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 - 假男友是大佬在线阅读 - 016 手头紧

016 手头紧

        吃饱喝足后,沈溪指着碗筷问:“洗碗还是叠衣服?”

        裴泽南目光落在客厅沙发顶头柜子上,那上面放了个笔记本电脑,他想办公,听到问话,醒过神,“嗯?”

        “洗碗还是叠衣服?”男人发呆走神,沈溪不得不重复一遍。

        “叠衣服。”裴泽南什么都不想选,脑中突然出现‘包养’二字,赶紧放下总栽架子,乖巧的选了叠衣服。

        其实沈溪也是试探,虽然没有跟男人接触过,可是公司同事大部分都是女人,还有不少是家庭主妇,她们口中的男人,油瓶倒了都不扶,更不要说洗碗叠衣了。

        惊讶之余想,难道他有被‘包养’的自觉?她指了阳台,让他去收衣叠衣。

        等沈溪收拾好厨房出来时,男人的衣服也叠好了。

        居然比她叠的还好,她越发觉得这个男人上过礼仪班了。

        “放那里?”裴泽南问。

        “你的放到你房间,我的放到沙发顶头柜子里。”

        裴泽南照做了!

        沈溪看着跑进跑去的男人,还真是只乖顺的小奶狗啊!

        心情不错的窝到沙发上,打开电视。

        身边沙发突然下陷。

        “你不去睡觉?”沈溪再次有窒息感,她有社恐症,不习惯与人近距离接触,非常不自在。

        “笔记本?”裴泽南侧头看向柜子。

        三年前沈溪自学本科上课买的电脑,现在除了下载一些专业资料,也就窝在床上看看电视剧用了。

        “你想要?”送给他也不是不可,毕竟她是金主嘛。

        “不是要,平时玩玩。”

        “哦,那你拿着玩吧。”沈溪说,“配置一般,玩高端游戏不行。”

        男人说他随便玩玩,她也就不在意了,随他。

        转过头,看电视,看看本地新闻了解魔都风土人情,搜搜时尚频道看看流行趋势,最后又追了一部剧,晚上的时光就这样消磨过去了。

        张嘴打哈欠,准备洗澡睡觉,转身,被一双大长腿挡住了,沈溪这才意识到,男人陪她看了一晚上电视,一个坐在沙发这头看电视,一个坐在沙发那头玩电脑。

        她都没觉得不自在了!其实中间只余一个靠枕的空间,却好像是安全的距离!

        沈溪关了电视。

        四十坪的房子,只能放一个双人沙发,沈溪每天晚上睡觉,都要拉开沙发。这其实是个折叠沙发床,是给偶尔来客准备的,只是没想到,客人没用,她先用上了。

        看他入神的盯着笔记本电脑,好像在玩什么游戏,她也不好奇,转身从另一边出来,进了卫生间,明天还要上班,她得洗洗睡了。

        裴泽南目光一直盯着沈溪的背影,直到她关了卫生间的门,才垂眸看腿面的笔记本,他准备明天让助理改装一下,要不然没办法办公,内存太小。

        只是不能让她知道。

        长腿伸直,松松身子,这两天他身体酸疼感明显轻了很多,整个人状态不错!

        郑弘杰感觉自己现在是宋公子的助理,一天n个电话,尽打听总栽的事,他又不敢不回答,可又不能随意回答,真是难死他了。

        “宋公子,你饶了小的吧,小的给你做牛做马。”

        “去,别给老子打诨。”宋铭笑骂,“你家总栽今天五点就下班了?”

        “是,宋公子。”

        “老子还想约他出来喝酒呢,看来不行啦。”宋铭笑问,“你家总栽明天早上什么时候上班?”

        “宋公子,你问小的,小的咋知道。”

        “我猜9点。”宋铭大笑,“那女人八点上班,他肯定晚于女人,在女人出门后,他才敢出门,哈哈……”说完,他仰头大笑,“哎哟哟,裴狗果然还是裴狗玩个女人都与众不同,牛!”

        卫瑾俭坐在中岛台高脚凳上品红酒,淡淡面色中微有笑意,“也许是女人身上的磁场缓解了他的疼痛。”

        宋铭:……还有这操作?咋跟武侠小说中的药引一样挺渗人的!

        沈溪平淡无奇的生活变得不一样了。

        早上有人准备早餐,不仅如此,还不重复,从三明治到油条中西啥都有。

        晚上回来,她洗菜,有人炒菜。

        还有深夜里,她居然有一段时间不做恶梦了。

        徐姐看到她,笑问:“沈溪,你是不是谈男朋友了?”

        “没有啊!”沈溪连忙否认。

        “不会吧,最近气色不错哟!”徐姐笑道。

        沈溪摸摸脸,“可能是最近伙食与睡眠都不错吧。”

        “是嘛!”徐姐笑道,“加了五百块钱果然不一样。”

        沈溪笑着点点头,心却道,加了五百块又怎么样,男人好养的吗?每天不重复的早餐,晚上丰盛的晚饭,那样不要钱,以前一个月的伙食费,现在都不够一个星期天挥霍的。

        老天啊,下个月房贷卡都没有钱打进去了!

        沈溪头磕桌。

        姚小华接到沈溪的电话,挺惊讶,平时联系,十次有八次是她主动,上次临时男友搞了乌龙,她一直没敢主动打电话,没想到她打过来了。

        想到有钱人的警告,她抖了一下,兢兢颤颤的接通电话,“喂……”带着拖腔。

        觉得她声调不对,沈溪问,“你……”怎么啦?她不是个会说关心话的人。

        意识到自己失态,姚小华连忙小心的笑道:“我在外面,冻的。”

        冬天已经来临,十一月份了,魔都阴冷嗖嗖,虽说零下一二度,可从零下十几度来的东北汉子都说受不了。

        “哦!”突然之间,沈溪不知道与对方说什么了。

        “喂……沈溪,你找我有事吗?”感觉对方沉默,姚小华咬牙主动说话。

        沈溪吸口冷气:“你最近有做赚职吗?”

        “赚职?”难道那个有钱人没有要她?

        “嗯。”沈溪低声道,“最近手头紧,想挣点钱还房贷。”

        不会吧,姚小华惊讶的问:“听说你们涨工资了,你怎么还不够用了呢?”

        “也……没涨多少!”沈溪囧迫的都不知道怎么回。

        “难道你老家人伸手向你要钱?”

        沈溪没吭声。

        难怪了,姚小华深有同感,“我妈也是,跟我要钱给弟弟做伙食费。”

        沈溪没办法接话。

        姚小华自顾自说:“你要固定时间,还是发传单的那种?”

        想起一直等在家中的小奶狗,沈溪脸色发烫,“就临时发传单随时发随时回家的那种。”

        “可这种工钱少。”姚小华给她分析,“我现在在餐饮店赚职,周五至周日,晚上六点半到九点半,三个小时,一百五十块,要不要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