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 - 假男友是大佬在线阅读 - 046 脆弱

046 脆弱

        关颖瞄了方珊珊远去的背影,收回目光,礼貌的微笑:“沈小姐,请跟我来!”

        沈溪跟关颖出了裴氏大大厦,裴泽南已经坐在车内里,座位前放着笔记本电脑正在忙碌,听到脚步声,抬头,伸手就开了车门,让她进来。

        关颖坐到了副驾驶,边扣安全带边问,“裴总,去那家?”

        “找家好的。”

        “是,裴总。”她马上对开车的郑特助说,“去巴黎精坊。”

        沈溪侧头,靠近裴泽南,“什么地方?”声音不高,“好像不是玩的地方?”

        裴泽南轻轻一笑,一只胳膊拥她到怀里,另一只手落在触屏上迅速处理公事,“累了就休息一会.”没说是什么地方。

        沈溪怔怔盯了他一会,头落在他宽阔而温暖的肩膀,整个人放松下来,软软的偎在他的怀里。

        闭上眼休息时,她在心底默默的说,白月光小姐,对不起了,借你男友半年,半年就好!

        总裁和沈小姐之间的事,一直是郑总助跟着,关颖几乎没有机会接触,今天终于如愿,她一直偷偷看后视镜,越看越觉得不可思议,震惊的同时,大脑突然反应一句:负负得正。

        一个冰山一个冷淡,碰撞到一起,竟如和熏春风!

        温润柔情的大总裁,关颖曾无数次想象过,却从没有成功过。这位天之骄子从她接触的第一天开始,他的一举一动都充斥矜贵倨傲冷漠,让人无法靠近,在他身边做事,永远带着小心翼翼,好像一个不小心,她就被会捏碎滚蛋。

        公司里的女同事们从当初他露个面便恨不得当场花痴死去,到现在他随随意意一个眼神就开始不寒而栗,这种天壤、云泥之别,懂的人都懂。

        此刻,他都快忙得分不开身了,居然还能让沈小姐偎在怀里休息,真是让人不敢想象,简直了!

        下了车看到门店,沈溪才知道巴黎精坊是什么,原来是超级奢侈理发造型店,她站在门口不想进去。

        裴泽南拉她手。

        沈溪抿嘴。

        裴泽南靠到她身边,低头,轻哄,“乖,进去!”

        “我是金主。”沈溪鼓嘴。

        裴泽南瞬间明白什么意思了,无奈宠溺一笑,“今天的基金应当涨得不错吧。”

        沈溪连忙拿出手机,打开app,点到界面,还真是这样,抬头,笑眸明媚,“那也不能乱花。”

        跟女人还真是没什么道理可讲,他低头亲了她脸颊,半拥半抱,把人拖进了店内,关颖连忙上前按排了最好的造型师。

        诶,沈溪暗暗叹气,这世上最省心最便宜的金主非她莫属了,金主被反金主,也没谁了吧!

        她一个假大佬怎么能搞得过真大佬呢?沈溪乖乖就范坐下去,任由造型师折腾了!

        昨天夜里几乎没睡,白天工作又高度紧张,沈溪在造型师的手下睡着了。

        裴泽南一边工作一边不时抬头,看到小女人头软耷耷的东倒西歪,轻声道,“小心点,不要拉痛她头发。”

        “是,裴先生!”客人尊贵,发型师紧张的连忙朝他鞠了躬。

        “嗯,忙吧。”态度矜贵森然。

        “是,裴先生。”造型师恭敬的大气不敢喘。

        这才是正常的裴大总裁嘛,关颖轻轻呼气,站到理发师身边,仔细盯着,尽心尽力不敢有丝毫懈怠。

        慢慢的,沈溪的造型出来了,亲眼看到她的兑变,关颖简直不敢相信这还是半小时前普通土气的沈小姐吗?

        她一直没有醒来,脑袋软软的耷着,遮住眉眼的黑直发被发型师全部挽到了头顶,打造出看似蓬松却精致的公主髻发型,露出白皙无暇的小鹅蛋脸庞,完美修长的脖颈、单薄瘦弱的肩膀,整个人显得纤细清冷、给人一种脆弱之美。

        关颖第一次感受到什么叫‘楚楚可怜、我见犹怜’,老天,她其实很漂亮,她转头去看大总裁,果然,他也在看沈小姐。

        女人长什么样子,裴泽南其实没有过多关注过,他要是在意漂亮,不管男人还是女人还有谁美得过他么?

        他坐在她身后,不仅看到她白皙修长的脖子,还从反照的镜子里看她,脑袋软软的耷着,头发全部挽到头顶,脖颈、小脸完全呈现在他的眼里,有种空灵脆弱之美,好像一个不小心她就会消失不见。

        他蓦得收回眸光。

        “裴总——”关颖轻轻站到他身边,低问,“要叫醒沈小姐吗?”

        裴泽南转头看向门口,关颖这才发现,郑总助不知什么时候出去了,他出去干嘛呢,衣服下午她已经订好了呀,会有人送过来的呀。

        郑总助拎着精致的匣子,走到裴泽南的跟前,“裴总,海蓝项链拿过来了。”

        “嗯。”裴泽南侧脸,“衣服呢?”

        关颖连忙回,“马上就到。”她心里暗暗吃惊,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这就是前些天刚拍得的千万欧洲皇家珠宝吧!

        给替身戴?那这个替身也未免太厉害了!

        沈溪被叫醒了,可她真得很困,很想回家睡觉,化妆师与服装师轮流上阵,也没能把她从困意中拉出来。

        “裴泽南,还要多久?”不说去玩吗,怎么梳装打扮的时间比玩还长。

        “好了,沈小姐。”服装师抚平了最后了个褶皱,退到一边。

        裴泽南走到沈溪面前,郑总助马上跟上,捧着花纹繁琐的古典匣子,他伸手打开盒盖,取出璀璨奢华的海蓝宝石项链。

        店内,奢华的造型灯下,海蓝宝石项链熠熠生辉,闪耀着精贵奢华传承之感。

        这绝非一般项链,沈溪本能的仰头:“裴泽南,不就是去玩么,怎么又是梳装打扮又是首饰衣服的,太隆重了吧。”

        裴泽南唇角上扬,并不回话,微微弯腰,把项链戴到她脖子上,温柔仔的扣好,后退一步,仔细端看一眼,不错!

        “走吧!”说完挽她手。

        沈溪就这样稀里糊涂跟着他走了。

        二十分钟后,他们到了一处宫堡式的私人会所,富丽堂皇的大厅,优雅舒适的单间包厢,身着短裙服饰的女服务员殷勤穿梭其间,繁复奢华的装潢,无一不显示此处的高端奢靡。

        大厅vip电梯前,几个玉面不凡的年轻人正等在那里,有两个沈溪见过。

        这两人显然对裴泽南带她出现在朋友圈内感到惊讶,不过他们都是擅于隐藏情绪的高手,惊讶一闪而过,瞬间又变得淡若无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