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 - 假男友是大佬在线阅读 - 048 不会让我滚吧

048 不会让我滚吧

        宋铭等公子哥没料到裴哥的女人敢发脾气,赌桌外围沙发上,公子哥们带的女伴们也没有想到,在这样玩乐场合,居然有女人敢耍小脾气,她们可都是看金主脸色的金丝雀。

        众人齐齐看向裴沈二人。

        卫瑾俭面色淡淡,嘴角擒着几分看不透的笑意。

        和沈溪认识一个多月了,她除了不会笑,还不会发脾气,跟木头人差不多,说得好听,是个好把控的女人,说得难听点,就是无趣的女人。

        什么时候不发脾气,偏偏在公子哥们聚会上发了,而这种聚会,看似随意玩闹,却最能体现三六九等,站在阶级顶层,这些名门贵族公子哥们最懂遵循游戏规则,谁敢触动大佬的尊严,一个不小心就能让家族遭受灭顶之灾。

        公子哥都不敢,那些金丝雀当然更不敢了,她们小心翼翼的避在角落,战战兢兢的害怕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裴泽南揽人的臂弯一空,整个人如雕像般一动不动,目光晦暗不明。

        宋铭跟方茵茵的关系不错,他早就看沈溪不顺眼了,此刻不火上浇油更待何时,冷嗤一声,“你说不想打就不打了?想滚早点说,裴哥可没时间陪你闹。”

        沈溪冷冷的看了眼宋铭,转身就朝门口走,没走几步,就被几个彪形保镖拉住了,她认识,他们是裴泽南的人。

        整个大包间,空气跟突然凝结似的,没人敢喘气,敢让裴大少没面子的,至今还没有出现过。

        宋铭勾嘴一笑,背松散的靠到椅背上,没规没矩,裴哥肯定会甩了她。

        卫瑾俭习惯性扶扶金丝眼镜,眸光落在裴泽南微表情上,可惜,跟往常一样,他的情绪总是克制的很好,就算他是个不错的心理医生都没能看出一丝一毫。

        压抑的气氛让众人后脊背一阵阵凉嗖嗖,这女人玩完了吧!

        只是下一刻……

        裴泽南慵懒的立起身,外套挂在胳膊,朝众人淡淡打了个招呼,“先走了,今晚的花销记在我账上。”说完,几步就到了沈溪边上,伸手拉过她手,“走吧!”

        沈溪抿嘴,没止住上扬的嘴角。

        “想笑就笑,憋着干嘛!”

        门口,裴泽南低沉而温柔的声音传过来,众人惊悚的又一身冷汗。

        “喔操,这是什么画风?”

        “靠,这还是我心中那个冷漠矜傲的裴少吗?”

        ……

        宋铭半天才愣过神,连忙直起身,“操,俭行,我刚才让姓沈的滚,裴哥不会让我滚吧?”

        卫瑾俭垂眸半天没吭声。

        沈溪的人生简历再次被人扒了个遍。

        方子栋带着打听来的消息来到妹妹跟前,“茵茵——”短短两个字表达的内容太多了,焦急、不安、责问。

        方茵茵低头。

        方子栋急得拉开领带透气,“茵茵,现在不是矜持的时候,你得主动。”

        她咬牙,抬头,轻声说:“三年前,是我主动提出毁婚的,三年后,我有什么立场再去找他。”

        “那你就这么让那个贱女人上位?”

        “她上位?”清淡如菊的方茵茵嘴角微勾,“大哥,你也太看得起她了吧。”

        “什么意思?”方子栋眉头紧促。

        方茵茵眼眸眯起,“大哥,我回来既没有刻意隐瞒,也没有特意张扬,这个度,我自认为刚刚好,可是泽南他……”

        方子栋听到这话又焦躁起来:“我都说了,他不主动……

        方茵茵打断他的话:“大哥,泽南跟一般人不同,如果我主动……”

        ……

        兄妹二人在房间内嘀咕了半天。

        裴泽南有女人的消息,该知道的都知道了,普通人听过也就过了,可是上流圈子却感兴趣的很,他们都猜裴泽南对她的兴趣有多久。

        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应当不会更长了吧!众人想,就这样一个稍有姿色的女人,给他们三个月,不能再长了!

        可是三个月时,正是过年,这个时候,不管是集团公司还是裴氏家族,都有无数的应酬,但凡需要或是可以带女伴的场合,裴泽南身边永远是那个沈小姐。

        从年前延续到年后,姓沈的从裴氏得到的荣光、物质,真是让s市的名媛圈酸掉了牙。

        【这不正常】

        【这不科学】

        【太诡异了】

        ……

        上流圈子内,每个群内都有这样的消息,宋铭看得麻木了,瘫在卫瑾俭的心理诊所沙发上,“俭行,裴哥的病应当好了吧。”无精打彩的声音。

        卫瑾俭温和一笑,“正月十五之后,泽南刚好要到m国参加峰会,到时我跟他一起去,到mayo    clinic进行一次全面体检。”

        “还要等啊,再等,茵茵可要嫁给别人了。”

        卫瑾俭抬眸:“该是泽南的怎么都是泽南的,不该是他的强求不来。”

        “啊……”宋铭猛得从沙发上起身,“俭行,你可是无神论的心理医生哩,怎么说出佛家的缘份?”

        卫瑾俭温润一笑,“这是泽南的私事,我们还是别插手的好。”

        宋铭不认同了,站起来走到他身边,“卫瑾俭,咱们还是最好的兄弟嘛,兄弟不帮兄弟,那还叫兄弟嘛!”

        “感情之事谁也帮不了。”

        “哼!”宋铭不认同,“两个放不下面子的人,难道不需要我们旁观者推一把?”

        卫瑾俭一时竟无言以对。

        “你也觉得我说得有道理是不是?”

        卫瑾俭习惯性扶金丝眼镜,“等去过m国吧。”

        宋铭点点头,“行,那我就帮裴哥看着点,别让司锦城那家伙得手。”

        卫瑾俭不置可否。

        沈溪这段时间就差累成狗,不是上班就是陪裴泽南应酬,晚上还得被他运动压榨,没一刻闲着,可就这样,她的生理期接连两个月都准时报道,真是怪了,不仅如此,她的体重明明增加了好几斤,可是腰围却一点也没有增加,她又低头看腿,肉眼看不见变化,那她的肉长到那里去了?

        抿抿嘴,锁上卫生间的门,她拉下挂在肩头的睡衣,低头,曾经平如机场的胸部现在变成丘壑了,她的脸瞬间红了。

        慌忙拉上睡衣肩带,又转过身,朝镜子里看臀部,不管是徐姐还是小姚都说她的屁股变翘了,她不相信,现在看来,还真是这样。

        四个月前,医生的话响在沈溪的耳际——找个男朋友,你的病自然就好了,不但如此,还会改善你的身材、身体状况。

        医生的话果然都是对的。

        难道独自生活是个错误的决定吗?沈溪有了新烦恼,许久不曾薅头发了,她一边薅一边进了客厅,坐到沙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