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 - 假男友是大佬在线阅读 - 032 花钱

032 花钱

        这个嗯字尾调微微上扬,合着他低哑性感的嗓,就跟小勾子似的,搅得沈溪的感官世界天翻地覆。

        他的唇一路从耳畔到她脸颊,又叼住了她的唇,不知不觉中,下意识抗拒的身体在他如火的唇吻中松懈下来,颤栗动情处,细细碎碎的声音,起起落落回荡在小小的房间内。

        一直到中午,肚子饿得呱呱叫才起床。

        裴泽南做饭,沈溪收拾屋子,把衣服分门别类清洗,等她把衣服都晾上阳台衣架时,香浓的午饭也好了。

        裴泽南贴到她身后,双手拥她细腰,下额抵在她颈窝,看她晾袜子,一大一小,长长短短,挺有意思,嘴角上扬,“好了没有?”

        “没眼看么?”沈溪哼一声。

        被忿,裴泽南也不生气,好像是个乐趣,下巴在她颈窝噌噌,“吃好饭干什么?”

        听到这里,沈溪顿了下,“逛街。”

        “哦。”裴泽南,“有很多小吃食的那种街?”

        “想得美。”沈溪晾好衣服,挣脱他怀抱。

        “那做怎么?”除了超市买食材生活用品,裴泽南很少看到沈溪有别的消费,她很节俭。

        “到时,你自然就知道了。”

        还卖关子,裴泽南双手抄兜,闲散的跟在她身后,悠哉悠哉与她一起吃午饭。

        午后,沈溪在卫生间镜子前简单的收拾打扮,裴泽南收拾厨房桌子,不约而同,两人一起忙完了。

        沈溪背着双肩包出了小区,走在繁华热闹的人行道上,天气不错,阳光普照,照在人身上暖洋洋的。

        裴泽南双手抄在白色卫衣袋里,兜帽盖在头上,慵懒闲适的跟在她身后,远远望去,像个帅气的小狼狗亦步亦趋的跟在主人身后。

        沈溪边走边朝人行道边上的商铺看过去,卖男装的并不多,她打算到商业步行街去淘淘好的羽绒服,想到这里,她抬头侧脸,“冷不冷?”

        阳光虽好,气温还是挺低的。

        有些冷,不过还能承受,裴泽南转头与她目光对上,微笑,“有点冷。”

        人行道上,不管男女老少,不是穿羽绒服就是穿厚毛呢外套,他只穿了一套秋装卫衣,沈溪低头,伸手拉过他抄在兜里的手,摸摸,“手还挺暖和。”

        裴泽南的手触到凉意,反过握住她的手,好笑道,“都穿成球了,手怎么还这么凉?”说完,双手握住她的手用力搓,给她取暖。

        “你才球呢?”沈溪气的缩手。

        没缩成,被裴泽南带抄到兜里。

        “别这样,路都没办法走了。”沈溪顿了下说道。

        裴泽南松了她一只手,另一只还是被他抄在兜里取暖。

        两人漫步街头。

        身后,有人偷拍照片,被暗形保镖抓到谭管家面前,老眼拉耷,“想死就让他们死好了。”

        “是,谭管家。”

        “你们敢,这是法制社会,你敢枉顾人命?”

        “没人要你的命,就是想看看你到赤道和北极能不能活下去。”

        “老天啊,还有没有王法?”

        “偷拍时,怎么不说王法?”

        逛了小半圈商行街,裴泽南知道沈溪想干嘛了,原来给他买羽绒服:“姐姐,你发工资了?”

        沈溪点头,“嗯。”不仅工资发了,零工是周结,也发了,她得给他买件保暖的羽绒服。

        “算了,我又不经常出门,在家里不需要羽绒服。”小女人的钱真是扳着手指头在花,裴泽南有些不忍心。

        “总要出门的。”沈溪拉着他试衣服。

        店铺老板娘高兴的叫道,“小姑娘,这件是今年的流行款式,你男朋友是天生的衣架子,保管他穿在身上跟世界名模一样。”

        沈溪苍白的小脸微漾笑意,接过羽绒服,拉过他胳膊给他试穿,“合适就买了。”

        墨绿带毛帽,中长,宽松到膝盖,套到他身上,还真是顶极模特的模样。

        裴泽南跟模特似的任由沈溪拉着转了一圈,店铺前逛街的人流,突然就被漂亮帅气、气质斐然的男人吸引住了。

        人群不知不觉停下来。

        “多少钱?”沈溪问老板娘。

        “不贵不贵,一千八。”老板娘笑呵呵的,看似一脸和气,实则精明的双眼扫过年轻男女,看样子,这单生意要黄。

        男人好像小白脸,没钱。女人一般,衣服这么贵,不一定舍得买。

        衣服价位确实超过沈溪预算,以前买一件三五百能穿好几年,打算给裴泽南买件七八百的,没想到直接比预算的贵一千块,她确实犹豫了。

        老板娘是个会生意的,笑眯眯的站在一旁并不多言,全看小姑娘傻不傻愿不愿给小白脸花钱。

        沈溪抿嘴。

        裴泽南兜着羽绒服帽子,帽边漂亮的围毛映得他的脸清隽飘逸,矜贵瞿长,高挺的鼻梁上架着无边眼镜,介于少年与男人之间气质,又禁又欲简直迷死人。

        人群中,有人皱眉,像是想到了什么,连忙翻开手机找到集团企业内网,找到上面唯一一张大总栽的照片,怎么有点像呢?那个女的不是财务部流传的被某董事包养的三流专科生么?

        她像是窥到了什么惊天大秘密,激动的刚想发个朋友圈,边上有人挨近,塞了蓝牙到她耳朵里:李小姐,要想继续呆在裴氏乐嘉,还是当个陌生人比较好。

        “……”人资部李小姐吓得赶紧低头,缩着身子悄悄离开了。

        狗男人穿这件实在好看,沈溪咬牙买了。

        这个月要吃土了。

        沈溪拉着裴泽南出了步行商业街,作为金主,她实在太丢人了,买件衣服心疼的都快滴血,果然贪恋美色是要付出代价的。

        她深呼,“你不是要去看心理医生的吗?”

        “嗯。”他挽着她的手。

        “那赶紧去吧,不要迟到了。”

        “姐姐不跟我一起去吗?”裴泽南低头问。

        沈溪摇摇头,她无意介入他的生活圈子,更不想让别人把他们当男女朋友。

        沈溪消失在裴泽南的视线里。

        郑总助和谭管家助理马上出现在他身边,“裴总,m国风投欧立文先生四点的飞机,六点钟,你有一个ceo视频会议,会议期间有三十六份文件需要你签名,七点半钟浦畔大厦慈善晚宴,你需要竟拍一千万以上的收藏品,藏品目录你过下目……”

        “有什么。”裴泽南并不看。

        “是,裴总,这次慈善目录上最好的拍卖品是欧州皇室为了避税而流出的一套海蓝宝石项链,一大四小共五颗蓝宝石镶嵌坠子,合计人民币一千八百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