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 - 假男友是大佬在线阅读 - 033 心中的他

033 心中的他

        裴泽南转头看了眼郑弘杰。

        “裴总要拍下?”

        “嗯。”裴泽南说:“下个流程是什么?”

        郑弘杰正揣测这么贵的项链买下来会送给谁,大总栽直接越过这个话题,他连忙接上话:“八点半宋公子约了你去蓝浪,十点半,欧州年终初盘会……”

        “十点半后的事安排到明天。”裴泽南打断助理的话。

        “是,裴总。”郑弘杰听明白了,大总裁要回沈小姐家。

        没人做饭,沈溪没像以往一样在家里吃,她在快餐馆里点了份十五块钱的套餐,吃好后就去打零工。

        夜幕降临,城市繁华拉开序幕,浦畔大厦前,豪车云集,商贾名流,衣香鬓影,辉煌璀璨的灯光恍若白昼。

        三年没有回过s市了,站在金壁辉煌的浦江大酒店门口,方茵茵恍若隔世、感慨万千,探下车的小香跟久久没有落地。

        “二姐,你怎么还不下去呀。”身后,轻年漂亮的小姑娘娇纵提醒。

        方茵茵垂眸深吸一口气,“珊珊,你先下吧。”

        “二姐,你害怕什么?”方珊珊撅着小嘴,“我可给你打听好了,泽南哥马上就要到了。”

        听到泽南二字,方茵茵脚步微顿,轻咬美唇,出了玛莎拉蒂,双手交叉自然垂于身前,端庄典雅,头微侧看向身后车子,余光把门口周围扫了一圈。

        并没有与心中所思之人相遇,眼角俱是失落。

        “二姐,愣着干嘛,咱们进去呀!”

        方茵茵几不可见的又朝周围看了看,她想等他,却又不敢面对,被小妹拉着进了大厅。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慈善会多得数不清,裴泽南并不是什么时候都会参加,今天晚上这场慈善会,实际上是裴老爷子年轻时的战友发起的,受邀的人是应当是他。

        可裴老爷子这些年已经不愿参加这种名为慈善实际给名流圈拉关结系、变相交换资源的聚会了,却又不好意思拂了老战友的情份,只能让大孙子参加了。

        裴泽南走个过场,在欧州皇室项链竟拍的前十分钟他才进会场。

        他的到来,竟拍现场直接停下,个个肃立鼓掌欢迎,主持人更是像见到了亲爸一样热情如火,把裴氏少东家夸成逆光而来的神祗。

        方珊珊激动扯着她二姐胳膊,“姐,你看,是泽南哥,是他,真是太酷帅了。”

        人群喧嚣繁华,方茵茵的眼里,只有心中的他。

        他依然是她记忆中的模样,面色漠然,眼眸清冷,半点情绪都无,西装革履于人群之中,矜贵清冷的模样令人望而生畏,不光是小明星,就连名媛淑女们都时不时偷瞄两眼,惹得她们芳心乱窜。

        这就是他啊,她心中的他啊,不论什么时候,只要有他的地方,他就是人群的中心。

        方茵茵期待他能发现她回来了,一直到落坐,他的目光都没有看向她所在的位置。

        方珊珊急的要挥手提醒,被她扯住,“珊珊,别闹他。”

        “二姐,你总是这样为他着想。”方珊珊不满的跟着众人一起落座。

        慈善晚会竟拍继续,上了今晚的主角——欧州皇室珍稀海蓝宝石项链,主持人激动的喧染,“这套价值千万藏品,最终会被那位先生拍得呢,又会被这位先生送给谁呢,让我们拭目以待。”

        方珊珊激动的小声道,“二姐,你的生日要到了,我觉得泽南哥肯定是拍给你作生日礼物。”

        “珊儿,别乱说。”方茵茵见周围有人看过来,面露娇羞。

        竟拍毫无悬念,裴泽南以一千八百万的价格拍走了这串项链,拍完后,他潇洒的离开了。

        众人又像拱月一般目送他离开。

        方珊珊急得不得了,连忙扯姐姐的胳膊,“二姐,我们赶紧去追泽南哥。”

        “珊儿,别闹他了,他肯定很忙。”

        “二姐……”方珊珊急得跺脚,“泽南哥以前是很忙,可我听说这一个月,泽南哥好像半休假半工作。”

        休假?

        被小妹拉出来追裴泽南,站在繁华的大酒店门口,她只看到了迈巴赫的尾气。

        她曾给他背影。

        现在,她看他背影,难道这就是报应么?报她不曾珍惜么?

        快到十点钟了,蓝浪酒吧,年轻人们的夜渐渐狂欢,裴泽南带着几分倦意上了二楼。

        宋铭与卫瑾俭等在那里,见到他,端着杯子立起来迎接他。

        他扫了眼包间环境,眼里没什么情绪,一手解了西装扣子,一边落坐,“来杯白开水。”

        waiter愣了。

        裴泽南幽幽的目光淡淡的扫过来,吓得    waiter两腿打颤,躬身弯腰去端白开水。

        卫瑾俭笑笑,低头,轻轻抿了口红酒,“这星期又忙了?感觉怎么样?”

        裴泽南敛目,神情恹淡,“还行。”

        “要不要明天去我那里做个检查?”

        裴泽南摇头,端起温白开,仰头一口气喝完,立起身,“我先走了。”

        还没玩呢,人就要走,宋铭鬼吼,“喂,裴哥,你干嘛去?”他跟方茵茵约好,要给他个惊喜呢?人走了,还怎么‘惊喜’。

        裴泽南根本不理他,瞥了他眼,“要过年了,搞两盘跳空?”

        “裴哥……”宋铭一个歪身倒在沙发上,这哥们也太狠了,每次都戳他要害。

        裴泽南脱了西服,搭在手臂间,“晚上的消费记在我头上。”。

        “裴哥,你脱外套干嘛?”外面很冷好吧,怎么裴哥出门反而要脱外套呢?

        说话间,郑弘杰拿羽绒外套进门给他穿上了。

        宋铭和卫瑾俭相视一眼,没看出是那个牌子的定制,看那质地:“是国内的小品牌?”

        给总栽理好衣服,郑弘杰朝宋铭笑笑,“宋公子厉害。”

        宋铭高抬眉,“裴哥什么意思?”

        裴泽南下额微昂,抬起大长腿就出了包间,矜贵冷漠的背影转瞬间就消失在宋铭和卫瑾俭视线里。

        宋铭张嘴,“茵茵马上就到了,让我怎么跟她讲?”

        卫瑾俭面上温和的笑容不见了,垂眼低眼,晃动手中的红酒杯子,许久都没有回应宋铭的话。

        郑弘杰伺护大总栽上了车,坐到驾驶室,朝后视镜看了眼,目光与总栽视线对上,肯定了心中所想,启动车子融入到璀璨的夜色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