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 - 假男友是大佬在线阅读 - 076 她怎么样

076 她怎么样

        河水潺潺悠悠缓缓流过。岸边房舍,鳞次栉比,古香古色。

        岁月在这里匆匆走过,带走了繁华与喧嚣,留下了静谧与诗意。伴着清晨湿润的气息,沈溪漫步在江南小巷,细雨连绵,时光缱绻。

        她一手撑伞,一手拎着刚买的热气腾腾的馄饨,闲适淡然。

        偶遇熟人,微微一笑。

        古镇老人纯朴,吴侬细语,温柔浅笑,那么让人舒服惬意。

        几百米路,悠悠哉哉大半个小时过去了,收起雨伞,居然觉得有些累,沈溪心想,不会吧,一个多月不上班,居然变得这么娇气了?

        摇头失笑,她转身进了院子,沿着走廊爬楼梯,她租了此户的阁楼,原本打算买个小院子的,她高估了自己的资产。

        不,是她低估了古镇小院的价值,都以千万作单位,她想,也许只有裴泽南这样的人才能买得起。

        ……

        怎么又想起他了,沈溪连忙摒弃头脑里不该出现的人。

        房东老太太从客堂里探出头,望向外面楼梯,“小沈回来呀。”

        “是的,赵奶奶,你早饭吃过了吗,我这里有馄饨,要不要分你点?”

        “哎哟哟,小沈呀,你怎么不早说,我屋里巷有的呀,都是我亲手包的,野菜、五花相间肉,不要太好吃哟。”老太太乐呵呵的咧开嘴,满脸慈祥。

        “谢谢赵奶奶,我整日窝在屋里,想出去逛逛。”

        “喔,那倒是瞒好。”

        小雨天,老太太端了小竹蔑,坐在门口纳针缝线,过了好一会儿,她五十多岁的儿媳妇买菜送过来,“妈,雨天,光线暗,就不要做针线活了。”

        老太太透过老花镜看了眼媳妇,客气嘛瞒客气,做人嘛挺会做,行吧,就这样吧,“侬拎这么多干嘛?”

        “放冰箱里,可以吃个三两天,不会坏。”

        “哦。”老太太低头缝衣服。

        “妈……”

        老太太抬头,“放冰箱就行。”难道要她亲自放到冰箱。

        儿媳妇犹豫问道:“阁楼上的女孩今年多大了,是学美术的吗?”看到她临河写生,在他们这样的水乡,搞美术来写生的人大把的。

        老太太刚想纳针,又抬头,“你打听这些做什么?”

        “桂珍说想给侄子做媒。”

        老太太立刻炸了,“就桂珍那游手好闲的侄子?”

        “妈……”媳妇不满,“人家桂珍弟弟k山开公司,弟媳妇开民俗,两家头不要太有钱哟。”

        “哎哟哟,可别祸害人家小姑娘。”

        “妈……也不是祸害,咱就说一声,成不成那是年轻人的事,你说是不是?”

        老太太明白了,儿媳妇巴接人家,想讨人情呢,哼一声,“要问,你问,我问不出口。”

        老太太大概晾她说不出口,没想到儿媳妇放下菜就去楼上问了。

        小馄饨只吃了一半,就有人敲门,沈溪顿了一下朝门外喊,“谁?”

        “小姑娘,是我,房东家儿媳妇。”

        房东儿媳妇找她干嘛,沈溪带着疑惑开了门,“婶——”

        女人笑眯眯的打量着她,“小姑娘,你住到这里一个多月了吧?”长得挺纯的,模样周正,身材细佻,还真是小美人。

        沈溪几不可见的点了下头,想干嘛?赶她走?

        “侬还想住下吧?”

        她皱眉:“我交了一年房租,阿姨。”

        五十多岁女人咧开嘴笑道,“我看你除了画画早晚逛逛小镇子,别的……也没什么……”

        “有问题吗?”沈溪心道,准时交房租,其它不碍你事吧。

        “是这样的,镇上超市你知道吧。”

        “嗯。”

        “里面要招营业员,时间嘛一班是早上七点到下午三点,一班是下午三点到晚上九点,你要不要去?”

        超市营业员?时间好像还不错。

        女人笑眯眯的等她答案。

        沈溪想了想说:“我可能做不长久。”

        哎哟只要做就行,“你刚才说交了一年的房租,是不是能做到一年?”

        沈溪想了想回道:“差不多吧。”

        “那就没事,可以,我去帮你说。”女人风风火火的下楼了。

        小镇上的人都这么热情?沈溪继续回去吃早饭,阴雨天,馄饨本就在外面买的,回家刚好,现在这会儿早凉了。

        沈溪没当回事,没舍得扔继续吃,凉凉的下肚,胃立即难受。

        老太太听到楼上动静,蹒跚爬上楼,“小沈……小沈……”不要她媳妇作孽吓到人家小姑娘。

        “赵奶奶——”沈溪站在走廊水池边漱口。

        “你……”老太太透过老花镜看向她。

        “刚才吃了点冷馄饨,胃不舒服。”

        老太太压下满心疑虑,“刚才我媳妇没说什么吧?”

        “谢谢阿姨,就说我同意了。”超市人来人往,打发时间嘛。

        竟同意了,哎哟,老太太表情失控。

        “怎么啦赵奶奶,难道阿姨介绍的超市不好?”

        超市……?老太太顿了下,脸色纷呈,这死儿媳妇,仍旧一肚子小算计,那超市可不就是孙家的。

        老太太都不知道怎么开口了。

        夜晚,灯光照亮了城市天空,道路上,车如流水奔腾而过;路口,红绿灯,永不熄灭地交替闪现。

        坐在车里穿过入夜的城市,夜色越发璀璨,倚窗,凝望。

        喧闹越显孤寂。

        道路两旁的灯光好像也受到了感染,发着淡淡光芒。

        裴泽南瞳孔收缩,努力的看着微弱的泛着淡黄色的灯光,感受着此刻的萧条,如同一个人的世界。

        手机震动。

        郑特助透过后视镜看向总裁,他在发愣,根本没注意到。

        手机继续震动。

        “裴总——”他适时提醒。

        裴泽南从沉默中醒过神,没有接手机,低哑而问,“她怎么样?”

        郑特助望了眼后镜,回:“沈小姐去了水乡t里,在那里租了间小阁楼,现在还找了份超市营业员的工作,好像过得不错。”

        可他过得一点不好。

        裴泽南眸光幽深。

        男人果然都是一个德性,郑特助还以为他家大总裁不一样是个痴情的呢,没想到一样,吃着锅里想着碗里,一样想齐人之福。

        不过,像裴总这样的大佬,不要说左拥右抱,他想十个八个,那也不是问题,只要他想,那个女人不飞蛾扑火。

        除了沈小姐。

        开始时,郑弘杰想过她玩欲擒故纵的把戏,可是跟她接触了一段时间,发现她对男男女女、情情爱爱并不热心,有嘛,就谈着,没有也能独自过下去。

        果然跟她的长相一样清淡。

        可她越是这样,怕是总裁越放不下。

        人啊,尤其是男人,总喜欢征服得不到的东西,说句粗白的话,那就是爱犯贱。

        呃……这样腹诽大总裁,郑弘杰悄悄看了眼后视镜,他正在回信息,大概是马小姐,他说:“裴总,余小姐的父母已经放出来了。”

        裴泽南坐在后座,低首看手机,好像没有听到助理的话。

        不管他听没听到,郑弘杰是绝对不敢再说第二遍的,此刻,他心情很不好,他才不撞枪口。

        【泽南,到了吗?】

        他捏着手机,半天才回了个字【嗯】

        到了?马瑞琦听门外声音,寂静无比,到个鬼,她懒洋洋的喝了口杯中香槟,从沙发上站起身,看向灯火辉煌的s市。

        魔都啊,记得小时候听过远方亲戚形容过,那是天堂般的存在,没想到,十二年后,她会站在s市最中心俯看美丽的城市夜景。

        普通人终其一生能提高一两个社会以阶层,已是极限。

        能突破天花板的,要么天资卓绝成万中无一,要么机缘巧合时势造英雄。

        马瑞琦站在落地窗前,俯瞰整个国贸cbd。

        这里高级写字楼和星级酒店林立,各行各业的精英络绎不绝,行人如蝼蚁,车辆如游鱼。

        高高在上的往这儿一站,任谁都会有一种掌控全局的自信。

        只不过,不是谁都能站在这个位置上的。

        而她做到了!

        如果不是十二年前那件事,她不可能得到这样的机会,上苍待她还真不薄,生生让生离死别的坏事绝地逢生变成了人生机遇。

        不自觉的伸手摸脸颊,长得像?

        世界上难道真有这么多人长得像么?她很想去查查,却没敢动手,她的养父可不像看起来那么好,要是让他知道自己回中国寻根追源,他不会对自己手软。

        想到养父的目的,马瑞琦连忙转身回到桌边,看手机,消息仍旧等到十分钟前,目光扫向静悄悄的门口,勾唇一笑。

        到底对我有兴趣,还是对我脚踝上的红痣感兴趣?

        脚翘到沙发扶手上,弯腰伸手去摸脚踝上的红痣,他竟然有这癖好?她讥笑,不过也好,这癖好总好过那些不堪入目的癖好好。

        拿起手机继续发短信【亲,到了吗?】

        亲……

        裴泽南扫了眼,目光继续看向窗外,声音缓缓,“让人去接她。”

        眼看都要到了,居然改了主意,郑弘杰除了执行命令外,啥也不敢干,快速拔了电话安排,一分钟后,车子调头,绝尘而去。

        繁华热闹的私人会所里,宋铭总感觉现在的聚会没以前的味道了,一点意思也没有。

        卫瑾俭扶眼镜,温润如玉:“那是因为你长大了,对这些事腻了。”

        “这样吗?”宋铭撇撇嘴,无聊极了,目光随意扫向周围,停在了某处——方茵茵今天也来了?眉微蹙,瘦了好多。

        抿了下嘴,又抬眼找人,没看到司锦堂。

        想了下,起身过去。

        卫瑾俭看了眼,没动。

        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要来,方茵茵神情落寞,一个人端着杯子喝闷酒。

        “茵茵……”

        她抬眼,眸光盈盈,“铭……”仰头,忍住要落下的泪水。

        宋铭看得心酸,坐到她边上,“最近怎么样?”

        最近怎么样?没眼看么,还真不会安慰人,把天聊死了。

        意识到自己问得不恰当,宋铭尴尬的摸摸鼻子。

        “连你也要看我笑话么?”她猛灌一大口酒。

        “茵茵,少喝点,伤身。”

        “伤身,现在还有谁会在乎我!”

        宋铭下意识看向入口,裴哥还没有到,唉,这事整的,“我估计,跟前一个女人一样,这个也是替身,泽南哥很快就会厌倦,然后他就会认清自己对你的心,就会……”

        “呵呵……呵呵……”方茵茵冷笑,“也许我才是替身呢?”

        “不可能?”宋铭道,“不管是姓沈的,还是姓马的,前二十九年就没机会接触过裴哥。”

        沮丧的方茵茵听到这话,暗淡的眸光瞬间变亮,“铭,你说的是真的?”

        打探兄弟的隐私,宋铭有些心虚,再次摸鼻子,“听说你要跟司家订婚了。”就算那两个是替身,你也算主动放弃泽南哥了吧。

        刚亮的眸子又暗淡下去。

        方氏公司入不敷出已经等不及了,她只能先答应司锦堂,让司家先掏出20%挡一挡方氏的窟窿。

        方茵茵沉默不语。

        宋铭知道她后悔了,“要不……”

        “不可能……”方茵茵打断了他的话,一旦她后悔,20%也跟着收回,方家就是空壳子了。

        宋铭看向她:“……”

        “至少现在不可能。”她心虚的低头,手抱酒杯。

        不过作为富贵子弟,宋铭也知道,像他们这样的人,十桩婚姻有九桩是联姻的,至于婚期有多久,就要看两家家族利益牵扯有多紧密。

        越紧密,婚姻就越长。

        在形同虚设的婚姻中,没爱的男男女女各过各的,各玩各的,这样的事,宋铭见多了,甚至他的父亲就这样,在外面养外室不算,还有几个情人。

        想到这里,宋铭一阵烦燥,他有一阵没交女朋友了,难道他被裴哥同化了?也不对,裴哥现在可有三个女人纠缠。

        哈哈……想到这里,心情阴霾的宋铭突然不厚道的笑了。

        门口传来脚步声,厅内人纷纷迎过去。

        宋铭知道,定是他的裴哥来了,年纪轻的圈子,目前,最有实力的就数他了,他是他们心中的榜样,也是父母教育他们口中必然会出现的‘别人家的孩子’。

        双手插袋,悠闲自得的立着,他和裴哥铁,不需要附合迎送。

        突然目光被角落一个毛绒绒的头顶给吸引了,再往下看,毛绒绒的头顶下,一双爪子,一张小嘴,不停的扫着桌子上的糕点。

        偷吃?他不知不觉朝角落走过去。

        乔一一真得饿狠了,为了这些公子哥的聚会,整个大厅的设计布置,中午没吃,晚上能赶回家吃饭的,结果被主管留下跟会馆主办方为一个他们认为不妥的细节周旋。

        缠是难缠了点,事终于解决了,不过好像因为裴氏总裁来了,主办方负责人才放她一马。

        谢了,兄弟,她在心中给他点了赞,刚想抬头偷偷看一眼传闻中矜贵貌美的裴氏总裁一眼,目光被一堵墙挡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