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 - 假男友是大佬在线阅读 - 005 两分醉意

005 两分醉意

        担心了大半年,公司终于尘埃落定,不仅同事们放欢了吃,就连性格一向内敛的沈溪今天也啜了好几口红酒。

        可也仅小口小口,她紧慎的不让同事灌醉,保持清醒的头脑。

        徐姐喝趴在她肩头,满嘴酒气,“小沈,你也太矜持了,难道怕醉了有什么秘密漏出来?”

        听到这话,沈溪被酒熏红的脸不自觉的发白,眼神躲闪,下意识抬手,喝了杯中的余酒。

        “哈哈……”坐在周围的同意被沈溪木纳紧张的样子逗笑了,“沈溪,难不成你真有秘密?”

        “没……没有,我能有什么秘密,我……我是真的不能喝酒。”

        “哈哈……”众人被她结巴的样子逗笑了,“我觉得你有。”有人故意说道。

        “对,我也觉得有……”

        “没……没有……”

        “肯定有……”

        平时闷不吭声,大家也不好去逗她,今天气氛好,见她连连否认,个个玩心上来了,围到她身边故意闹她,“我猜可能被某个男人甩了,所以性格大变,成了不爱说话的闷头鬼。”

        “不是的。”

        “肯定是这样……”

        ……

        小姚的电话简直救了沈溪,她终于从闹腾的同事围困中逃出来,“有什么事?”

        “沈溪快来救我。”

        小姚的话让她大吃一惊,“怎么啦?”

        小姚结结巴巴语无伦次,吓得沈溪不敢多问,进到包间,找到部门经理告了假出了大饭店,一路急行找到了她求救的地方。

        灯光昏暗,音乐低沉靡靡,沈溪进了酒吧,在极具魅惑的环境里找人,她觉得自己很怪异,像个另类,浑身不自在。

        酒吧挺大,她都不知道怎么找,只好厚着脸问端酒的侍应生,“请问姓姚的客人在那里?”

        侍应生满脸疑惑,“对不起,小姐,我不认识姓姚的客人。”

        “那你能帮我打听一下吗?”喝了酒过来,酒吧里灯光摇曳,有两份醉意的沈溪感觉自己挺不住了,好像醉了,感觉说话舌头都打结了。

        侍应生看了她眼,穿着普通的通勤装,一看就是来找人的,遂点头,“小姐,稍等!”

        酒吧二楼某个安静的房间内,暖色光带照在男人们身上,朦朦胧胧让他们更具男人魅力,沙发中间,男人微微斜靠在沙发上,胳膊肘拄在沙发扶手上,长腿并排和身子倾了同样角度,端肃冷漠,让人不敢靠近。

        宋铭最看不惯他什么时候都贵族精英一本正经的领袖范,给了个三白眼,“我说裴哥,来酒吧就是放松的,你别总是一副欠你几个亿的死样子好不好?”

        裴泽南眼皮都懒得抬。

        宋铭咧嘴凑鼻,“行行,你爱咋咋的,我才不搭理你。”说完,端起桌上精配的鸡尾酒就是一口,抿完后顺手又放回去,调头,“俭行,你最近好像瘦了?”

        “有吗?”男人见面说胖瘦,除了宋铭,卫瑾俭还真想不出别人,温和笑笑,手中的朗姆调酒在灯光下泛着柔和的光泽,充满格调。

        宋铭把玩着自己光洁的下巴,目光一会儿逡裴泽南一会儿又瞧卫瑾俭,都不知道要聊什么,感觉没意思。

        “诶,我他妈还真是服了你们两个。”他忍不住开口,“我他妈也真是贱,巴巴从m国赶回来,就坐在这里跟你们两个干瞪眼?”

        “没不让你说话。”卫瑾俭伸手抬抬鼻梁上的银丝框眼镜。

        好像下意识动作会传染,裴泽南亦伸指扶额鬓金丝框眼镜。

        “我去!”宋铭受不了,腾一下站起来,“老子要下去嗨。”说完,甩了外套,绯色v领贴身针织衫勾勒出长身劲腰,贴身的西装长裤裹着大长腿,魅惑的要命。

        卫瑾俭摇头失笑。

        “不下去?”宋铭目光在二人身上转。

        卫瑾俭摇头:“不去,喝酒。”说着还举杯。

        “我去!”宋铭骂骂咧咧不理他们真下去了。

        卫瑾俭看向裴泽南,“感觉怎么样?”

        裴泽南垂眼,“老样子。”

        “要不要再去m国mayo    clinic进行一次全面体检?”

        裴泽南右手晃动酒杯,冷屑一笑:“再检查又有什么用,医生仍旧会给出同样的诊断——毫无病灶,一切正常。”

        卫瑾俭伸手抚他手背,“要不,来一次旅行?”

        裴泽南目光转向他。

        “对,一次全身心的放松旅行!”

        “我?”

        “嗯。”

        裴泽南再次垂眸,“我爷爷一定会认为我疯了。”

        “泽南——”卫瑾俭语含疼惜。

        悲意掠过裴泽南冰凉的目光一闪而过,几乎抓不住。

        卫瑾俭难过的伸手安抚他的手背,“老南,你……”朋友孤寂悲意的样子哽的他说不出话来,手移到他肩上轻轻的不停的拍着,“相信我一切都会好的,都会好的。”

        好?仰头,手中的鸡尾酒被裴泽南一饮而尽。

        姚小华躲在酒吧洗手台附近,一边探头探脑,一边轻声跟身后的男朋友说话,“悦凯,这样能成吗?”

        黄悦凯避在墙角,躲在女朋友身后,“放心,我跟哥们已经设计好了,到时,你在边上加把火就成了,这样你同事有男朋友,我哥们有女朋友,一举两得,多好。”

        “哦。”姚小华还是有点不放心,低声嘟囊:“沈溪怎么还没找过来呀?”

        黄悦凯正在玩游戏,听到女朋友的话,切到主屏,看到消息,连忙对女朋友讲,“老婆,我哥们来了,马上就到这里了,我先撤,你看到你朋友来了,加完火也赶紧撤,知不知道?”

        “嗯,我知道了!”

        沈溪走路有些飘,但她自我感觉神志还是清楚的,跟着侍应生到了酒吧洗手台附近,“我朋友呢?”她四处看看,并没有小姚身影,内心忐忑不安。

        侍应生跟着四处看看,也没看到人,“会不会去卫生间吐了?”

        也许吧!沈溪听到这话,感觉自己也想吐了。

        侍应生很忙,“那么小姐,你在这里等一下,我还要忙,就不陪你了。”

        姚小华看到沈溪终于来了暗暗松口气,目光连忙搜寻人,晕黄的灯光下,高个子,黑色西装,哎呀,来了,她高兴的按捺心情,等人靠近。

        沈溪终于看到姚小华,稳住打飘的步子,“小姚,你……”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小姚打断了,“沈溪,他是我男朋友的老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