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 - 假男友是大佬在线阅读 - 080 溃不成军

080 溃不成军

        “那又样?”谢霖冷冷的说,“你以为我跟你一样吗?我喜欢沈溪,我想睡她,是我对她身体有最本能的憧憬,她的身体,不只是简单的肉体,身上的气息、气味和气质,才更是我所爱。”

        混二代那是艺术家的对手,简直如听天文。

        “你……你就是披着文艺的流氓,跟我没区别。”

        谢霖不屑的瞥了他眼,侧过他,离开了。

        跟这些人谈爱,能懂么?

        一个男人爱上一个女人,一定是从想牵她的手,去抱她亲她,想和她睡觉开始的。所以,爱一个人的身体是爱一个人的基本,它体现了人性最原始最朴素最纯粹的一面。

        果然是艺术家。

        挺有道理。

        “去你娘的。”董林看他背影唾了一口,“不就是长得比我帅嘛,说什么狗屁大道理,厮文人干起败类的事可不比谁差。”

        到嘴的鸭子飞了,董林太不甘心了!

        夜悄无声息地袭来,将s市这个魔都轻轻的地拥在怀里。忙碌了一天的城市终于也累了,剩下黯淡的灯光,那是渴睡人的眼。

        整个世界都在沉睡中,徒留死一般的沉寂和无声的黑暗。

        裴泽南站在落地窗前,俯瞰整个国贸cbd。

        这里高级写字楼和星级酒店林立,各行各业的精英络绎不绝,行人如蝼蚁,车辆如游鱼。

        他手撑在玻璃上,头抵在玻璃上,沉寂的心如同透不黑暗的夜色。

        “裴总……”快十一点了,没什么应酬,该回去睡了。

        他仿若未闻。

        郑弘杰朝办公室套间扫了眼,看来今天晚上,裴总又要在这里过夜了,“那属下下班了,裴总你早点休息。”

        撑在玻璃边的大总裁没有任何表示,他当他默认了,转身,轻手轻脚离开了办公室,与外面的保镖交接工作,“有什么问题,随时打我电话。”

        “是郑总助。”

        生活助理上前一步,“郑总助放心,我们一定会照顾好裴总。”

        “辛苦各位了。”

        “郑总助客气了。”

        办公室内,裴泽南脸埋在掌心里。

        身后,办公桌上,手机时不时震动一下,几分钟后,电话响起。

        他身后,冷漠的看向手机,顿了好久才拿起,划开送到耳边,一声不响。

        “泽南……”马瑞琦声音柔柔的,“睡了吗?”只听到电话那头轻微的呼吸声。

        还真够拽的。

        马瑞琦穿着镂空性感的睡衣坐在沙发上,一双玉腿翘在茶几上,那只有红痣的脚踝放在另一条腿的上面,伸手触摸,极有凸感,还真像一颗痣。

        “泽南累了吧。”马瑞琦声音柔得滴出水,“早点睡哟。”

        “晚安。”

        天不聊,结束语用的比谁都快。

        马瑞琦听着嘟嘟的手机声,勾唇一笑,“世界排名前十的大富豪啊,你以为我会放过你吗?”长臂一伸,够到香槟杯,端到手里,头一仰,一杯瞬间下肚。

        突破人生阶层,注定她的命运将与众不同,只要有机会,她不会让机会溜走的。

        谭管家接到助理电话时,已是凌晨三点,“什么事?”起床气十足,语气却非常镇定。

        “少东家离开s市。”

        这么晚?

        “去那里……”干嘛二字未问出口,他已经反应过来了,找姓沈的?这可不是老太爷喜欢的事。

        倚坐在床头,谭管家把所有有关小总裁的事都在脑子里过了一遍,“马小姐那边怎么样?”

        助理说:“十天八日一起吃顿饭,或者参加慈善晚宴,每一次,都会见报。”

        每一次?泽南可不是这样高调的人,除非经过他的默许,他这样做扩大裴马合作是需要的。

        “嗯,我知道了。”谭管家说,“男人嘛,找几个女人正常,好好保护裴总。”

        “是,谭管家。”

        助理悄悄收了电话,郑总助不在,他做司机给裴总开车。

        t里的美食节开的挺热火,沈溪和谢霖带的人一起逛了几圈,吃了特色小吃,要说感觉怎么样?她生性淡泊,对热闹并不是太热衷,出于礼貌,一直到十点钟,她才提出回去。

        谢霖的学生们还意犹味尽,“我们等一会儿,买些串串,坐到船上,边吃边欣赏景色,沈小姐不去吗?”说话的女生,一边看沈溪,一边悄悄瞄了眼自己的老师。

        她希望这个女人不去。

        她才不要她霸着老师不放。

        沈溪如她所愿,“我明天一早还要上班,就不跟大家去了。”

        谢霖笑道,“那我送你回去。”

        “不用,真的不用,就在附近,我自己回去。”沈溪拒绝了,她不想打扰了年轻人的兴趣。

        谢霖想了想道,“明天一早,我给你送汤。”他说这话时,凑到她耳边。

        熙熙攘攘的人群里,他的学生并没有听到老师对女人说了什么,女学生一脸嫉妒,知道她暗恋老师的同学,朝她做了个鬼脸,意思是,要加油了!

        六月天里,前半夜,还是月朗星稀,后半夜竟然狂风大作,下起暴风雨,沈溪睡眠很浅,很快就知道暴风雨来了。

        连忙起来关窗。

        关好窗,倒了杯水,坐在黑暗的窗前喝水,望外窗外,黑漆漆的,只有电闪雷鸣时,她才能看到外面暗淡的路灯在暴风雨中孤单的立着。

        她感觉自己就是那路灯。

        转头,她想去睡觉。

        闪电光中,院门口有车,车前有人立着,一身雨水。

        沈溪倏一下立起身。

        是他。

        那怕闪电只照亮0.01秒,她还是认出了他。

        她开门飞奔下楼。

        大脑居然不做主,任由脚步漫走,理智再次回来,走到半道上,她的脚步停了。

        暴风雨中,小小的院子。

        一里一外,立着一对男女傻傻的立在风雨中,任由风雨冲洗!

        来时,裴泽南并没有期待能见到沈溪,可他的车刚停下,她就从屋内飞奔而出。

        她一直在等他来吗?

        他望向她。

        眼中热切翻涌。

        她停住了。

        他跳起来,指着门,让她开院门。

        沈溪一动不动。

        暴雨冲得裴泽南的眼都睁不开,他不管了,一个辅助冲剌,他翻墙而入。

        十八九岁没干过的事,今天干了。

        沉默的就快窒息的沈溪,突然噗嗤一声笑了,连忙转身回家。

        还没来得及换了湿衣,男人带着一身雨水跟着进来了。

        沈溪伸手开了灯。

        雨水瞬着他的发丝、衣领滴下来,一般狼狈。

        “溪溪……”

        沈溪淡然而立,“裴总,深夜翻墙有何贵干?”

        裴泽南见不得她拒他于千里的样子,心绞,上前就紧紧的抱住了她,头枕在她肩上:“溪溪,我想你了!”

        低低的呢喃,却如窗外的雷鸣电闪炸在沈溪耳边。

        她的冷漠、心防被击的溃不成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