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 - 假男友是大佬在线阅读 - 036 我就放开

036 我就放开

        沈溪也觉得自己可笑极了。

        冬日里,楼梯口,穿堂风嗖嗖吹过。

        冻醒了沈溪,她相信人生有磨难,却从不相信天上会掉馅饼。

        裴泽南为何砸中了自己。

        为何?她问自己。

        没等思考,身后有人靠近,她被拥到怀里,“风这么大,你傻啊,还等在这里。”裴泽南敞开羽绒服,把人拥到怀中,裹着她进了总栽电梯,直上四十五层。

        沈溪挣扎,“我不去。”她要出电梯。

        裴泽南低头吻上她,封住了她的声音。

        电梯壁咚,沈溪连做梦都没有梦到过,不仅如此,还被这样一个极品男人壁咚,他与她唇舌交缠,辗转反复,沈溪被他吻得意乱情迷,只觉得浑浑噩噩,昏昏沉沉。

        后背软绵的抵在电梯骄厢墙壁,水眸迷离,脸色泛红,连心跳节奏都乱了。

        电梯停在四十五层久久没动,直到裴泽南温柔又缱绻的结束这个长吻。

        “姐姐还要辞职么?”温热的唇贴在沈溪耳垂边。

        沈溪伸手要挠开,被他反握。

        “你给我放开。”沈溪用力想挣脱,却不得动弹,恼得脸色发涨,“放开。”

        裴泽南唇角弯弯,“姐姐不辞职,我就放开。”

        真是受不了他了,“明明比我大,还好意思叫姐姐。”

        裴泽南吃吃低笑,“你养我,我当然得叫姐姐啦!”

        不提这话还好,一提这荐,沈溪压抑的情绪就差暴炸,可惜整个人都被他紧紧的拥在怀中,不得动弹,“你到底想干什么?”

        声音低沉冷漠,还有不耐烦,就像以前的他,裴泽南低头,亲了亲她的发顶,拥着她进了总栽办公室。

        进了办公室,裴泽南顺手关了门,低头又亲了她发顶,微笑:“想说什么,想做什么,随意!”

        说完,松了手,径直脱了羽绒外套。

        沈溪真的烦燥极了,伸手就薅头发,看他进了衣帽间,动作极认真的挂好那件她买给他的外套。

        她眼眸微动。

        裴泽南转身朝她微笑。

        她定定的望着他。

        他转身出来,一边走,一边伸手解了领口一粒钮扣。

        整个人修长又矜贵,因解了一粒衬衣扣子,脖下露出一段冷白皮肤,喉结嶙峋,真是矜贵到极臻的男人。

        这样的男人,三个小时前,与她在同一张床上缠绵。

        沈溪别过眼。

        裴泽南唇角微扬,坐到他那奢华精致的办公桌后,背靠后倚,双手交叉,眸光笑意,“有话要问吗?没有,我可要办公了。”

        沈溪转过眼,直直盯向他,“那天晚上,你和小姚……”

        “我不知道谁是小姚。”

        沈溪不信。

        男人目光坦诚。

        也是,他与她,与小姚,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如果不是乌龙,他们根本不可能有交集。

        沈溪吐气。

        裴泽南唇角弯弯,背离椅,修长手指落到键盘上快速处理公文,很快便进入忘我境界。

        沈溪转身开门。

        门口,关颖恭谨的微笑,“沈小姐——”

        沈溪冷冷的看向她,此刻她终于明白一个星期前,这个女人为何停在她工位前了。

        裴氏乐嘉的传言竟然是真的,她真被某个大佬包养了。

        不对,大佬被她包养了。

        沈溪瞥了她眼,拔腿就走向电梯口。

        关颖紧跟上去,低语道,“沈小姐,如果我是你,我不会辞职。”

        沈溪停下脚步,侧脸看她,一脸清冷。

        看到这张清冷的能冻死人的脸,关颖明白大总栽为何喜欢她了——这女人简直就是大总栽的翻版啊,跟一个月前的大总栽一样啊,有张冻死人不偿命的脸!

        她挤出笑容,“集团上下,除了我和郑总助,没人知道沈小姐与裴总的关系。”

        沈溪冷屑笑道:“地下车库就有……”

        “沈小姐,那些是保镖,不是公司员工。”关颖连忙道。

        沈溪促眉。

        关颖朝她笑笑。

        她突然明白这个高管的意思了,唇角上扬,“裴泽南的意思?”

        关颖笑而不语。

        沈溪回到自己工位,打开财务部内档,那份辞职单消失不见了,删除的连痕迹都没有了。

        她撸了把脸,暗暗吸气,稳了稳情绪,再次到了主管办公室。

        “宁经理——”

        负责内勤采办成本的宁经理,半小时前准备把沈溪的辞职单递给人资部,她和她的上级明明审核了的,结果翻了半天愣是没找到。

        见鬼了!这女人背后有人,而且这人还不简单。

        宁经理真不知要用什么态度对待这个小会计了,大脑转了好一会儿才说,“那么你就继续干老本行,做你的成本会计。”

        “是,宁经理。”沈溪不卑不亢的回道。

        “……”气势突然很足,宁经理防不及猝。

        沈溪背后的人查不到。

        沈溪本人被人查得不轻,她的简历被财务部的人扒了个底朝天,甚至有人偷偷打探了她的过往、现在。

        裴氏乐嘉三十八层茶水间,八卦就没有停过。

        “真的查不到背后的董事?”

        “没查到?”

        “会不会是另一个派系派过来的卧底?”有人压低声音猜测。

        “嘘,别乱说,自从裴氏长孙上任,那还有什么别的派系。”

        有人不屑,“怎么没有……”

        “嘘,想死啊,咱们说那三流女人,你揭这个干嘛。”

        “那女人到底什么来头?”

        “听说就是n城h镇上的人,家境不太好,运气好,考上了s市的财经院校,朵讯图是她进的第三家公司。”

        运气好?

        悄悄离开茶水间,沈溪觉得整个世界都变得灰暗了,眺望窗外,一场小雪仿佛又至。

        坐到工位,想到昨天晚上裴泽南说过的话,她想让这一天永完都不要结束,这样她就不要坐他的车回家了。

        奢华豪车太张扬了,这不是她想要的生活。

        思量许久,她拿手机编辑了一条短信,【我坐地铁回去了!】

        短信对话框上有‘正在输入’字样,沈溪内心一紧,抿嘴静静等待消息。

        徐姐下班路过她工位,敲敲她桌子,“小沈下班啦。”

        沈溪抬头,“好,马上!”脸带笑意,坐在凳子上的屁股却没有动。

        “有工作没做完?”徐姐笑问,“听说下午,宁经理让人带你做事,不错啊,小沈!”

        沈溪笑笑,“还好吧。”

        “那你忙,我先回去了。”徐姐见她没走的意思,与她打招呼后下班了。

        沈溪低头,划开手机看消息,【今晚有事,我让人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