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 - 假男友是大佬在线阅读 - 073 男朋友

073 男朋友

        整个培训机构晚下班的同事基本上都知道了,他们充满好奇心的围观上来。

        他们的同事沈溪长相年轻,实际上年龄可不小了,听说马上快三十了,不过她厉害了,剩女了还捞了个大佬,大佬不仅经常用豪车送她上班,最近身上更全都是名牌,真是羡慕嫉妒恨啊!

        流动警车的警报声呜笛而来,李梅美拉着男人一赤溜钻出了人群。

        “……”沈溪很想冲上去把他们拽住,让他们蹲班房,可是理智让她生生顿住了脚步,警察也拿赖皮狗没办法,最多关个两三天,他们出来照样干些够不着犯罪的营生。

        抬头,捋了把头发,日子该怎么过下去。

        “喂,是谁报的警,惹事的人呢?”

        沈溪上前一步,“前一分钟从这里挤溜了。”

        “他们为何找你麻烦?”

        沈溪摇摇头,“我也不知道。”

        “不知道?”警察说,“那可不好办?”他想了想说,“这样吧,你跟我们到察局录个口供。”

        沈溪配合的点点头,“我能给男朋友打个电话吗?”

        “可以。”警察同意了。

        裴泽南的会议还有十分钟,摆在桌上从没有响过的手机无声震动,他眸光一动,抬头,“今天的会议就到这里?”

        最后做总结陈词的cco(首席文化(知识)官,企业中的主要职能就是统筹全局制定企业文化建设的规划,帮助员工树立起企业的核心价值观念。)才说两句,就被叫停,他吓得浑身冷汗,难道裴总不满意他的工作。

        所有人惊诧的看向大总裁。

        他淡定的拿起手机,出了会议室,划开接听,“溪——”

        “裴泽南,我又要到警局做口供。”

        裴泽南皱眉,“郑弘杰没处理完?”

        “另外的人。”

        “怎么回事?”温柔的声音含着担心。

        沈溪抿唇,“等会直接到警局接我。”

        “好。”

        小女人不愿多说,他扬了一下手,郑总助马上过来,“裴总,什么事?”

        “去查一下,今天又是什么人去骚乱沈溪。”

        郑弘杰想了想说:“裴总,这两天我彻查了高利贷为何要找沈小姐,并不是她有贷款而是她被人讹上了,有一对专门以找像他们女儿的女人讹,最近他们讹上沈小姐了。”

        “为何不处理干净?”裴泽南眸光严厉,语气极度不耐烦。

        “裴总,上次沈小姐被绑架,也是这对恶心的夫妇干的,他们佯称是沈小姐的父母,然后把她推上面包车。”

        还真是下三烂的手段,裴泽南道:“抓住这件事,把他们关进去。”

        “是,裴总。”

        在警局录完口供,沈溪垂头无精打彩的坐在大厅座椅上,没一会儿,有人摸她头,她知道是谁,双手搂住他腰,头埋在他腰间,“泽南,我好累!”

        “我知道!”他唇吻她发顶,“我让郑弘杰把他们送进去,这样就没人来骚扰你了。”

        她双臂紧紧的抱着他。

        她终于知道依赖他了。他拥起她,“回去好好休息一下,就什么事也没有了。”

        沈溪脆弱的点点头,紧紧的搂着他的腰一起出了警局。

        被这么一闹,沈溪辞去了培训处的工作,她没有急着找工作,窝在裴泽南的宁湾别墅里,他上班,她就窝在家里上app赚钱。

        其实收益还不错,只是她观念里,想有一份细水长流的工作,可惜……

        裴泽南知道沈溪不工作高兴极了,“周末去米兰,咱们在那里多玩两天。”

        “以你工作为重。”沈溪提醒。

        他笑着刮她鼻子,“就不能让我休息休息?”

        沈溪拍他手,“你要是现在不工作,下辈子下下辈子都够吃了。”

        裴泽南失笑,“姐姐,你想得简单了。”

        “有什么复杂吗?人人都知道裴氏市值多少。”

        裴泽南微笑:“听说过公司、集团倒闭破产吗?”

        “听说过,怎么啦?”

        “集团、公司要是经营不善,倒闭破产眨眼之间,不仅不会有钱过下辈子,还会负值n个亿。”

        这么恐怖?沈溪虚笑:“怪不得你这么努力工作。”

        小女人被他吓住的样子还挺可爱,搂她入怀,“是不是被吓住了,嗯?”唇落在耳畔,低低的嗯字尾调沙沙的就像小勾子似的,搅得她面红心赤。

        他望她。

        她仰头迎望。

        四目相对。

        他的吻如轻柔的小雨点一般落在她的耳边、唇边,灼热的鼻息,柔软的触感,她抬眸望向他,狭长的桃花眼,薄薄的眼皮,有一种凉薄的味道,却分外的勾人魂。

        每一次,她都沉迷不知沉醉。

        “闭眼!”

        小女人今天接吻不专心,裴泽南忍不住提醒。

        倏一下,她下意识闭上了眼,意识什么不对劲,她又睁开眼。

        “乖。”他低声哄她。

        “我想睁眼。”他的声音温,有一种很宠溺的感觉,让人不知觉放下心防。

        小女人眼里闪过调皮。

        裴泽南被她逗笑了,伸手挠她痒痒,“故意的是不是?”

        “咯咯……哈哈……”她被他逗得笑容止不住。

        两人闹着笑着,不知不觉滚到了床上。

        虽然他们同居已久,可是身和心没像这一刻交融,这一刻,他们纠缠的不仅仅是身体的渴望,还有心情的契合。

        据说这世上,有三样东西是无法隐瞒的,咳嗽、贫穷和爱,一个人深爱,他的情意是无法隐藏的,即便不说出来,也会从眼睛里跑出来,只要你一靠近,就会产生奇妙的反应。

        真正的爱,是有生理反应的。

        夜色将至,晚风吹动窗帘,情欲在这个浓稠的夜骤然炸开。

        她迎着他的吻,一边帮他解衣裳纽扣,一边被他急促的吻着、啃食着,被倏然而入的晚风拂过,男和女向夜色更深处栽去。

        今夜的他,娇纵她。

        手捏着她细细的脚踝,吻从上而下,一路到了脚踝。

        轻轻的吻,连绵不绝。

        他好像真的很喜欢她的三寸骨感纤细,每次都要吻。

        她忍不住缩脚逗他。

        他手上带力,“乖。”

        “你就这么喜欢?”

        裴泽南的吻顿住,大拇指轻轻的抚上脚踝,“要是有颗痣就更完美了。”

        痣?情欲绽开的眸子嚯的紧了一下。

        他望向她,“没有痣,只有淡淡的疤痕,怎么弄伤的?”

        沈溪眼微闪,“小时候淘气,烫伤的。”

        “那还真是淘气。”说完,唇吻上她的疤痕。

        她闭上眼,手臂向后抱住头顶的枕头,心内如波滔滚伏。

        事后,他从后面抱着她温存安抚,嘴唇触碰她的耳廓,又恰似挑火,她以为他又要来一次,嗓音低沉,“今晚不专心,想什么呢?”

        她侧脸望向他。

        床头小夜灯朦胧灯光里,他半边脸落在灯光之中,恍若神祇。

        沈溪看得入迷,朝他怀里钻了钻,脸贴靠着他的前襟,听见他的心跳声,扑通,扑通,坚实而有力,给予她安全感。

        安全感?

        沈溪敛下眼睫,强压下心头的万千思绪,盯向天花板,想着想着,不知不觉睡着了。

        第二日一早,沈溪还在睡梦中就被裴泽南挠醒了,“姐姐,等会上飞机再睡。”

        “这么早?”

        他低低一笑,“起床气还挺足啊。”

        还不是有人惯的,以前一个人时,谁叫谁喊啊,上班或是出去,一次也没迟到过,现在仗着有人宠,沈溪娇气依赖心不知不觉被他纵了出来。

        谁不想有人依赖?

        有钱人最高级的爱是花时间陪你,穷人最高级的爱是舍得让你花钱。年轻人最高级的爱是不舍得碰你,中年人最高级的爱是每晚都要用你。

        文艺青年最高级的爱是回归平淡普通的生活,普通人最高级的爱是平淡里突如其来的浪漫。爱情没什么标准,为你去做那些看似做不到的事情,才弥足珍贵。

        当沈溪坐上飞往米兰的飞机时,望向窗外,脑海中不知为何跳出一段,她曾看过的‘心灵鸡汤’。

        裴泽南陪她的时间已经超过半年了。

        半年了,她跟他熟悉的就像在一起十年了。

        伸手够到他的手。

        裴泽南正在笔记本上办公,打字的手被覆盖,抬眼望过去,小女人一手拄住下巴,正在聚精会神的看向万里云层。

        他莞尔一笑,另一只覆盖她的小手,他低头亲一口,拿回覆盖的手,继续办公。

        方茵茵啪一下放下咖啡杯,“你说的有用呢?”不仅没用,沈溪还真不干了,跟裴泽南潇洒游玩世界去了。

        司锦堂勾嘴角,“茵茵,以前你不管遇到什么事,都淡然处之,像一支雅淡的秋菊,怎么现在遇到一点事就来脾气了呢?”

        紧眯眼,后倚靠到椅背,“司锦堂你做的烂就是烂,还想把责任推到我头上?”

        这女人……这话说的……司锦堂亦靠到椅背,一只胳膊搭在椅背上,一边抚咖啡杯壁,“杀人不见血没玩过吗?”

        方茵茵阴沉扯嘴角,“这么高明?”

        “众口铄金,积毁销骨没听过?”

        “你想用流言?”

        司锦堂一副军师入老定的样子,“裴家的富贵,特别对于一个继承人来说,说举轻若重也不为过,如果这个女人有个不堪的身世,她是不是会被裴老爷子干掉?”

        方茵茵盯着他很久。

        每一季,世界大牌时装周的新闻,都会席卷国内大大小小时尚、娱乐版头条,大牌明星名人上头条理所当然,十八线拿出浑身解数冲一波热搜更是娱论话题,而真正走在顶流圈子的内行人,他们关注的是名媛及新晋豪贵。

        这一直是他们处事的风向标。

        春季米兰时尚周跳出两匹黑马,一个是中国裴氏乐嘉总裁身边清灵都秀的小女人,一个是马来西亚巨富养女alice。

        娱乐界快速的扒着沈溪和alice的生平过往。

        alice的生平很快上了时装周娱乐版头条:中文名马瑞琦,十五岁被马来西亚巨富马曾强收养,后就读了马来西亚贵族精英学校,十九岁考入m国著名高等学府,是个双高白富美,今天第一次亮相于人前。

        据说,马曾富带养女来捉婿的。

        中国经济发展越来越超强,多国商人把目光投向了中国企业家,裴泽南也在他们猎列视线之内。

        三十岁的钻石王老五,多于诱人!

        “查到那个女人的背景了吗?”马曾强操着熟练的中文问。

        手下人马上回道:“查到了,是中国平民之女,她的生平底细被裴氏总裁压下了,但是中国的小娱刊很多,被裴氏压下之前,她的生平还是曝光了。”

        “这么说他对这个女人还有几分心思。”

        “董事长,我们的橡塑和食品并不是裴氏的重点投资项目,我们……”

        “你懂什么,正因为裴氏没有,我才更有机会打入中国市场。”

        “是是,小的浅薄了。”

        【沈溪,你跟裴总去米兰了呀!】

        【老天啊,听公司的人说,裴总从没有带过任何女人参加公开活动,你是唯一的一个】

        【沈溪……那个你是不是可能成为我们的老板娘啊!捂脸.jpg】

        ……

        看着小姚给她发的信息图片,沈溪的头还真不是一般的头,怎么会这样?真是不该答应来,她懊恼极了。

        再次看向小姚发过来的照片,t台贵宾席,她坐在裴泽南的身边,当时两人不知说了什么悄悄话,他头侧身靠近她,微笑的眼直向望向她。

        亲密又撩人!

        “咚咚……”敲门声惊醒了沈溪,“请进——”

        裴泽南的生活助理吴萌面带得体的职业微笑进来,“沈小姐,晚宴的礼服与化装师到了,您看您……”

        小心翼翼的礼貌,沈溪暗暗吁口气,“好,让他们进来吧。”

        “是,沈小姐。”吴助理侧身,一队人马进了房间,井然有序的帮她试衣化装。

        她却一点心思都没有,捧着手机,想了想,发了条信息给裴泽南,“我们什么时候回国?”

        信息没回,大概在忙吧!

        沈溪放下手机。

        不一会儿,郑助特到了,他站在沈溪边上,声音轻轻,“裴总正在走廊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