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 - 假男友是大佬在线阅读 - 059 你遇麻烦了

059 你遇麻烦了

        从高高台阶上往下看,白月光柔身扑到了裴泽南的怀里,沈溪瞬间捂嘴,奔着跑着,下了台阶,追过去,“泽南,你说八九点我们就回家的……”

        低调奢侈的世爵绝尘而去,只余一缕尾气飘散在空气中,泛着汽油味,令人难受。

        泽南和茵茵终于和好了,宋铭还没有来得及松口气,卫瑾俭的电话响了,他接了,“嗯,知道了!”

        “喂,谁的电话?”宋铭见他回得没头没尾。

        卫瑾俭伸手揽他背,“走!”

        “去那里?”宋铭问。

        两人背影消失在沈溪面前。

        她站在夜色中,调头看了眼富丽堂皇奢侈无比的私人会所,神情恢复淡然,贵公子与千金小姐才门当户对,

        他们的故事才有条件延续下去!

        而她,本就打算孑然孤单一辈子,谁出现又能怎样,又会怎样!世间孤独她早已习惯。

        漫步街头,与路灯下的影子相伴,迎面,繁华都市拥挤人群里,寒风吹,歌声绕绕:

        ……风吹起了从前/从前初识这世间/万般流连……我曾将青春翻涌成她,也曾指尖弹出盛夏/心之所动,且就随缘去吧……

        一路走走停停,看看热闹商铺,吃吃街边小食,晃到家时,竟快十一点了,可真够晚的,直到这时,沈溪才发现,她穿着礼服,外面就套了件羽绒服。

        她居然没觉得冷,还在大街上晃荡到深夜,太不可思议了,难道她没有了‘冷’的知觉?

        为了防止夜里感冒明天不能上班,她赶紧喝姜茶,又去洗热水澡,不泡出汗不罢休。

        第二天仍旧感冒了,头重脚轻,却不能不上班,还在试用期,不好随意请假,刚出了小区,段洛竟等在岔路口,她神情恹恹的瞄了他眼,继续上班。

        段洛神色不好,沈溪不理他,他情绪更不好了,过来就拦住她,“你感冒了?”他心细,发觉不劲,焦燥的脾气马上变成了关心。

        “嗯,有点。”

        “什么有点?”段洛伸手就去摸她额头,“这么烫,我带你去医院。”

        “死不了,不去。”

        段洛在道上混了多年,论混世颓废不比谁差,可沈溪自生自灭的态度还是触怒了他,“你以前这样,现在还这样,你自己都不在乎自己,还有谁在乎你生死?”拉她手的力道很大,拽她去车里。

        病了就病了,有什么大不了的,沈溪无所谓。

        生气中,段洛已经把沈溪认定为余多多了!过了一会,他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悄悄观察对方反应,她什么反应也没有,好像没听到他说什么。

        到底是没注意,还是默认?段洛不得其解,他强行把沈溪拉到了医院,温度挺高,挂了点滴。

        沈溪闭眼躺在长椅上,段洛挂号、付钱、找护士挂针,挂好后,又出去买早饭,忙前忙后,比贴心的男朋友还要贴心。

        “姑娘,刚才出去的小伙子正在追你?”一个四十几岁的妇人好奇的问。

        沈溪不擅与人打交道,懒得与陌生人解释,嘴角礼貌的向上弯了弯。

        妇人自来熟,“我就知道肯定是刚追,男人都这样,没追到手之前那是各种好,恨不得把心掏给你看,可等追到了,结婚,结婚十年、二十年,就像现在我这样,一个人看病一个人挂水,还不是靠自己。”说完,自嘲的笑笑。

        沈溪半躺在椅子上,静静的看着吊瓶里的水往下滴,妇人的话在她耳边回荡里一圈,世上大部分人不都像她这样活吗?

        恋爱、结婚、生孩子,十年、二十年……周而复止,有幸福也有争吵,她连这样的生活都是奢侈。

        大部分之外是小部分人,有小部分人活成了人中龙凤,还有一小部分人活的猪狗不如,比如她。

        盐水一滴一滴,通过细细的塑料管滴进身体里,透着凉意,衣服下,胳膊筋脉泛青,精气神全无,沈溪沉入睡眠中。

        不知睡了多久,醒来时,没看到段洛,边上小凳上放了外卖餐盒,塑料袋紧紧的箍着,还有热气透出来。

        仰头看吊滴,好像快好了,目光又去寻段洛,他在门口跟吴迎松说什么,两个神色难辨。

        门外,吴迎松紧张的就差虚脱,“老大,你说是不是上次救沈小姐留下来的后遗症?”

        “这些家伙要是这么有钱,还搞什么高利贷。”段洛摇头,“也许有人看上我那地段了。”

        “老大,我怎么听着好像针对你呀,那个大买家说了,他们给高价的条件是你离开s市。”

        什么人不想看到他?如果一般的混混直接打架解决,要是同行也没这么大资本为烦他买下酒吧,段洛想了想道,“找人去区里问问,是不是政府有改造项目动到酒吧一段了?”

        吴迎松觉得不像,不过老大这样说了,他也只好去打听,“行,我知道了!”说完,探头朝病房,“老大,沈小姐醒了。”

        段洛立马转身,“你先回去,让老二先扛住。”

        “好咧!”吴迎松颠颠的走了。

        段洛进来就问:“感觉好点吗?”

        “几点了?”沈溪不习惯他的关心,岔开话。

        “下午两点多了。”段洛说,“我去叫护士拔针头,拔完咱们吃饭。”

        沈溪点点头,“谢谢了。”

        段洛看她,“我可不是为了谢谢才帮你。”

        沈溪没有回避他的目光,淡然一笑,“让护士拔针头。”

        段洛站着不动,深深的看着她,总觉得她冷静的过分,过分到她好像就是多多。

        “再不拔,血要倒流了。”

        段洛被她的话惊醒,连忙去叫护士。

        回到小区门口时,已是傍晚快五点了,下了车,沈溪没有邀请段洛去家里坐坐,他总想靠近她了解她,忍不住开口,“吃个晚饭再进去?”

        沈溪摇摇头,“下午三点多才吃的午饭,吃不下,谢谢!”说完,转身进小区。

        “喂,沈溪,不请我进去坐坐?”

        沈溪顿了下。

        段洛趁热打铁,“有人要强买我的酒吧,让我滚出s市,以后怕是没机会见面了。”

        沈溪转身,“你遇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