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 - 假男友是大佬在线阅读 - 052 没人应

052 没人应

        三天后,宁经理到上级主管那里问沈溪有没有请假手续,“没人跟我打招呼。”

        毕竟是大总裁的女人,主管找到了总监,他细一想,关特助还真没跟他招呼什么,“我知道了!”

        主管提醒:“周总监,咱们集团无故旷工三天就可以辞退了。”

        周总监眉头动了一下,“嗯,等我通知。”

        “是,周总监。”

        关颖还真没想到沈溪三天不来也不请假,无故旷工三天就可以辞退的条例她肯定知道,这是明知故犯,一个星期,裴总天天与她视频会议,几乎半天就汇报一次工作,但他从没有提过沈小姐。

        她心中有数了:“按公司正常流程走。”

        “是,关特助。”

        十天之后,裴泽南从m国回来了,下了飞机刚好是晚下班时间,乘上宾利,他随口道,“××小区。”

        郑弘杰瞄了眼放在总裁台桌上的那个廉价手机,这个手机从裴总去m国到回来,没响过一次,这个沈小姐可真够傲的。

        “裴总,老太爷……”

        “我知道。”裴泽南打断了他的话,“一小时后回老宅。”

        “是,裴总。”

        半小时后,裴泽南拿钥匙开门,结果开不了,他皱眉。

        郑弘杰心道,不会吧,这个沈小姐,不打裴总电话就算了,还把门锁换了,什么意思?发脾气?她有什么资格?

        他去敲门,没人应。

        裴泽南眉头深锁,拿出那个手机,拔了电话,“对不起,你拔打的电话是空号……”他蓦然抬眸,面色森然。

        郑弘杰连忙接过手机再试一次,“对不起,你拔打的电话是空号……”

        “裴总?”连电话都拉黑了,姓沈的可了不得。

        郑弘杰刚想找人调查沈溪最近的事,门口来了两三个人,为首的中年女人笑道,“你们也是来看房的?”

        什么?郑弘杰不解,“你的意思是这套房子卖了?”

        中年女人道,“是啊,我是中介,这套房子主人紧急处理,价格不贵,二位要是想买,全款,我打折。”

        裴泽南一身寒气。

        发生什么事了吗?郑弘杰大惊,连忙打关颖电话。

        关颖正忙着,肩头缩着夹起电话,“郑总助你们什么时候下的飞机?”

        “什么‘什么时候’下的飞机,这些不要管,沈小姐呢?”

        “她……”关颖倏一下立起身,“无故旷工三天已经被财务部劝退了。”

        “什么?”郑弘杰捂脸,“你不知道沈小姐是谁吗?”

        “……”关颖很想反驳一句她当然知道啊,不就是裴总一时兴起逗趣的女人嘛。

        “你……”郑弘杰都不知道再说什么,放下电话,“裴总……”

        手机免提外放,裴泽南当然什么都听到了,眸中泛寒:“立即处理,一个都不要放过。”

        “总裁……”郑弘杰大惊,“她们手中case……”

        “要是没人能接,你也给我滚。”

        “是是……”郑弘杰吓得浑身是冷汗,连忙安排人手处理。

        裴氏财务部大换血引发了集团内部振荡。

        一个小时后,老爷子没等到大孙子,先见到了前来哭诉的二儿子,双手紧握拐杖柄,老眼紧眯:“这是做什么?”

        “爸……”裴老二一上来就卖惨,“集团的事我几乎都没参与,就是帮泽南看看账头,不让下面的人胡来,可他……可他刚才一通电话,连财务总监都换了呀。”

        “混账!”

        “爸,那周总监可是你亲自为泽南调教的人,他居然也给炒了,他也太狂妄了,爸,你可不能再不管了,要不然你大孙子要跟他爸——我大哥一样膨胀为所欲为了。”

        老爷子老眼皮子抬起,沉沉盯了眼二儿子,“老二——”

        “爸——”裴老二吓得浑身一抖,“我……我就是有点担心。”

        老爷子冷冷眯了一眼,“泽南马上就回来了,无须你担心。”

        “是是。”裴老二乖驯的很,“那爸我……”

        “你先出去,一会儿泽南就回来了,我问问他怎么回事?”

        “是是,爸,那我就先出去了。”

        财务部刚有点人气聚到裴恒明身边就被大侄子给搞糊了,他气得肝庝,老爷子没实际性处理大侄子的任性妄为,他极度不甘心。

        半小时后,裴家祖孙坐在书房面对面,“我听老谭说你为了那个女人动了公司的人?”

        他老眼紧眯,一动不动盯着大孙子,他到底是为了女人大动肝火,还是以女人为借口动人?

        裴泽南双手十指交叠放在身前腿面上,背后倚,淡淡的反问,“爷爷,怎么不问问你孙子的身体怎么样?”

        老爷子严肃的面孔蓦得一松,和霭的说道:“我已经问过史蒂蒙医生了,他说你最近不错,身体没什么异常反应。”

        “爷爷,下飞机没见到溪溪,我的身体瞬间酸疼了。”

        “你的意思是,你这辈子离不开姓沈的女人了?”老爷子眉头微蹙,“养个把女人在身边,没问题。”

        裴泽南垂眼,神情疏漠凉薄。

        “你想娶她?”老爷子神情瞬间严肃,“不可能,她没资格。”

        裴泽南抬眸,“爷爷,我现在不想谈婚事。”

        “那现在这个女人呢?”老头子面色愠怒,大孙子还是不肯原谅多年前的那场意外。

        裴泽南缓缓立起身,“她包养了我,爷爷!”说完,转身。

        老爷子愣了会才反应过来,“你跟姓沈的玩过家家?”

        裴泽南背影颀长,脚步未停,“嗯。”

        “泽南——”老爷子眉头揪起,“你快三十了,该成家了,你想联姻谁家,爷爷都听你的。”

        老爷子没等到裴泽南的回答,他的背影消失在门道。

        老爷子昂头闭眼,一脸憋闷,这大孙子怎么越来越难琢磨。

        小沈换电话前给徐姐打过电话,由于被人贩子推上包面车,她有了心里阴影,不仅换了手机号,还搬了家,她特能体谅,不要说小沈一个人,就算她一大家子都要害怕一段时间。

        “那小沈啊,我以后怎么联系你呢?”

        “等稳定了吧!”

        “好好。”徐姐张张嘴想提醒小沈一句,包养你的裴氏大总裁什么事不能解决,难道你不能找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