桌旁,然后缓缓倒了一杯茶。

        关上门,径直走过去的凌冬,接过玉娘递过来的茶坐下后,不禁道:“我这幅样子,像什么公子?”

        “人不可貌相,”玉娘也是在一旁坐了下来,美眸看着凌冬道:“有人沐猴而冠,却满是猥琐之相。有人衣着普通,也难掩那与众不同的气质。”

        看着面前淡然温和平静的玉娘,凌冬略有些恍惚,几乎要怀疑她真的是那大半年前刚经历了那么大变故的玉娘吗?一个柔弱少女,得有多么强大的内心,才能承受那一切?

        “公子是想喝酒,听曲,还是..”凌冬正想着,玉娘突然开口问道,而不待他说完,凌冬便是连道:“听闻玉娘姑娘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便有劳姑娘弹奏一曲吧!”

        闻言美眸微闪的玉娘,便是起身走到了一旁的古琴前坐下,而后玉手轻抚琴弦,同样轻柔悦耳的琴声响起..

        凌冬不懂音律,更听不出琴曲的好坏或者其中有什么情绪之类,但却听得出玉娘弹得很好听,让他一时间都有些忘了来到这里的目的了般..

        离开了玉娘的房间,出了玉香楼,略微愣神凝眉的凌冬却是更加疑惑了般。他能感觉得到玉香楼内残留的一丝丝阴煞之气,也几乎可以确定玉香楼内生病乃至发疯的姑娘都是因为小鬼在作祟,可是,进入了玉香楼,无论是他还是躲在他衣袖中的小馒头,都没有察觉到那小鬼的气息。

        “小鬼不在玉香楼,那又会在哪儿?”凌冬心中满是疑惑:“之前还以为这小鬼和玉娘有关系,可是,玉娘的屋里,还有她身上偏偏就没有一丝阴煞之气。奇怪,真是奇怪,她怎么就没有沾染一丝阴煞之气呢?她怎么就如此淡然平静?”

        “凌哥哥,我感觉那个玉娘姐姐的琴声好好听,听着好舒服,而且她身上有一股让人感到好亲切的感觉,”小馒头突然道。

        亲切的感觉?凌冬听得神色一动,目中闪过了一抹异彩:“没错,玉娘给人的感觉是与众不同,那股出尘如仙的气质,那么柔美动人,世上真有如此完美的人?玉娘身上究竟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或许,我要多来几次,才能弄明白了,”低喃自语的凌冬,便是径直往客栈走去了。

        第二天晚上,凌冬早早的过来,和玉娘一起喝酒吃了晚餐,又听她弹了几首曲子,随意闲聊,不着痕迹的试探了下,但最终,还是因为玉娘主动开口让他留宿而败退离开了..

        接下来,一连好几天,每晚都来的凌冬,想方设法的欲要查询真相,慢慢的和玉娘都很熟识了,却从未留下过夜,也始终没有发现那小鬼的踪影。

        就在凌冬以为那小鬼已经离开,这晚有意和玉娘说了些玉石雕刻方面的话题,有心想和她摊牌时,只见她说话间神色略有些不太自然的突然察觉到了什么般,脸色微变的连道:“凌公子,时间不早了,你先回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