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 - 假男友是大佬在线阅读 - 011 她想逃

011 她想逃

        一分钟不到,郑助理收起电话,朝谭管家笑笑,“我们总栽说这两天他想放松放松,不想让人任何人打扰,还说这个小区,除了车里的人,不希望有第五个人知道。”

        谭立明老眼眯起,“老太爷都不行?”

        “总栽说他会亲自跟老太爷讲。”

        谭立明眼刀子划过他,转头看向窗外黑夜里耸立的高楼大厦,老眼一耷,“老夫知道了。”

        “多谢谭管家,多谢!”郑特助大大松口气,连忙启动车子,打着车灯低调的驶出了××小区。

        汽车徐徐滑过小道,一直到看不到那幢楼,卫瑾俭才收回目光,薄唇轻弯,“也算给自己放个假吧。”

        宋铭得瑟一笑,“那得多亏了我,要不是我回来请你们来蓝浪,裴哥那有这闲心情。”

        卫瑾俭侧头朝一笑,伸拳轻轻捣了一下,“谢了!”

        “客气!”宋铭毫不谦虚。

        坐在床边,看床头柜上的契约,沈溪双手拍脸,没想到医生的话让她像中邪一样居然真找了个临时男友。

        沈溪烦燥的伸手扯了头上的皮筋,一头秀发像风一样飘落,划过优美弧度,转头看向房门口,耳朵听着卫生间的声音。

        男友!

        临时男友!

        今天晚上就要同床的临时男友!

        想都不敢想的事,居然在一个晚上都发生了,比做梦还梦幻,比偶像剧还要不可思议。

        手无意识拍床,大脑就差拧成麻花,今天晚上怎么睡啊!她想逃。

        动作比大脑快。

        沈溪迅速穿了衣服,出了房间,轻轻走到客厅里,听到卫生间里有哗哗水声,狗男人在洗澡,冷哼一声,拿了包,出了门。

        反正家里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想偷就偷呗。

        深夜十点多,魔都街头,人行如织,都市繁华,热闹喧嚣都表现在世人眼里,那些淹没在高楼大厦之间的苟且生存、疲惫压力,隐藏在深夜里的焦虑、彷徨、不安,又有谁知道呢!

        漫无目的地走在寂寞长街,寒风袭面而来,沈溪紧紧裹紧羽绒服,微微缩着身子,目光随意浏览在街边商铺厨窗。

        洗好后,裴泽南才意识到没有睡衣,没有换洗衣服,习惯性想打电话让助理准备,抢的手机就放在洗漱台上,差点又拔了助理的号。

        瞬间他又放下手机,朝边上的大浴巾看了眼,唇角微弯,长臂一伸,把浴巾裹上身,垂眼看看,并无不妥。

        又抬头看向洗漱台墙面上的镜子,白天梳得一丝不苟的发型凌乱潮湿,发梢滴着水,他拿了干毛巾擦试头发。

        一边擦一边看镜中的自己,狭小的空间内,他没有任何伪装,整个人松松垮垮,面露颓废,目光厌世。

        看到这样的自己,他冷嗤一声,倾身上前,靠近镜子,伸手捋了捋贴在额头的刘海,不一会儿凌乱的刘海变得蓬松而有空气感,精臻面容上的少年感扑面而来。

        显得年轻并没有让裴泽南的心情变好,他甩了手中的干毛巾,眼扫了小小的卫生间一眼,马上判断出女人把吹风机放那里,伸手拉开洗漱台的抽屉,果然一眼就看到了。

        到底是女人的房子小呢,还是他有什么特异功能,这个女人的东西他总能轻易而举的推测它在那里。

        颓废厌世的情绪瞬间被找到的吹风机吹散了。

        整个房子静悄悄的,裴泽南出了卫生间,站在客厅里,房子小一览无余,无论那个地方,都没有女人影子。

        微顿,目光扫到门口玄关的地方,那个出租车司机塞给他的包不见了。

        出去了?

        狭长的桃花眼眯了一下又松开,略顿,长腿轻跨,几步就到了房子里唯一的卧室,房门开着,他站在门口,望向那张小的似乎伸不开腿的床。

        今天晚上他要睡在上面?

        整晚发生的荒唐事,在脑海中过了一遍,还真是荒唐,裴泽南嘴角的嘲讽不知是给自己的,还是给别人的。

        闭眼,感受身体,钻心如蚁虫啃咬的酸疼好像没那么严重了。

        睁开眼,既然都拉下脸面做人家临时男友了,还矫情什么,长腿轻迈,没几步就到了房间,盯着床看了眼。

        粉红和灰色拼接的双色薄丝绒被罩,非常女生化的家居用品,他还是第一次盖这样的被子,修长手指轻轻触了触,并没有让他让产生不适感,伸手就拉了被子躺了上去。

        至于女人嘛,这是她的家,她始终会回来。

        沈溪在寒风中游荡了一个小时,一直到某个小铺子门口店员不停的叫:“入冬大促销啦,入冬大促销啦,男女士睡衣三折卖啦了,原价三百六的厚丝绒睡衣只要一百块啦……”

        睡衣?

        沈溪被风冻得发红的双眼眨了下,家里那个赖皮狗洗澡后没衣服穿吧?她脑海中突然出现美男出浴图,长腿瘦背滴着水,双手扒在浴室门口狗声狗气,小姐姐,给我拿套睡衣!

        唔唔……她在想什么,她一定是疯了!

        十岁以后,裴泽南都没有睡过这么舒服的觉了,一觉从昨天晚上十一睡到今天早上十一点,整整十二个小时,醒时,张眼看到了天花板。

        转头,左边看到墙,右边紧挨的床头柜,抬眼就是紧关的房门。

        小小的空间,暖暖的色调,双手从被窝中挪出,舒服的伸了个懒腰,真是太惬意了!

        第一次醒后发呆,感觉真是太好了!

        客厅沙发上,沈溪头埋在被窝里,露在外面的头发像个鸡窝,实际上,她并不是爱睡懒觉的人,可是昨天晚上,一个是睡得太晚了,二个是床被人占,她只好在沙发上睡,看着紧关的房门里睡了一个漂亮的大男人,她翻来覆去都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反正现在还没有醒。

        裴泽南起床了,刚好揭开被子,发现被子下,他裹的浴巾早就滑了,整个人果睡,岂不是与陌生女人间接接触了?

        耳尖发红,伸手揪眉心,胸口涌动着不可名状的情绪!

        咚咚咚怎么有敲门声?埋在被窝里的头不情愿的探出来,沈溪一边听声音一边想,什么人敲门啊,物业、保安、小姚?

        小姚?一个激棱,沈溪醒了,连忙掀开被子,及着拖鞋就去开门。

        声音却从背后传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