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 - 假男友是大佬在线阅读 - 025 我怎么去救场

025 我怎么去救场

        徐姐感慨的连连叹息,“原本还以为是天大的好事,没想到我们成了鸡肋,太恐怖了,我可不想中年失业,那太惨了。”

        众人一阵沉默。

        甚至有同事,随手打开招聘网站给自己找后路了。

        没心没肺的沈溪跟着心绪不宁起来,她是不是也要给自己留后路了。

        众人还没有从重重心绪中走出来,裴氏财务部的人喊朵讯图会计去开会。

        众人相视一眼。

        徐姐带着朵讯图财务部几人跟着来人一起走了。

        沈溪落在最后一个。

        裴氏财务部光总监办公室就有几个,不要说其他普通员工了,很大,都超过朵讯图整个公司的规模了。

        也是,这可是裴氏最重要的部门,不重要才怪。

        不出所料,财务分管的部门经理把朵讯图的会计们骂了个狗血喷头,扔了徐姐一脸的文件,“做的什么垃圾账,给你三天时间,给我全部做准好,要不然,我让总监开了你们。”

        徐姐被羞辱的眼泪都含在眼眶里。

        沈溪没想到第一天打工,就被困在裴氏加班,加到几点都不知道。

        姚小华听到她电话,为难的都不知道说什么,“沈溪,我怎么跟人家老板讲?”

        “对不起。”沈溪也没办法。

        姚小华吐气,急得直上火,“算了算了,我找人替你几天。”

        沈溪很少谢人。

        “这些感谢的话就不要说了,等你那天在裴氏落脚,我要是有机会去面试,你帮衬我一把就好。”

        明明不可能帮到她什么,沈溪还是没忍心拒绝,“好,谢谢你。”

        打完朋友的电话,沈溪又给裴泽南打了电话。

        裴泽南今天不急着回去等人,还在总栽办公室,六点十分接到了沈溪的电话。

        手机没有特别下载私人铃声,铃声是手机自带的。

        廉价手机放在总栽办公桌上一个星期了,但从没有响起过,特助关颖还是第一次见总栽接听,她故意磨噌没走。

        裴泽南抬眸望她。

        关颖尴尬的指着他面前的公文,意思是我等公文。

        她其实就是想八卦。

        裴总有女人的事,她作为特助有幸知道一点,很好奇,一直问郑总助,那家伙就是不肯说。

        搞得她只好厚脸皮赖在这里了。

        裴泽南也不揭穿下属的小心思,接听电话,“怎么啦,姐姐!”

        呕……狗声狗气的语调,还是她高冷桀骜的大总栽吗?关颖被呕的差点失态,我的老娘啊,总栽二十九岁,那传言中的女人岂不是三十出头?妈呀,什么样的老女人这么幸运天天跟冷漠禁欲的大总栽夜夜春宵?

        天啦天啦!他可是她心中的神祗啊,就这么被凡人摘得了,她替众生不甘啊,她太好奇了!

        裴氏总栽俊美无双在圈内是出了名的,多少女人花痴望一眼沉沦的就不提了,光有机会接近总栽的各世家名媛,公司总栽办的秘书、行政等各式美女,那个不趋之若鹜,可有多少扑过去的,就有多少被扔死的。

        不管是有身份的还是漂亮的女人们,都从当初他随意而露面恨不得当场花痴死去,到现在他轻轻巧巧给个眼神就不寒而栗。

        这种不言而喻,懂的人都懂。

        裴泽南的冷漠已经不能简单归结为身份了,总之,他是个相当复杂也相当难以接近的一个人,永远跟你保持着距离,疏离又淡漠。

        再多的热情、花痴也会消弥。

        电话那端,声音低低,没精打彩,“我今天晚上要加班,不知道几点,你不要等我先睡吧!”

        “嗯?”裴泽南感到奇怪,马上抬眸。

        关特助不明所以,不过人家毕竟是双学历的超高材生,趁着大总栽甩过来的机会,马上赶着上前,在纸上打了个问号。

        裴泽南犹豫半丝,伸手写了:财务部。

        哇塞,哇塞,终于被她打听到那女人在那里了,关颖兴奋的就差飞出去,连忙踩着十厘米的高跟靴疾步出了总栽办公室。

        找到总助郑弘杰,“叫什么名字?”

        郑弘杰知道她问什么,故意打岔,“你问什么,我听不懂。”

        关颖不屑的冷笑,“总栽都没藏,都告诉我在财务部了,你不告我,我怎么去救场?”

        “……”不会吧,郑弘杰嘴半天没合上。

        财务总监是个半百中年男人,保养得宜,一副老干部养老的样子,笑得和气,“下班的点,关助理打我电话,请我吃饭?”

        关颖明媚生艳巧笑嫣然:“你们查朵讯图的账了?”

        “这件事早有定论,有什么问题?”

        “没问题,我的意思是,他们反正被合并了,不急啊,慢慢来。”

        财务总监摸不着头脑,挂了电话好一会儿没琢磨个所以然来,干脆给分管的部门经理打了电话,“小宁啊,朵讯图的账怎么样?”

        宁经理还没有下班,陡然接到顶头上司的电话,愣了一下,“周总,账有些乱……”她摸着上司的话往下说。

        “乱啊……”这事他知道啊,要不然朵讯图怎么会倒闭呢,那么关特助什么意思呢,也不是关特助什么意思,主要是总栽是什么意思。

        本来朵讯图就是个微不足道的小公司,裴总居然有心收购了,这本身就不太正常,难道有什么他不知道?

        想了想,说:“他们的账不急,先放一放。”

        “呃……”宁经理一头蒙,昨天早上开会还让尽快解决呢,怎么又不急了?

        想了想拔了助理的电话,“跟朵讯图的会计们讲一下,账不要赶了。”

        “是,宁经理。”

        徐姐几人点了外卖正准备干一个通宵呢,结果财务部又说不急了。

        “什么意思?”徐姐气急,“合着耍人哪!”

        其他会计说,“管它呢,只要不加班就成。”他们兴高采烈的收拾下班。

        沈溪在他们讨论的功夫,把点的外卖吃了,连忙拿包跟着他们下班。

        出了裴氏总部,她边跑边打电话给姚小华可以去了。

        拐道处,一辆阿斯顿马丁停在那里,从外面看,车窗玻璃只能当镜子,沈溪跑得急,歪头对着光可鉴人的玻璃镜理了一下头发和围巾,跑的脚步没停。

        转瞬间消失不见。

        裴泽南勾头朝后面看过去,女人单薄的身体在寒风中如飘飞的蝴蝶。

        裴老爷子有小半年没见到孙子了,见了面,还同往常一样,客气而疏离,一点也不像隔代亲的祖孙。

        一双老沉的眼在孙子身上打量了很久,才缓缓吐出几个字,“气色好了很多。”

        裴泽南坐在老爷子侧边红木椅子上,长腿叠放,姿态甚是清冷倨傲,听了老爷子的话,并不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