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 - 假男友是大佬在线阅读 - 079 约人

079 约人

        宋铭没好气的回道:“当然很多。”

        小夏吐吐舌头。

        小司机一脸轻视的神情没逃过宋铭的眼,他皱眉,“你没睡过女人?”

        “我只有女朋友一个。”小夏骄傲的说。

        “切!”宋铭看向窗外,心道,你都睡过一个了,老子还一个没睡过呢!

        什么花名在外的宋公子还没……那这花名岂不是有名无实?

        最后一个病人离开,卫瑾俭从办公室出来,转到私人会客室,看到宋铭毫无形象四仰八叉的躺在沙发上,边换医服,边微笑问道:“怎么啦,你也得抑郁症了?”

        宋铭白他一眼,“再说不来了。”

        “好好,不说!”穿上西服,“走,去喝一杯。”

        “带上裴哥!”

        “他谈恋爱,没空。”卫瑾俭否定。

        宋铭哼了声,“恋爱?跟这女人的感觉还没姓沈的像恋爱呢!”

        卫瑾俭扣袖扣的手顿住了,过了一会才笑说,“也对,你女人多,肯定懂恋爱的感觉,那你说说,什么样的感觉是恋爱。”

        “当然想睡她。”

        “睡?”卫瑾俭嘲讽一笑,“男人不爱一个女人,也会睡她。”

        “那不一样。”宋铭皮他一眼:“别的男人我不知道,但是裴哥睡姓沈的,跟别的男人睡女人不一样。”

        卫瑾俭倒是感兴趣了,兴致盎然的坐到沙发扶手上,居下临下,看躺在沙发上的宋铭,“说说看……”

        “我跟你一个心理医生说不着。”宋铭才不在班门前弄斧呢。

        心理医生卫瑾俭说:“我也没有恋爱过,我也不懂。”

        (⊙o⊙),还有老卫子不懂的,宋铭一个打挺坐起来,“老卫子,不会吧,你不仅有未婚妻,还……”他撞过他跟女人开房,还把女人带回家。

        卫瑾俭伸手扶眼镜,“这跟恋爱没关系。”

        “老卫子,他们都说你把未婚妻当妹妹看,居然是真的?”

        卫瑾俭垂眸笑笑。

        “wc,老卫子,所以你的生理只能找其他女人来解决是不是?”刚才小夏问过他的问题,宋铭搬过问他,“你睡过几个女人?”

        “那你呢?”花名在外的宋公子居然打探个人隐私。

        “我……”宋铭倒到沙发上,“一个也没睡过。”

        不会吧,“你有心理阴影?”不亏是心理医生,一语中的。

        一向嬉皮笑脸的宋铭脸色沉下来,陷到一种无法自拔的情绪当中,“我对睡女人一点兴趣也没有。”

        “你不雄?”

        “呸,你才不雄呢。”受到质疑,宋铭就差蹦起,“今天晚上,我还……”想到了什么,他的老脸从没有过的红了一下。

        卫瑾俭察觉到了,却并不追问,“双手插袋,走,一起去喝一杯。”

        “你还没有回我呢,你睡过几个”宋铭才不想被他忽悠过去。

        卫瑾俭垂眸笑笑,“并不是所有秘密都能分享。”就算好到穿一条裤子的兄弟,那也不行。

        “我去。”宋铭甩了个刀子眼,“果然是心理医生,三言两语就掏出我的秘密。”

        卫瑾俭偷着乐。

        宋铭站起来,感兴趣的粘到他身边,“你那个床伴怎么样?”

        卫瑾俭拍他头,“过头了。”再说下去,是不是一夜几次都要讲。

        “哈哈……”宋铭大笑,“看来我要跟上你们的脚步了,我也得偿偿女人啥滋味。”

        卫瑾俭很快抓住他话中的字眼,“有看上眼的?”

        宋铭长叹口气,“太优秀也不是件好事,搞得全世界的女人都配不上我们似的,老卫你说是不是?”

        这话说的……好像有点道理啊!卫瑾俭失笑,“也许是我们太自恋了。”

        “哈哈……”

        两人齐齐笑起来。

        简单的慢节奏生活,沈溪挺喜欢的,超市不算大,也不算小,连收银员算在内,有十个人,除了上货架有些累,其余时候,除了不能坐,还算清闲。

        走过报刊杂志区域,余光好像看到了什么,她选择忽略。

        身后,娱报头条上一张超大的彩色画面,画面内,帅哥美女侧身立在一起,齐齐对着镜头,男的清逸俊朗,女人美艳大气。

        标题【裴氏总裁与他的女友共同出列s市大型慈善活动,两人联名捐赠,金额高达千万】

        进来的年轻小姑娘们很快被精美的图片吸引住了,她们拿起杂志,尖叫,“哦哦,这个颜我吃,太长在我的审美点上了。”

        “搞搞清楚,再站墙头,这个是名企业家,不是爱豆能让你随便吃颜。”

        “既然登上娱记报刊,就得接受人们的评头论足。”

        ……

        超市内,营业员大姐朝另一个同伴悄悄使了个颜色,“老板娘儿子又来了。”她用唇形告诉同伴。

        两人迅速转到隐蔽又能看到八卦的地方,边朝外面看,边小声说话,“小董这次泡女人好像费了不少时间吧?”

        “嗯,已经追了一个星期了,要是以前,三天就能骗上床。”

        “看来姓沈的有些手段。”

        “确实,看着挺清纯的,倒是挺有心机的。”

        “嘘……”隔壁货架来人了。

        平时,沈溪就够清冷的了,现下,又不想跟此人纠缠,浑身的气氛就更冷漠了。

        这种拒绝,很明显。

        可是男人,犹其是自以为是的男人,就是喜欢这种得不到的女人,越得不到越有征服欲。

        一个星期了,董林每天送花送巧克力,小镇上的女人嘛,都是外来打工妹,一点点甜头就能收买她们,他每次都能得逞。

        可是这一次,都一个星期了,他有点失去耐心了,“沈溪,今天晚上,我们小镇上搞美食节,我带你去吃美食好不好。”隐隐中,眉尖眼梢都是戾气。

        “谢谢,不用了。”沈溪蹲下整理底层货,实际上想避开此男,身上的香水味剌得她想打喷嚏。

        董林刚想变脸,没想到,女人蹲下去,领口微松,居高临下,看到了内衣颜色,甚至能目测到尺寸。

        哇,不大不小,握在手里的感觉一定棒极了!

        “都是特色小吃,很有意思的,还有花灯呢?”他悄悄变换姿势,让目光更好的探到某处风光。

        沈溪恍然不知,蹲着前行,一边整理,一边用抹布擦试灰尘,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心口风光被人窥视,很猥琐的那种。

        董林感觉自己有变化,忍不住要伸手,被人拍打开。

        “靠,那个敢打老子?”转头就骂人,是谁坏了老子的好事。

        啪一声,也引起了沈溪的目光,她起身,“谢老师——”

        “沈溪——”谢霖朝她笑笑,“我想买些洗发水,不知那款好,帮我介绍几款。”

        “好。”

        沈溪知道,他是有意帮自己避开老板娘儿子,带着他到了洗发用品货架前。

        我呸,董林气得牙痒,谢霖,好样的,你能呆在t里一辈子?

        名子都叫lin,却天差地别。

        董林一个小镇上游手好闲富二代。

        谢霖,中国第一美术学院的高材生,现任第一美术学院任课老师,带领学生来t里写生,在这里邂逅了冰清玉洁的沈溪。

        对于有文化的人,即便是地头蛇,董林还是有忌讳的,他灰溜溜的走了。

        “以后直接拒绝就行。”谢霖轻轻一笑。

        艺术家好像都喜欢留长发,沈溪跟着笑笑,“好。”他的长发一点也不难看,拢了前一部分扎在头顶,露出光洁的额头,精致的五官,整个人清逸出尘,非常有气质。

        “其实你挺有绘画天份,要不要专职跟我学画?”

        沈溪摇摇头,“我都二十九了。”

        “一点也看不出你竟跟我同岁。”谢霖露出惊喜的笑容,年近三十,面容长相还如此干净,以他艺术者眼光看,那么她的内心必然也是纯净透澈的。

        毕竟相由心生。

        沈溪给他挑了款男士洗发露,“这个买的人比较多,挺好用。”

        “谢谢。”谢霖接过洗发露,指尖不小心碰到了她的手指。

        冰冷。

        他伸手握住,“六月天了,怎么这么冰?”他皱眉,担心溢于脸上。

        他的关心却让人生不出什么别的想法,比如被冒犯,或是借机揩油,沈溪觉得没有,好像医生握你的手一样自然。

        “我有中医朋友,给你配些中药吃,你可能……”宫寒,他没好意思说出来。

        沈溪摇摇头,缩回手,“谢谢,我怕苦,不想吃中药。”

        “怕苦?”谢霖没想到她直白的可爱,咧开一嘴白牙,“要是不介意,晚上给你煲暖身体的汤。”

        “不用不用……”沈溪连忙拒绝。

        偶尔在小河边画画遇到,他指点了她的画。

        一来二去,虽然他是她在小镇上的唯一朋友,但也仅仅是一般的朋友。

        她的生活,从不会让谁轻易介入。

        她与人隔着千山万水。

        谢霖一点也不介意她拒绝,“没事,我经常给我的学生煲,顺便给你煲点,举手之劳。”他得意的说,“我可是广东人哩,煲汤可是我的拿手绝活,真不偿偿?”

        ……

        好像盛情难却。

        “多谢了!”

        “这就对了嘛。”

        董林没约成,谢霖约成了。

        谢霖高兴的出了超市,拎着生活用品回租住的民俗,却被民俗老板娘的儿子挡住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就是想睡她。”

        谢霖高抬下巴,不屑回他话。

        “你……”在气质高雅的艺术家面前,嚣张跋扈的富二代矮了一截,“你就是想睡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