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 - 假男友是大佬在线阅读 - 041 别气了

041 别气了

        一个星期,沈溪的感冒都没怎么好,到周末时,她打电话给姚小华:“小姚,餐馆的零工,帮我跟老板说一声,我不做了。”

        沈溪不做零工在姚小华的意料之中,不过出于关心,她还是问了一句:“出了什么事吗?”

        “身体不太好。”她说,“抱歉,小姚。”

        “怎么样,要不要紧?”姚小华关心的问,“明天周末,我去看看你。”

        “不用了,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就是精神不太好。”

        “我还是去看看你。”姚小华坚持。

        沈溪谢了她,放下手机,到厨房去倒白开水,一个星期没怎么开火,整个厨房一点烟火气都没有,冷冷清清。

        明明过了很多年这样的日子,怎么现在就不适应了呢?抿嘴喝了口水,从厨房出来,慢慢悠悠,目光所触之处,那些精心选来的家具饰品好像没了温馨的感觉。

        难道是冬天到了吗?沈溪站到阳台,透过玻璃窗看向璀璨而苍茫的夜色,微倚在窗棂,手端着杯子,杯中热气蒸腾,迅速在玻璃窗上起了雾气,挡住了她视线。

        黑夜中,除了灯火,除了孤寂,她还能看到什么呢?伸出手指,下意识划玻璃上的雾气,等她定睛看清自己写什么时,她被自己吓了一跳,玻璃上赫然出现了三个字——裴泽南。

        手中杯子里的水差点洒落,她连忙端直,另一只手快速擦去痕迹。

        没等她擦完,她听到门把手咔哒一声,看向客厅动作瞬间僵直,一动不动,她站在阳台上看不到玄关,她静静的等待来人进来。

        开了锁,裴泽南却没有立即进门,他垂眸站在门口,静立了一会儿才旋开门把手,缓步进了门,目光扫向玄关鞋架。

        他的拖鞋放在最显眼的位置,一如往常,而另一双却不在边上,她在家里?突然他低头一笑,要是她不在家,家里的灯肯定不会亮。

        脚步声声,裴泽南进了客厅。

        四目相对,又一个星期的时光,陌生而又熟悉。

        墨色羽绒服敞开,被双臂拢在身侧,露出白色卫衣,双手插在裤袋里,头发蓬松,五官俊朗清逸下额弧线干净流畅,唇角微弯,一副少年的模样。

        女人站在窗前,穿着卡通睡衣,宽宽大大,显得她更瘦弱单薄,一头长发随意倾落,衬得小脸苍白无光,似有些无聊,她食指抵在窗上随意的圈圈画画,神情落寂,像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

        “沈溪——”

        相对许久,裴泽南先叫了她的名字。

        沈溪嘴角微抿,像他一样叫一声‘裴泽南’吗?又一个星期不见踪影,她不想叫。那问他为何一个星期不来吗?好像轮不到她问。

        低头,双手抱杯子去厨房。

        “沈溪——”

        路过裴泽南时,她被他拉住了。

        沈溪不看她,用力挣脱,无果。

        闹脾气了,怪他一个星期不来,“别气了!”双手把她拥在怀里。

        “我气什么,你不来才好,我还省粮省菜呢。”男人的胸膛可真暖和,暖和的沈溪不再冷漠,小情绪上的话张嘴就来。

        裴泽南闷闷一笑,聚扰羽绒服就裹住了瘦弱单薄的她,脸窝在她颈侧,“你看你,我不在,连空调都不开,可真省。”

        空调没开吗?沈溪都没觉得,她脸贴在他胸堂,“我没去打零工了。”

        裴泽南轻笑一声,“怪不得。”

        “笑,你还笑。”沈溪扬手拍他胸堂,“我都养不起你了,你还笑。”

        “换我养你,好不好?”裴泽南嗓音低低,轻柔如弓弦擦过大提琴,低醇性感。

        “不!”沈溪坚决,瞬间离开他的怀抱,微仰头,“要么我养你,要么我们毁约从此不相干。”

        裴泽南好看的眉紧蹙,她养他,不过是他耐心陪她玩的一个游戏而以,还当真了?

        沈溪转身送杯子,“我要做你的金主,包养你,否则,咱们的关系就此结束。”语气果断。

        “……”他和她之间结束?裴泽南目光跟随她背影。

        放好杯子,沈溪出厨房,边走边看他,“听明白我的话了吗?”

        裴泽南怔怔的盯着她看,突然双手抱臂,一副好整以暇的样子,“姐姐真要养我?”

        “对,没错。”沈溪微扬头,高傲的像个女王。

        裴泽南唇角飞扬,低头走了几步,转到了客厅电视机前,微靠电视柜,整个人慵懒矜贵,“既然姐姐这么想养我,那我就助姐姐一臂之力。”

        呃……沈溪惊呆。

        裴泽南离开电视柜,坐到沙发上,伸手拍拍沙发,示意她坐下。

        沈溪被他整的懵懵的,大脑却不由自主的就坐到他身边,侧眸,目询,怎么帮我?

        “手机拿过来。”

        沈溪掏出睡衣袋里的手机递给他。

        “密码!”

        “你要转钱给我?”沈溪突然反应过来。

        “不会,姐姐。”

        “……”那是什么,沈溪缩回的手机又递了过去。

        裴泽南让她报了密码,打开手机,他在上面操作了几分钟,然后抬头问,“你还有多少钱?”

        “两千不到。”

        两千不到?对于千亿富豪裴泽南来说,还真……他失笑,“房产证有吗?”

        “你想干嘛?”沈溪吓得就差跳起来。

        “姐姐……”裴泽南无奈了,手腕抬起,“这表比你房子贵吧。”

        沈溪眨眨眼,也是,他可是裴氏总栽,确实看不上她的四十平房子,不过她的心不踏实,“你……你想干什么?”

        “姐姐,我不是说了嘛,帮你赚钱养我啊!”

        这是什么逻辑?沈溪搞不懂这个男人的神操作了。

        裴泽南见她呆呆的,不觉好笑,加了一把火,“姐姐?想养我吗?”

        当然想养!沈溪抿嘴,做他金主,是她这辈子最快乐的时光了!

        如果不是接触裴泽南,沈溪也许永远只是个最低层打工族,而且是那种老实到头的打工族,职位生涯既不会上升到什么程度,也不敢理财,毕竟,对于房奴的她来说,世面上流行的理财产品除了骗钱、割韭菜,她不知道还有什么作用。

        可她遇到了裴泽南,他给了她不一样的阶层理财观念,不仅在手机上帮她下了理财app,还帮她把房子抵押了,只捣腾了一个星期,她就成了百万富婆。

        “裴泽南,你不会假借我房产证,实际上偷偷转钱给我吧?”沈溪感觉像在做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