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 - 假男友是大佬在线阅读 - 006 临时男友

006 临时男友

        幽幽暗暗的灯光下,小姚边说边拉过一个男人到沈溪面前,“我男朋友帮你问过了,他愿意做你的临时男朋友。”

        到时临着临着就变成正牌了,再然后嘛就会结婚生子……光想想,小姚都觉得自己做了件天大的好事。

        “……”小姚在说什么,沈溪感觉大脑一片空白,怔怔看向面前颀长挺拔的男人,隽姿卓约似不食人间烟火,居然能同意做什么鬼临时男友,这些人想干什么,她想逃,两脚却打飘。

        没干过这么离谱的事,小姚心虚的像做贼,也不等男方、女方开口,一手拉一个,拉着他们就朝酒吧侧门出去,路边刚好有出租车停在那里,她把两人塞进去,砰砰两声,车门关上了,对着司机说了一串小区名,“师傅麻烦你把他们送到,这是车钱。”她掏出准好的现金递给师傅,让他赶紧开车。

        看着车子绝尘而去,姚小华成就般的笑笑,“沈溪,好朋友只能帮你帮到这里了,至于领不领老乡进门,后面有没有发展,那我可管不着了,反正机会给你造了,能不能把握住,就看你了。”

        黄悦凯找到小姚时,问:“怎么样,成了没有?”

        “我把他们送上出租车了。”

        “那就成了。”搞定朋友的事,黄悦凯一身轻松,伸手搂住女朋友,“咱们赶紧进去,这么高档的酒吧可不是什么时候都能来的。”

        “好啊好啊,今晚有人买单,咱们喝好酒。”

        “走。”

        出租车里,沈溪头昏脑胀,想说话,却忍不住想吐,捂住嘴紧靠玻璃,难受的要命。

        司机看她这样,赶紧拿塑料袋,一手开车,一手够到后面,“喂,小伙子拿着,防止她吐。”

        裴泽南浑身酸疼,酸得骨头缝里好像爬了蚁虫一般难受,手抵额头死死忍住,垂头,双目微闭,根本无视司机够到后面的手。

        司机手中袋子久久没人接,抽空回头,“不会吧,小伙子,难道你也想吐?我他大爷的,怎么一车载了两个晕车的,非得破费洗车。”

        沈溪脸贴在冰凉的玻璃窗上,晕吐的感觉好了些,听到司机话,转头看向男子,好像也要吐的样子,不过仔细看却又不是,因为他另一只手在用力按柔膝盖。

        关节炎?冬天到了,这种病发起来很正常,看别人疼,她不知觉的抿嘴同情,目光却被他精臻的面孔吸引住了。

        男人是她看过最好看的男人,没有之一,半边脸落在路灯洒进车内的朦胧灯光之中,侧颜完美的如雕塑,下颚线条绷的有点紧,看起来莫名性感。

        沈溪竟看得有些痴迷了,都忘了恶心不适。

        感觉有人看他,裴泽南侧脸过来,抬眼看她,长睫细细密密,漆黑如鸦羽。

        偷看被人逮个正着,沈溪惊慌的连忙转过脸去。

        裴泽南薄唇微牵,身体酸疼难忍,被人当着临时男友拉过来,漆黑的眸藏着冷漠嘲讽。

        仿佛知道对方所想,慌张的沈溪顶着男人迫人的目光转过头,“你是小姚男朋友的朋友?”

        裴泽南浑身散发着矜贵清冷的气息,好像身边没坐人,是空气,根本不屑回答,双手自然垂放,一只在大腿,一只在身侧,风淡云轻。

        天知道他实际上酸疼的想在地上打滚,可这就是他的生活方式,在人前,永远要保持矜贵冷肃,不容一点差池。

        沈溪平凡普通,可再平凡普通的人被人没礼貌的无视,也是有脾气的,不就是长得好看点嘛,拽什么,不是你自己同意做临时男友的嘛,搞得我稀罕似的。

        沈溪嘟嘴撇了个白眼,脸贴上玻璃窗,姐还不想理你呢!

        狭小的空间一片沉默。

        时间打破了尴尬,司机脚踩油门,嘎哧一声,“××小区到了!”

        沈溪与裴泽南随着惯性差点被摔出去,随着车子一停一倾,他们居然撞抱在一起。

        ……

        ……

        倾在裴泽南怀里的沈溪下意识仰头,望向近在咫尺的俊脸,脑子半边是空白,半边是问号,男人的怀抱是这样?

        相撞的瞬间,裴泽南怒火中烧,下意识就要抬手把人甩出去,可怎么回事,被撞之后,他的身体居然奇异般不酸疼了,竟轻松如年少时的感觉?

        两张脸之间只有几厘米′,陌生的男女被彼此惊呆了!

        他温暖的怀像个小世界。

        她柔软的身体像最舒适的靠枕。

        “喂喂喂,你们两个,要亲热回家去亲,别在我车里!”司机看不下去了,敲敲后椅坐隔断。

        大眼瞪小眼的两人被惊醒。

        沈溪跟见鬼似的蹦跳出了出租车,一手捂脸一手拍心口小跑回家了!老天啊,她居然被美色冲昏了头,太恐怖了,太可怕了!

        一对男女一个跑了一个呆站在路边,还真是奇怪,司机摇摇头,发动车子调头离开,突然发现女孩的包落在后座上。

        挥斥方遵的精英贵族站在马路牙边,像个迷路的孩子,年近三十的人生,裴泽南几乎没有单独出过门,立在都市霓虹灯下,孤单、苍茫。

        司机摇摇头,把包塞到他手里,“年轻人,刚才见你们被人塞到车里,我就猜你们肯定吵架了,果然不错,站在这里干嘛呢,老婆都跑前面了,还不赶紧追,难不成真想睡马路啊!”

        涣散的目光随着司机看向跑远的女人,茫然不知所措。

        “赶紧追啊!”司机失笑,“难道等老婆回头哄你呀,真是的,男子汉大丈夫追老婆怕什么丢人。”说完,再次摇摇头,哼着小曲离开了。

        裴泽南低头看向手中的包,又转头看向快进小区门的女人,迎着寒风如松挺拔。

        出了电梯,一直到家门口,沈溪还感觉自己的脸是热的,她用力又拍了几下,吐口气,好了,好了,都是幻觉,到家了,习惯性掏包拿钥匙,手摸了个空,哎呀我滴的神,她嫌弃自己一眼,转身就进电梯,出了电梯就跑。

        只是刚出单元门口,门前道路中间站着那个‘临时男友’。

        裴泽南见她看过来,抬了抬手。

        原来包在他手里,沈溪刚在楼梯里还想,得费多少劲才能找到出租司机拿到包,没想到事情就这么解决了,咦,不对,要不是他,她也不会忘了拿包。

        感谢的眼神还没出来,嫌弃的嘴脸已经摆出来了,咵咵几步,走到他面前,伸手就扯过自己的包,转身就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