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 - 假男友是大佬在线阅读 - 063别乱吃醋

063别乱吃醋

        大半夜颠簸,裴泽南身上的倦怠、冷漠,及隐伏在身体的戾气都消失了,整个人神清气爽,一胳膊侧抻,一手理她鬓边碎发,温软的唇时不时亲一下这里,又亲一下那里。

        “黏乎乎都不是汗渍,你不嫌脏么?”沈溪无力的挤出句。

        “不,姐姐很香。”

        男人狗起来,没女人活路,她想捶人,“我要洗澡。”头闷在枕头里。

        狗男人低声浅笑,殷勤的很,连忙抱她去浴室洗澡,却又是一场擦枪走火。

        惺松醒来,眼未睁,鼻端飘来食物的香气,沈溪细闻,是吐司的醇香,狗男人又给她煮早餐了,掀开被子快速下床到了餐厅。

        感觉身后有人,裴泽南转头,“醒啦!”

        四目相对。

        沈溪面露笑意:“什么这么香?”充满食物香气的小小空间里,孤寂的心被温暖填充。

        “用面包机烤了吐司。”裴泽南说完,侧身,两盘用吐司做的三明治已经好了,夹以焙根西红柿等食材,用沙拉覆盖,明明很简单,却异常精致,边上还有两杯冒热气的牛奶杯。

        目光从早餐移到狗男人身上,早起没有打理的头发蓬松显乱,睡衣没换,平常看着绅士斯文透着由内而外的矜贵之气,此刻,小小的厨房内,热气缭绕的人间烟火把他拉下神坛。

        有什么在心内肆意流淌,沈溪蓦得收回目光,“我帮忙拿牛奶。”她去端杯子。

        “不用,你去洗脸涮牙。”他说,“抓紧时间,要迟到了。”

        沈溪忡怔的盯着他。

        “感动了?”他低笑了声,嗓音低低沉沉的,像初醒时的慵懒,极为放松,抬眼看她,长睫细细密密,漆黑如鸦羽。

        怦一下,心漏跳了一拍,沈溪敛下眼睫,转身去卫生间,嘴角不自觉勾起一丝甜蜜的弧度。

        他盯着她背影唇角弯弯,迅速转身,把早餐拿到餐桌上,快速到了卫生间。

        四十坪的房子,到那里都狭小。

        裴泽南贴在沈溪背后拿挤牙膏接水刷牙,很平常的举动,沈溪一边刷牙,一边目光跟着他手动,心底却起微澜。

        梳妆镜内,二人一前一后,俊男俏女,一起刷牙,左左右右,动作竟跟训练过似的齐整,温馨而又浪漫。

        林清玄在《人间有味是清欢》里说:浪漫,就是浪费时间慢慢吃饭,浪费时间慢慢喝茶,浪费时间慢慢走,浪费时间慢慢变老。

        宅女沈溪看着镜子中的两人,不知为何,竟想起这样一段话,‘浪费时间慢慢变老?’与他?

        小女人盯着他目光迷离,迷乎可爱,裴泽南伸头就吻上了她。

        “唔……”还没刷完牙呢,沈溪想推开他,可惜一手牙刷一手牙杯,没得闲,头往边上逃。

        裴泽南跟着她往边上吻,没有一个吻,像现在这样,他控制着力度,小心翼翼,温柔缱绻又带着柔情。

        他的舌耐心地扫过她的唇齿之间,与她的舌交缠,辗转反复,沈溪被他吻得意乱情迷,只觉得浑浑噩噩,昏昏沉沉。

        两人手中的牙刷牙杯不知什么落到了簌水台上。

        沈溪不知时候什么被裴泽南抱坐在簌水台,面对他,她水眸迷离,脸色泛红,春意盎然,被吻得呼吸都碎掉了一般,连心跳节奏都乱了。

        裴泽南沿着她耳后的肌肤一直往下吻,他的肤色本就冷白,唇色亦绯浅,接完吻后染上几分性感的春色,让他本就清隽俊秀的五官更显得眉目如画,好看的沈溪差点忘了还有上班这回事。

        直到感觉肌肤上突然触碰到空气的凉意,她才清醒“不行,要迟到了!”睡衣不知什么时候被他拉下来了,她被他亲的声音发软。

        该死的上班,裴泽南额头抵在沈溪额头,缓着气,“姐姐你辞职吧!”

        这话惊得沈溪捶他,“没工作,我拿什么养你?”

        “理财啊,又赚钱又能陪我,多好。”裴泽南搂住小女人,声音低低的,轻柔且缠绵。

        “不行。”理财这东西有赚就会有赔,还是有个班上着安心,沈溪拒绝了,“赶紧吃餐,我要赶地铁。”

        “我送姐姐。”

        “不用。”

        裴泽南看了她眼,没跟她辨。

        沈溪到底没争过狗男人,被他送到了工作的地方,下车推车门的一瞬间,她停住了。

        一路上火急火燎的催开快点,怎么又不急下车了?裴泽南疑惑的看向她,改变主意了?唇角弯弯。

        “段洛的事,你还没有回我呢?”差点忘了,沈溪连忙坐回车子,侧头等他答案。

        狗男人乌发朗眉,眼睛深邃显得薄凉。

        沈溪被他看得心虚,轻声道:“上次,我被人贩子抓走,他救了我。”

        “就是你三天没上班的那会?”

        “嗯。”沈溪头埋在他怀里。

        “为何不打我电话,为何不找我?”裴泽南压着情绪问。

        找他?她才是他的金主,正确的打开方式不是应当他有难了,她如天神一样降临到他身边吗?要是他帮了她,那她还是什么金主?

        见她不说话,裴泽南脸色沉下去“你还是想包养细竹腿。”

        “你说什么呢?”狗男人想什么呢,怎么把她想成包养专业户了,她那有钱左包一个右包一个,真是疯了。

        裴泽南低头工作。

        “裴泽南——”沈溪压声耐心叫他。

        裴泽南面上漠然,眼眸里清清冷冷,半点情绪都无。

        “我跟他没什么,你别乱吃醋。”

        他吃醋?裴泽南抬眸,眼里闪过讶异。

        这话说的,沈溪意识到自己用词不当,“不是……我的意思是说……”她都不知道怎么解释,悲伤的垂眸低语:“反正你别挤兑他,要不是他,你这次回来都看不到我了。”

        “溪溪……”裴泽南把她紧紧的搂到怀里,嘴唇在她头顶磨娑,听到可能见不到她,他的心突然之间变得很空很空。

        驶驶室内,郑弘杰被他家大总裁与郑小姐之间的互动感动的内心酸涩。

        两天后,晚上下班,段洛等到了沈溪,笑容灿烂。

        她明白,肯定是裴泽南放过他了。

        “怎么样?”她问。

        “一场误会。”段洛开心的说,“请你吃晚饭,庆祝一下。”

        沈溪不知道裴泽南什么时候过来,想了想说,“那你等我一下,我去楼上换衣服。”

        “好。”段洛以为她会拒绝,没想到同意了,高兴的连连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