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 - 假男友是大佬在线阅读 - 043 几分像

043 几分像

        触感柔软,鼻息轻洒,沈溪已经熟悉了这种感觉,头颈微微后仰,靠近他、贴合他,“回来吃晚饭吗?”

        裴泽男摇头,“要十点以后了,别等我。”

        “哦。”沈溪瞬间没什么精神。

        裴泽男感觉到了,胳膊拥紧她,“明天晚上带你出去玩。”

        沈溪本能的拒绝:“不要!”她只想和他两个人,活在小小的世界里。

        裴泽男没有回应她的‘不要’,亲亲她耳垂,“乖,我要出去了!”说完,松了手,拢了拢羽绒服离开了。

        没有了温暖的怀抱,沈溪一阵空冷,怔愣了一会儿,赶紧上班去。

        待她走后不久,通道门后,方珊珊使劲捂住嘴,一副活见鬼的样子,哦么,她看到了什么?听到了什么?

        那个温和柔情的男人还是她心目中冷酷无情的泽南哥么?

        十年啊,方家和裴家相识十年啊,她从没有看到过这样的泽南哥!

        蓦的,方珊珊放下捂嘴的手,脸瞬间变得扭曲,刚才那个女人……

        咚咚,方珊珊踩着十二厘米的高跟鞋,气势昂然,身后的大波浪卷随着腰肢摆动,飒飒生风,不一会儿,她就到了财务大办公室,站在l形通道正前方,双手抱胸,目光像探雷,搜索刚才看到的那个女人背影。

        扫来扫来去,就是判定不出究竟是谁,她恨得直咬牙,“五分钟前谁进来了?”

        众人抬头,搞不明白这个空降的方监理什么意思?

        沈溪坐在她眼皮子底下,看到她唬唬进来时,就觉不妙,现下她又嚣张跋扈喊叫,直觉头疼。

        坐在沈溪后排的小会计是个趋炎附势的小女人,在大办公室里的都是最基层的会计,她一直苦于没有门路向上爬,听说方家跟裴家关系匪浅,她觉得机会来了,连忙伸手指向前面,“方监理,沈溪五分钟前从外面进来。”

        方珊珊蓦的拉近视线,直狠狠的盯向面前人?

        就这姿色能勾到泽南哥?刚不屑勾嘴角,突然像是发现了什么,上前一步,伸手就掐抬沈溪下巴,左右端祥,这眉眼之间怎么有点像她二姐。

        像她二姐?

        方珊珊的手蓦得掐紧,却被沈溪甩了,甩得她踉了一步,“贱女人,你敢打我?”

        沈溪苍白的脸冰冷,“方监理,这是工作的地方,不是你调戏民女的地方。”

        ……

        众人都没有料到这个平时闷得跟据葫芦似的女人能说出这样的话,先是一愣,继而低头捂嘴偷笑。

        “你……”

        方珊珊刚想吼出下面的话,被沈溪打断了,“方小姐,我刚才站在楼梯口。”

        站在楼梯口怎么了?众人相视,公司里有人不合群,或是心情不好,都会避到楼梯口自我消化情绪,有什么特别吗?

        “什么意思?”方珊珊没听明白。

        沈溪耷下眼皮,“就是这个意思。”说完不理她,手握鼠标开始工作。

        方珊珊一贯大小姐脾气,何时被人冷落过,气得扬手要打人,沈溪抬手就制止了她,“方小姐,要是想打架,咱们约个地方。”

        “你……”方珊珊的脾气彻底被击爆了,张牙舞爪,还真要干一场的架势。

        关颖到了,笑中带威,“方监理……”

        “关特助你来得正好,赶紧把这小贱人给我开了,赶紧!”方珊珊豪门大小姐的仪态尽失。

        关颖笑得四面八方,“对不起,方监理,裴氏实施层极制度,她属于宁经理手下,只有宁经理觉得她不好,向她的上一级反应,她的上级才有劝退的资格。”

        能进裴氏的都是高学历,关特助三翻两次来财务办公室,宁经理就算再傻,也琢磨点味道出来,姓沈的背后之人跟关特助的关系肯定不一般。

        不管姓方的怎么牛,都不如现管的关特助来得现实,宁经理连忙陪笑道:“是的,方小姐!”她看姓沈的也不爽呢,可是怎么办呢,眼睁睁的看着她的辞职信不见了。

        “你,你们……”方珊珊一个一个指过去,是不是仗着泽南哥喜欢这个女人,就敢对她不尊不敬。

        想起泽南哥对这个女人的温柔细语,她气瘪掉了,面上逞强,“你们给我等着。”说完,踩着十二厘米高跟鞋气吼吼的走了。

        摆平了方家大小姐,关颖暗暗呼口气,转头,精干的白领佳人一脸严肃,“一个个是不是都想打包走人?”

        众人齐唰唰低头干活,宁经理吓得气不敢出,鞠了个躬转身溜回办公室。

        关颖想看眼沈溪,又怕被办公室人看出猫腻,端着面孔,目不斜视的离开了,一边走一边想,这女人确实普通啊,大总栽到底喜欢她什么呢?一副冷冰冰没情绪的脸?大总栽自己都这样了,再找一个这样的,不怕家里结冰?

        想到冰块,关特助冷兮兮的暗暗缩肩膀,世上还真是一物降一物,想不到大总栽这样的极品竟被一个普通女人拿下了,还真是让人不爽。

        方珊珊连忙把自己打听到的事情告诉了方茵茵,“二姐,你赶紧去见泽南哥啊,再不见,他就要被狐狸媚子抢走了。”

        “很漂亮吗?”方茵茵带着淡淡的笑意问。

        “丑死了。”方珊珊气呼呼的咋道,“就是眉眼跟你有几分像。”

        像自己?方茵茵愣住了,好一会儿才苦笑一声,“离开三年,是太久了!”望向远方,怅然若失。

        “二姐,你干什么嘛,现在是伤春悲秋的时候吗?”方珊珊道,“你不要再矜持了,赶紧去找泽南哥啊!”

        找他?难道她不希望吗?方茵茵低下头,微抿唇角,多想他找她啊!他真不知自己回了来吗?

        一天工作又结束了,沈溪快速收拾桌面,拿起包就把椅子推进座位,转身就出办公室,徐姐在后面跟上来,和她一起下班。

        “小沈……”

        “徐姐——”

        “这几天心情不错嘛。”徐姐边走边笑眯眯的说。

        “有吗?”沈溪下意识摸自己的脸。

        徐姐点头,肯定的说:“不仅气色不错,还有一种……”她一时形容不出来,“一种有事做的感觉。”

        沈溪笑了,“徐姐,你忘了,我现在有账套接触实质性账了,当然有事做啦。”

        徐姐摇头,“不不,好像……”她又想了一会儿,突然问,“你有没有参加瑜伽或是形体学这类的培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