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 - 假男友是大佬在线阅读 - 086 集装箱(关于身份)

086 集装箱(关于身份)

        留给她的是颀长绝然的背影。

        怎么可能?马瑞琦急步跟过去,被保镖挡住了,“马小姐,请留步——”

        精臻的衣背消失在她的视线,一点也不顾及她的颜面,就算不是男女朋友,作为合伙人,他是男士,起码尊重一下女性吧!

        深呼吸,她才压下心头烦燥,脚步轻移,站到落地玻璃墙前,俯看合作基地,中国的发展实在太诱人了,养父不仅仅要跟裴氏合作,还要借住裴氏的手扩展他的商业版图,让马氏金泰成为世界商业帝国的翘首。

        而她……转头看向裴泽南消失的门口,是养父转战中国商圈的负责人,他要的不仅仅是裴氏的合作,更要她抓住裴氏商业圈。

        想要抓住裴氏商业圈,最简单直接的方式就是嫁给裴泽南,嫁给他,不管是圈子还是资源将不可限量。

        可是现在……裴泽南对她态度的改变,完全是因为他去了江南古镇——t里以后才有的。

        沈溪……,到底谁才是沈溪!双手抱臂,立在高耸入云的三十六层。

        一身迪奥高定款职业装,量身体裁,凹凸有致,显得干练潇飒,那双眼紧束,深呼吸,气势十足,一切仿佛都在她睥睨之间。

        “来人——”

        “大小姐——”黑衣大汉不知从什么角落出来,“去查查沈溪,我马上就要知道她的生平简历。”

        “是,大小姐。”

        黑衣大汉离开后,马瑞琦悄悄吸了口气,现在去打探姓沈的,应当没什么问题吧!

        半小时后,黑衣大汉再次来到她身后,“大小姐,查到了。”

        “说。”

        “是,大小姐。”黑衣人回道,“通过我们的黑客,查到了沈溪是中国平民,出生于×市h小镇……”

        后面的话,马瑞琦感觉耳朵失聪了。

        不可能……怎么可能……十二年前,她不是被贩卖器官的那一伙买过去了吗?她怎么逃出生天的?如果她没被贩去卖器官,她是怎么逃出来的,当年,拐卖她们的团伙可不是一般团伙,他们内外有人,相互勾结,据她了解,被这个团伙贩卖到东南亚的女孩,不是被摘了器官死了,就是卖到那种地方被榨干而死,像她这样幸运的从没有过,她是第一个。

        也是唯一一个。

        当年,家中姐妹多,她居中,爹不疼妈不爱,穿的衣服永远都是姐姐们穿旧的,老家有句俗语:新老大,旧老二,补补纳纳给老三,而她是老四,衣服到她身上时,基本上已经不能见人了。

        可是不能见人,也得穿,为了生弟弟,家中穷得就差锅都揭不开了。

        十七岁那年夏天,义务教育结束,她跟镇上众多女孩一样到s市这个大都市打工,没学历没手艺,她跟着不知表了多个亲的表姑父到了繁华的s市。

        她还没来得及好好看看这个繁华都市,就被他送进了s市郊区服装厂,把她扔进去,他就离开了。

        服装厂做学徒,工资少得可怜,每次休息外出,看到好吃的好看的衣服,只能眼巴巴的看着。

        大概是做学徒第三个月吧,有个刚进厂的三四十岁大姐出手大方,经常买小零食给大家吃,特别是年轻的做学徒的小姑娘们,大家都挺喜欢她。

        几天后,一个星期天的晚上,大家不加班,年纪大的逛了一会儿就回厂里,有对象的去找对象了,余下三四个像她这样的小学徒被大姐带着去街边吃麻辣烫。

        虽然就几块钱一份,可是对于一个月就拿三百块的学徒来说,还是挺奢侈的,另外两个不知怎么的,没跟着,她们走了。

        就余下她和另外一个小姑娘,其实她也不是特别想吃,但那天……一直到现在,她都清楚的记得,那个大姐一直拉着她的手。

        那时觉得亲切,不过是人贩子的把戏而以。

        麻辣汤吃着吃着,她就没知觉了,等醒过来时,她被关在漆黑的地方,那漆黑的地方,一直到她出来后,才知道,是废弃厂房里的集装箱。

        黑夜又白昼,她数了三次。

        被关了三天,耳朵里断断续续听到了些。长得好看的卖去干什么,不好看的又是干什么。

        刚从小镇来到大都市,她又黑又土,好像被分到了卖内脏的那一拔,妈妈……爸爸……她体会到了死亡的味道。

        紧张、害怕!三天以来,她一直不停的想着怎么活下去,她要活下去,她不想死。

        她发抖的身体就没有停过,身后,其他女孩跟她一样,筛抖的不行。

        却有一个例外,有一个女孩不知是被打的,还是被撞的,她浑身青肿,好像伤的不轻,别人都害怕哭得跟鬼似的,她却很淡定。

        她忍不住问,“你不怕死吗?”

        女孩双眼瞌着,好像睡着了,即便伤得鼻青脸肿,细看之下,依旧能辨出她长相清秀,肤色极好。

        不回应她,她也顾不上了,整个人抖得上下牙瞌得响。

        肿伤女孩听到牙声,撑开眼皮,“我本就是这个世上多出来的孩子,生不生,死不死又有什么关系。”

        整个人都在极度恐惧中,沈溪没空去在意别人的生死,她想活,想活就得想办法,她凭着本能,开始向众人示好打探对自己有用的信息。

        “我叫沈溪,来自×市h镇。”说完,转头看向被绑的女孩们,歪歪躺躺,有十几个,却没一个人注意她的示好。

        瞌眼的余多多撑开眼皮,扫了下周围,小姑娘们都沉浸在恐惧中,根本无人搭理她。

        “余多多!”

        居然有伴,沈溪高兴的挪到她身边,悄声问,“有没有办法逃出去?”

        余多多扫了她眼,“没有。”

        没有?沈溪听到这两字泪又止不了。

        泪水还没有干,集装箱门开了,亮光照进来,个个本能的用手挡眼,只听开门的人低语,“赶紧把丑的几个拉出去。”

        “是是。”看门的人点头哈腰的讨好。

        老天啊,卖器官……比死还不如……里面的小姑娘个个吓得面如死灰。

        一个两个……三个……

        沈溪不想死,她最怕死了,不行,她得想办法,她要活下去。

        “还有最后一个……”

        最后一个?眼看就要拉到她时,浑身是汗又发抖不止的沈溪趁着女孩们挣扎,她迅速挪到她身后,“余多多,你反正也不想活了,你在前面。”

        余多多皱眉。

        沈溪却时刻关注箱门口的人贩子们,就在他们伸手要够她时,她一把把余多多推了出去。

        真正的沈溪一直在想十二年前的那一幕,那个女孩被拉出集装箱时,外面的光线照在一双青肿的腿上,那颗红痣猝不及防跃入她的眼帘。

        低头,看向脚踝,这颗假痣是为了纪念为她而死的余多多。

        没想到……马瑞琦抬头大笑,她们竟互换身份成了彼此。

        大笑过后,她冷静的可怕。

        没错,用了她的名字,虽然被贩卖到东南亚,却极其幸运的被富豪买回家做女儿,不仅如此,还被富豪送到贵族学校,她紧紧的抓住了改变人生的机会,从一个落后小镇的土包女孩变成了白富美千金小姐。

        余多多……真是土到掉渣的名字,连她这个小镇女孩都不如,真不知道是那里人,难道是穷山沟?

        她想起那个一直试图找她的年轻男人,认识余多多?

        是时候去见他了吗?

        马瑞琦踩着限量版高跟鞋,走路生风、精明干练,“来人……”

        “大小姐……”

        “备车!”

        “是,大小姐。”黑衣人问,“去那里?”

        马瑞琦倏的转头,“这是你能问的?”

        黑衣人双手叉垂在跟前,低头,态度虔诚,语气也恭敬,话却:“对不起,大小姐,主人需要你的一切行踪。”

        怒火心头起,马瑞琦绷着脸,不让怀绪崩溃,“裴泽南甩脸色,我生气去酒吧喝杯酒不行?”

        “是,大小姐。”黑衣人道。

        嫁给裴泽南不仅仅是马氏金泰的需求,也是马瑞琦的需求,如果这次再不成,她的前途……她不想再想下去。

        咔咔,限量版b家珍珠金高定鞋,一双就能买一幢小镇上的平房,她已经习惯这样的生活,她再也不想穿破得没有颜色的衣服。

        酒店大厅金碧辉煌的前台休息处,一个俊秀瘦长的男人悠适的坐在那里,后背完全倚在沙发背上,一手玩打火机,一手搭在沙发后背上,双眼无神,好像在发呆。

        咔咔,皮鞋落地声在安静的大厅里格外醒耳。

        坐在沙发上的年轻男人抬眸,看到刚刚走过的背影,不急不徐的叫了声:“马小姐——”

        有人叫她,马瑞琦转头,一挽长发随着她转身的动作旋起一弯弧度,侧脸半露,五官明艳,是个美人。

        司锦堂从沙发上起身,迎上去,伸手,“马小姐,幸会。”想和她握手。

        她认识他,马瑞琦没给面子,没有伸手回握。

        顿了下手,司锦堂笑道,“马小姐好像很忙嘛。”

        她不是很忙,而是他太闲。

        “马小姐好像不欢迎我啊!”司锦堂轻轻一笑,双手插到口袋里,“既然这样,我只能回去了。”

        司家也是s市大企业,一个大企业公子不可能无所事事的在大厅里等她。

        “什么事?”

        “不请我喝杯?”

        马瑞琦勾唇一笑,“五楼咖啡厅。”说完,转身到电梯口。

        司锦堂阴沉一笑。

        女人还挺会作模作样,他开口道,“马小姐不想知道裴泽南为何喜欢那个寡淡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