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 - 假男友是大佬在线阅读 - 049 等你的早餐

049 等你的早餐

        半年契约还有两个月时间,结束后,她要找什么样的男人结婚生活呢?她能找到像裴泽南一样的极品吗?

        不要问,答案是否定的,沈溪从果盘里拿了个苹果咬了一口,既然如此,那就还一辈子单身吧,凡尘俗世不必自寻烦恼。

        想通了,沈溪轻松不少,又要咬苹果,手里一空,苹果被人抢了。

        “你怎么回来了?”

        “发什么呆,连我回来开门的声音都没有听到。”

        沈溪心虚,“你不是说要去m国的吗?”

        “嗯!”裴泽南坐到她身边啃苹果,“去之见,回来见见你。”

        平淡的话中,竟有些缠绵舍不得的意味,沈溪压下心头情绪,“几点飞机?”

        “九点。”

        沈溪抬眼看了眼墙上的挂钟,“都快七点了。”透过阳台望向无尽的黑夜,冬夜苦寒,冷风拍打玻璃,满目荒凉与孤寂。

        室内,空调开着,温暖如春,裴泽南伸手揽过她,垂眸。

        沈溪抬眼。

        另一只撩起她耳边碎发挂到耳后。

        四目相对,情欲在这个浓稠的夜骤然炸开。

        他吻上她。

        她迎上他的吻。

        他气息清爽干净,唇舌柔韧温热,满是侵略欲,交缠着她的,不断地、不断地、逼得她向后栽,齐齐倒在狭小的沙发上,热烈缠绵。

        窗外,万家灯火。

        屋内,两人世界。

        巴掌大的客厅实在太小了,裴泽南公主抱,头颈贴着她的脸颊,“我们去房间。”低沉而缠绵。

        “赶不上飞机。”

        裴泽南闷闷一笑,“不是客机。”

        沈溪还没反应过来什么意思,人已经被抱起,转眼间落到床上,陷入到柔软的床垫之上,还没等她回神,纤细脚踝被他一把捏过,唇附上去,牙齿轻轻地咬。

        每一次都这样,沈溪猜他一定极喜欢她的脚踝,她亦喜欢他这般亲她的脚踝,双肘抻在床上,整个人被亲的颤栗,头不知觉的仰起。

        裴泽南吻她的脚踝,目光幽沉而贪婪。沈溪忍不住眼睫微抬,去看他,垂落下几缕不经意的颓靡。

        她闭上眼,手臂向后抱住头顶的枕头,默契又熟恁,裴泽南的唇一路向上,在这灯火阑珊的冬夜里,暂别的年轻人,食髓又知味。

        沈溪送裴泽南进电梯。

        手挽手,没有‘路上小心,到了给我打个电话’之类的话,沈溪垂头默默的送行,鼻端莹绕着他身上那股淡淡缕缕又十分好闻的清冽气息,她有些沉迷。

        叮,电梯到了!两人出了电梯,沈溪要继续送,被他制止了,“外面冷,就到这里吧!”

        沈溪停住脚步,抬眼,打量他矜贵斯文的穿着,又顺着他喉结、下颌线、鼻梁、去望他的眼睛,这就是她包养的男人啊!

        裴泽南垂眸等她开口。

        “裴泽南。”

        “嗯”他应她。

        她似乎有话要对他说。

        她垫脚,他便配合地低头,很默契他手臂横在她的腰间,扶稳了她。

        她够到他的肩,贴过他的耳朵,很轻声的:“等你的早餐哟!”

        他目光悠悠对上她的。

        她穿着睡衣外面裹着长羽绒服,整个人小小一只,一张脸白中透着红润,平常淡漠的眉眼,此刻掩不住眸中忽明忽灭的狡黠。

        “嘴巴过来。”他看着她,突然说,嗓音很低。

        她一愣。呼吸都跟着停。

        他低头亲了一口,“走了。”接着淡淡一声,他就放开了她,背影渐行渐远。

        沈溪怔在原地,遥望他背影。

        大总栽去m国参加峰会,关颖就是集团和大总栽之间的纽带,每天都要加班,有时甚至到凌晨。

        这日,十点钟,她大松一口气,感慨自己终于早下班,一路电梯直达负一层,半中间,有人进来,平常,她都无视。

        大总栽特助嘛,都是别人来巴接她。

        没等她抬下巴,立即换了姿态,笑眯眯微鞠躬,“沈小姐——”

        “关特助——”沈溪回礼也鞠了一躬。

        “沈小姐太客气了。”关颖笑笑,“你也加班啊!”

        沈溪点点头,“嗯。”

        对方眼中闪过一丝莫名情绪,没有逃过关特助的眼,她面色不变,依旧微笑,“沈小姐怎么回去,要不要坐我的车?”

        大总栽临走没有按排接送,关颖这是客气。

        沈溪摇头,“谢谢,我坐地铁很方便。”

        关颖微笑点头,“沈小姐要是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尽管来找我。”

        “谢谢!”沈溪的语气依旧淡淡的。

        说话间,到了一层,沈溪出了电梯。

        关颖继续,她到负一层,出了电梯,按了车锁,人却没动,抿嘴想想,打了宁经理的电话,“最近很忙吗?”

        要是以前,宁经理接到关特助的电话肯定要高兴死了,可是现在,她头皮发麻,“还……还好吧!”

        关颖一听这口气就知道不对,瞬间就知道问题出在那里,冷哼一声,“那就好!”说完挂了电话。

        大总栽和沈小姐之间,关颖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大总裁好像除了让沈小姐坐过几次豪车,其余的什么也没给过,比如上次,她还以为裴总会把海蓝项链送给沈小姐呢,结果连订制的礼服都没送,让人送到宁湾别墅去了。

        物质上极吝啬,可是在态度与时间上,她从没有见过裴总有这般耐心,简直就像二十四孝好男友,态度温柔、按时回家,听郑总助说总裁还给沈小姐煮早餐。

        大总裁煮早餐是什么样子,她实在想象不出。

        就像现在,她不知道是不是放任方珊珊欺负沈小姐,她该不该出手呢?裴总没给任何暗示,她该怎么处理呢?

        工作中遇到难题,沈溪不怕,甚至觉得是历练,可是明知不能的事还让她来做,这种故意使绊子,真得很让人头疼难受。

        她很疲惫,拖着脚步一步一步下了地铁口。

        “多多——”猛然间,有人叫。

        沈溪脚步一顿,瞬间又若无其事的往下走。

        “多多……”

        男人哭腔响在深夜地铁里,悲悲戚戚。

        沈溪下了台阶,站上月台。

        “多多……”男人泪水涟涟的凑到沈溪身侧,“多多我是爸爸啊!”

        沈溪冷漠的回道:“对不起,你认错人了!”

        “不不不,你就是我的女儿多多……”他伸手就扯住了沈溪,“女儿啊,你让爸爸好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