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 - 假男友是大佬在线阅读 - 067 他怎么会

067 他怎么会

        卫瑾俭目光不动声色扫过二人,希望裴泽南与方茵茵成为一对的人当中,可能宋铭比裴家人更热切,果然是从小玩到大的朋友。

        更衣室内大概也听到外面声音了,香艳的声音马上停止了,不一会儿,公子哥陈少东嘻嘻哈哈出来了,“咦,大家都来啦。”

        “是不是嫌我们碍到你了?”

        “看邱少说的,那能呢?”陈少东在这一群公子哥当中,家世属于吊车尾,钱是真有钱,充其量是富二代,还没能从富到贵,所以说话时陪着小心的态度是必不可少的。

        方珊珊在众人没在意时,拉着她的好友司玉琪朝裴泽南的专用更衣去。

        “不太好吧。”司玉琪的心思不在裴泽南身上,她喜欢卫瑾俭,可是家族却让她联姻邱家,她正郁闷呢。

        “没有啊,泽南哥对我很好的,我现在在裴氏上班,可都是泽南哥罩着我的。”方珊珊自我感觉特别好,一脸得意。

        司玉琪扫她眼,想到她跟宋铭关系不错,而宋铭又是卫瑾俭的铁哥们,马上换上一副附合的嘴脸:“那倒是。”

        马上打探:“等下,裴少与宋、卫二人一起赛车吗?”

        “那肯定的啦。”方珊珊想也不想,说话间,已经到了裴泽南专用更衣室。

        听到脚步声,沈溪挣扎,“别别……有人来了!”她双手被他缚在墙壁,他的头正埋在她的心口间,左右添允。

        听到她的话,闷声:“没人敢进来。”

        “我……我饿了。”沈溪两腿发软,身子直往下滑。

        裴泽南松了她手,一把托起她,把她放到休息桌上,伸手就拉掉了她的小内内……

        “裴泽南……”她一点力气都没有,喊出的声音,跟猫叫似的。

        他抬眼看向坐在桌边的小女人,双眼深邃,与她对视,热烈缠绵,领口早已了松了,松松垮垮挂在颈上,露出平直锁骨和线条清俊有力的肩膀。

        “泽南……”对于他的美色,沈溪好像全无抵抗力。

        “溪溪……”抬起身子,啄了她一口,缓缓蹲下。

        脑中有什么闪过,感觉到他要干什么,沈溪一把拉住他,“不要!”她慢慢摇头。

        裴泽南宣染情欲的双眼晶亮,“溪溪——”双眼盯着她,头埋缓缓到她腿间,唇吻了上去。

        不……不……沈溪全身颤栗,他可是裴泽南啊,她颤抖的双手抱住他头,他怎么会……不……不……他……他……

        沈溪简单如白纸,可是……余多多并不是啊,她的经历早已告诉他,该埋头的人是她啊!

        但他没有。

        惹她心悸。

        颤栗的头后仰,脸红成一片,闪着动人的光泽。

        他仰头,用那般幽沉又贪婪的视线去瞧上方连连仰头喟叹的她。

        从他的眼底,明晃晃地看到了丝毫不加掩饰的烛火跃动,她濡湿的眼睫微垂,去看他,食髓又知味。

        门外,方珊珊伸手要敲门,两个保镖上前,双手后背,双脚与肩平宽,一脸严肃,“总裁正在更衣,请不要打扰。”

        司玉琪眼睁睁看她吃了个软钉子,整张脸透着玩味的笑意,虽说方家一直紧抱裴氏大腿,可是传闻说方家并未在裴氏得到什么实质性的好处。

        有人说是因为解除婚约的方家二小姐,也有人说,在利益面前,什么婚约什么方二小姐什么都不是。

        方珊珊碰壁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但她从不吸取教训,不能敲门,索性喊出声,“泽南哥……泽南哥,我二姐被我拉过来了!”

        更衣室内,沈溪已经被裴泽南抱坐在他的胯间,她抱着他的脖颈,任由他颠颇,一波又波,冲上了云宵。

        真的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她搂着他的脖子,坐在他怀里,头枕在他肩间,“半天时间没了。”喃喃念道。

        “那又怎样?”裴泽南唇吻她的发顶,手慢慢悠悠抚她后背,回得慵懒,放慢人生节奏,与她缠绵,真得很惬意。

        “泽南……”

        突然,小女人仰起湿潞潞的小脸。

        “嗯?”尾音上扬微哑,如弓弦擦过大提琴,低醇性感。

        “该是我……”她的意思,他能懂吗?

        裴泽南伸指按住她的唇,他的唇靠到她耳边,“溪溪,我舍不得。”

        沈溪转头,怔怔的看向他。

        他的瞳仁里全是她。

        又是溪溪!

        沈溪手指攀上他精致俊逸的脸,上苍何其不公,给了他不含脂粉气的漂亮,还给了他侵略感爆棚的气场,她转头,拿了桌子上的金丝眼镜,戴到他鼻梁上。

        仔细端详他。

        他放松,任由她打量。

        架着金丝线边眼镜,十足禁欲系打扮,可那邪气横生的微笑,让他瞧上去活脱脱一个斯文败类。

        还是最欲的那种败类。

        裴泽南微微挑眉,无声的用眼神询问。

        他剑眉星目实在好看,沈溪承认能和这样的男人春风一度,怎么也不算亏,可是到底什么样的女人才能拥有如天之骄子一般的他呢?

        室内的人根本不理她,方珊珊的脸发青发白,想调头,又放不下面子,转头,看向走廊另一端,那些公子哥怎么都不来。

        不来?谁向你没眼头见识。

        裴泽南带女人进更衣室,谁没瞧到。

        方家三小姐与方家二小姐是不是一个娘生的,怎么智力差别这么大呢?

        方茵茵一脸轻淡的站在宋铭与卫瑾俭边上,轻声细语与他们聊天,“铭,你们真要去赛车?”

        宋铭朝远处的更衣室飘了眼,“这辰光了还赛什么,只能等下次了。”一脸幽怨。

        “哦。”方茵茵今天带的包是prada最新限量版手抓包,双手交叠拿着包,被包遮挡的地方,手背青筋毕露。

        司锦堂站的地方刚好看到,他不动声色的看向远处,那个一直未开的更衣室。初恋未婚妻果然不如野女人来得带劲,笑意丛生邪魅。

        方珊珊的尴尬终于被打破,郑总助带着新来的特助到了更衣室前,“方小姐——”

        她刚想接口说话,对方却已经走到门前,伸手敲门,“裴总,沈小姐的衣服拿过来了。”

        方珊珊这才注意到新助理身后跟着两个顶级品牌店导购,大包小包提了很多,她咬牙让到一边。

        门开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