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体育 - 有请小师叔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八章?你们谁有病

第一百八十八章?你们谁有病

        看着他一脸害羞的样子,古云秋等人面面相觑。

        根据他们知道的消息,灵儿不可能自己逃脱,更不可能斩杀五位魔王,所以,说被人救下,有很大可能,只是,这位的年龄也太小了,修为也不太高,救她?

        不可能吧!

        转头看向少年,就见他眼神干净、说话诚恳,一看就老实本分,让人不自然的相信了几分。

        和众人对望了一眼,古云秋开口:“咳咳,到底发生了什么?”

        “是这样的……”

        苏隐解释道:“我是大兖州的修士,前往险地寻找机缘的时候,坠入空间乱流,被卷到了魔皇城附近,是灵儿小姐,将我救醒,并且带着逃离,不然,后果不敢想象……”

        “空间乱流,没有方向性,是可以将人卷到任意一处,只是……魔皇城周围,空间稳固,又有阵法加持,虚仙境强者,想要撕裂空间,都很难做到,你确定是被传送过去?”

        古云秋疑惑。

        巨魔一族,能够建立皇城的地方,空间自然稳固至极,怎么可能让空间乱流随意冲开?真要如此,他们早就有瞬移过去的方法了。

        “我也不知道,进入乱流就昏迷了,醒过来就看到了灵儿姑娘……”苏隐摇头。

        具体情况,他也不太清楚。

        古云秋转头看向女孩。

        “这个……他的确是被空间乱流带到魔皇城附近的,这点我亲眼所见!”

        沉吟了一下,古灵儿看了一眼乾七等人:“这件事,我想单独和老师汇报……”

        “好吧!”明白她的意思,古云秋不在多问,而是轻轻一笑:“几位师侄,这么快赶过来,肯定消耗不小,这样吧,范殿主,你给他们安排住处,顺便调息一下力量和精神,回头再商议炼化封禁石的事!”

        “是!”范殿主应了一声,来到几人面前:“请!”

        “有劳了!”

        知道对方有重要事情商议,乾七、源海不再多言,跟在后面向殿外走去。

        “那我也先出去了……”

        知道自己在这里也不太合适,苏隐后退了两步,正想离开,就见女孩来到面前,手腕一翻取出一个玉牌递了过来:“涯兄且慢,普通客房,灵气不充足,修炼也需要申请资源,比较麻烦,这样吧,你去我的修炼室休息,那里有静息石之类的宝物,能帮你更快恢复,对温养灵魂也有奇效……等我和师父禀告完,就过来找你。”

        “好!”苏隐接过,礼貌性的点了点头。

        和他的沉着不同,房间内的众人,全都瞪大眼睛,周围安静的落针可闻。

        尤其是乾七等人,一个个拳头捏紧。

        同为天才,更是心仪对象,自然对这位了解极多。

        她的修炼室,是长老殿花费巨大代价打造的,其中蕴含着精纯灵气,以及无数修炼资源,绝对算得上大陆最顶尖。

        当然,这些也就罢了,对于他们这种天才来说,资源不算什么……关键的是,私人修炼室,关系一个修炼者的性命,极其重要,属于一个修士最隐私的地方,现在古灵儿直接邀请对方进入,还让其等着她回去……

        有些太亲近了吧!

        什么关系?

        再结合二人一起走来,言语中有互相维护之意,一瞬间,众人同时生出警惕之心。

        不仅是他们,就连古云秋和其他诸多殿主也察觉到了,沈殿主更是皱了皱眉,提醒道:“你确定让他去你的修炼室?”

        “是!”古灵儿点头。

        “要是不合适,就算了……”见众人的表情,苏隐看出了不对劲,急忙推辞。

        “涯兄不要客气!”

        古灵儿忙道:“就一个修炼室而已,不算什么,涯兄再推辞的话,真就折煞我了……”

        “这……好吧!”见她诚恳,苏隐只好点了点头。

        将这一幕看在眼里,几位青年才俊更加抓狂。

        怎么感觉……他们心仪的对象,变成了舔狗,有意讨好对方?而对方,还不太愿意接受?

        再忍不住,乾七转过身来,心中愤怒,脸上却露出了和煦的笑容:“灵儿,我也没见识过你的修炼室,不知有没有荣幸,和这位苏兄一起过去?顺便看看,到底什么样的环境,才培育出这样一位天才?”

        他说的很有气度,也很有涵养,本以为女孩不会拒绝,就见古灵儿脸色一沉:“滚!”

        “……”笑容凝固在脸上,乾七一句话说不出来。

        对方不想去,你硬塞过去,还带着哀求,生怕被嫌弃……我特么赶着过去,你让我滚……

        差别太大了吧!

        “灵儿……”古云秋呵斥:“乾由因为天资卓绝,刚刚得到了乾七的名号……”

        “乾七”代表了万年来,乾坤宗的第七人,一旦成长到巅峰,比起他这位殿主,都丝毫不弱,故意点出名字,是想告诉弟子,不要由着性子。

        “乾七又如何?等他什么时候能够击败我再说吧!”

        知道老师的意思,古灵儿玉手一摆,一脸傲然道。

        “我的天赋,自然不能和灵儿比,但……这位苏兄,好像还不如我吧!”乾七嗤笑,眼神带着挑衅的看过来:“是吧,苏兄?”

        不敢回怼女孩,但怼一个只有永恒二重的小家伙,还是很轻松的。

        “你的实力很强,我远远不如……”苏隐点头。

        虽看不出对方的确切修为,但根据气息,至少达到了虚仙四、五重,这种修为,的确不是此刻的他,可以抗衡的。

        古灵儿皱了皱眉。

        虽然相处的时间不长,但她对这位少年也算有了一些了解,什么都好,就是太谦虚,太低调了!

        这虽是优良品质,但外人不知道,很容易受到轻视……

        想要解释几句,想了一下,最终没开口。

        对方想低调,她直接揭穿,反而不好。

        “看来,你还算有自知之明……”见他直接承认,一点反抗的意思都没有,乾七哈哈一笑,眼中的得意再遮掩不住。

        “怎么,你很厉害吗?”

        眉毛一扬,古灵儿打断了他的话语,一声冷喝:“很厉害现在就和我比一场!”

        “不用比了,我甘拜下风!”

        轻轻一笑,乾七不以为意:“古殿主,诸位殿主,灵儿,我就先去休息了……”

        说完,转身向外走去。

        虽然被女孩憋的难受,但他也看出来了,这个“苏天涯”就是个怂包,出了大殿,找个外人看不到的地方,还不随便修理?

        不算什么!

        “我等也告辞了……”

        他这样想,其他几人也有了类似的想法,同样轻轻一笑,走了出去。

        “涯兄小心……”

        知道这几位的性格,不可能轻易认输,古灵儿皱了皱眉,传音提醒了。

        “嗯……”苏隐并不在意。

        两世为人,一些人情世故还是可以看出来的,不过,也没什么。

        虽然现在的实力不行,大黑它们也不在身边,但体内几道零散的灵气还是有的,这几个真要敢找麻烦,不介意运转一道,变成无敌状态,将他们打的生活不能自理。

        众人离开大殿,古云秋这才看向不远处的弟子:“沈殿主这边已经传来消息了,你被五大魔王围攻,怎么逃脱的?这个苏天涯又是怎么回事?”

        “回禀老师,是这样的……”古灵儿很快将自己的经历说了一遍。

        听她说完,房间安静下来,七大殿主,一个个张大嘴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在他们看来,话本都不敢这么演!

        “我现在有几个疑点!”

        沉默了半天,古殿主开口:“第一,你说这位苏天涯,一出现就砸死了紫翼魔王,可力量是相互的……好像锤击石头,使用多大力气,同样要受到石头多大力气的反击!一下砸死一位虚仙九重的修士,反震力之强,圆满灵器极有可能都承受不住,他只有永恒二重,怎么可能毫发无损?关键……还在昏迷,没有醒过来?”

        “修为达到我们这种状态,就算重伤,也能保持警觉,不至于摔上一下,都一点反应没有吧!”

        “第二,你说你回来后,剩下的四位魔王就死了,周围除了他,没有其他人,关键他还在睡觉……你怀疑,他有可能梦中杀人……先不说,有没有这种可能,就算有可能,难度之大,也超出想象!”

        “这里是魔皇城,四大魔王被杀,穹落魔皇都没发现,说明没来得及战斗,青岳他们就魂飞魄散了……真是如此的话,出手者修为又该多高……没有仙灵之气的情况下,怎么可能出现这种级别的强者?”

        “第三,如果不是他杀,会是谁干的?是敌是友?为何杀了魔王后,不叫醒这个少年,反而等你回来?”

        “第四,四大魔王到底被什么兵器斩杀?为何又是碟子又是瓢?还有大便的形状,这种古怪的兵器,很少有人炼制吧……”

        ……

        很快,古云秋将自己的疑惑说了出来,其他几位殿主也纷纷补充。

        漏洞实在太多了,如果不因为了解女孩的秉性脾气,都怀疑是不是在说谎。

        “这些,我也怀疑了,于是路上便对他进行试探……”古灵儿接着将路上发生的事,详细讲了一遍。

        “可以随手雕刻阵纹,甚至还在你的话语中领悟,任意修改阵图?”

        一个老者站起身来。

        阵纹殿殿主,九品巅峰阵纹师,邓建勋!

        要说当世谁对阵纹了解的多,他绝对算得上一个。

        研究阵纹不知多少年,明白这东西的难度,一旦雕刻完毕,就无法更改,这是定理,怎么可能轻易改动,还让威力成倍增加?

        “是真的,这是他修改后的阵图,刚才驱动的时候,我悄悄记下来,并且拓印了出来……”

        知道对方不信,古灵儿也不多说,手腕一翻,一张白布出现在众人面前,上面用墨汁画出了十几个阵纹图案。

        刚才故意要求驱动床板,并非她喜欢干活,而是有目的的,一来,想感受一下阵纹的威力;二来就是为了拓印。

        对方也似乎知道她的想法,不过,并不在意。

        阵纹讲究契合大道,和书画中的重意不重形一样,就算可以将阵图完美复制,没有意蕴在内,同样不会产生丝毫威力。

        “阵图?”

        众人齐刷刷向眼前的白布看去。

        喜羊羊、灰太狼、天线宝宝、火影忍者、路飞……苏隐前世经典的动画形象,在七位殿主面前,像是变成了天书,一个个看的莫名其妙。

        “这是羊妖?为何脑袋这么大?头上的毛又如此古怪?”

        “这个戴草帽的人,胳膊和腿也太长了吧……”

        “头上插匕首的是什么?属于那个种族?”

        “应该不是人和妖兽,而是想象的东西……”

        “我试试……”

        随手取出一块钢板,邓建勋运转力量,很快按照对方的图案刻了一个,真元流淌其中,一点变化都没有。

        摇了摇头,这位阵纹殿殿主眼中满是迷茫:“好像这些图案,和阵纹的意境没有半分钱关系,只是……为了好看!可这些东西,也不好看啊……”

        阵图的构成,无非两种,第一,更容易显示大道,彰显意境;这也是最常见的图案。第二,更加美观,常用于宫殿之类的地方,更加有威严,也能彰显地位……

        可对方拓印的阵图,一群莫名其妙的图案,既不好看,又没有韵味……到底干什么的?

        不亲眼所见,怕是根本猜不出用途。

        “也许……这就是高人的手段,明明刻画了阵图,却让你猜不透,他要做什么……”古云秋神色凝重道。

        “这……”邓建勋愣住。

        还别说,真有这种可能!

        当年他的老师,就做过类似的事情,让巨魔一族吃了大亏。

        “虽不知这位天涯的修为如何,但对阵图的理解,必然远超于我……”沉默了片刻,邓建勋道。

        “嗯……”见他都这样说,古灵儿好奇的看向老师:“老师,你可能看出他是否为人族,到底何种修为?”

        “他是实打实的人族,至于修为……我也只能看出永恒二重,再高同样看不出来……”古云秋摇头:“不过,应该没有恶意,否则,不可能跟你来到这里,也不可能,斩杀五大魔王!”

        “我也这么想的,所以就带了过来……”

        古灵儿连连点头:“巨魔一族,有了仙灵之气,出现真仙是板上钉钉的事,他突然出现,或许……就是变数!”

        “嗯!”古云秋点头,捋了捋胡须,赞扬的看了弟子一眼。

        他之所以想立这位为继承人,不仅是天资高,更重要的就是这种机灵。

        别人只看到一步,她已经看到了好几步,甚至都计划好了。

        “对了,你刚才说,他来自大兖州,我记得大兖州最近好像也冒出个天才,叫什么……苏隐!”

        “是叫苏隐,镇仙宗的小师叔!年纪与他也相仿,实力有多高,就不太清楚了。”沈默平殿主道。

        做为千面殿的殿主,主要负责打探情报,暗影能够知道,他自然也早就得到了消息,只不过之前没在意罢了。

        古云秋道:“会不会是同一个人?”

        “我现在就去查……”沈默平殿主道。

        “嗯!”古云秋道:“不管他到底是谁,又有何种目的,灵儿,你都要与其好好相处,切勿得罪!”

        “是!”古灵儿连连点头。

        ……

        长老殿这边商议苏隐的来历,外面的范殿主则带着众人,来到一处。

        “诸位,就在这里休息吧,灵儿的修炼室还在前面,我带天涯小友过去……”范殿主道。

        范若亭,是乾源盟聚灵殿殿主。

        身为聚灵师,很难在体内留存灵力,即便如此,他的修为,也达到了虚仙一重,足见天赋之强。

        “灵儿姑娘的修炼室,我知道在何处,我送天涯兄过去即可……我看古殿主似乎有事情商议,范老还是先回去吧!”乾七道。

        范若亭迟疑。

        他的确很想听古灵儿的解释。

        “也罢!”最终,好奇战胜了责任,范若亭道:“不管灵儿如何选择,都是她自己的事,做为天才,好好修炼,尽快成为人族中流砥柱才是王道,切莫自己找麻烦……”

        “我们知道……”乾七点头。

        “嗯!”知道自己不可能一直看着对方,将该说的说完,范若亭不在废话,转身离开。

        “自我介绍一下,大乾州乾坤宗乾七!”

        待对方走远,乾七并未带路,而是看了过来,双手背在身后,脸上带着傲然:“五岁入门,七岁铸元,八岁脱尘,十七岁就达到了宗师境,后来更是一路绝尘,今年二十七岁,已然达到了虚仙五重!不知……天涯兄,今年多大?又是何种实力?”

        苏隐道:“现在,只有永恒二重!”

        “现在?怎么,听苏兄的意思,很快就能突破?”乾七嘴角扬起。

        真够装的,还“现在”……

        没成长起来的天才,就不叫天才!

        现在实力不如我,教训你,就要挨着!

        “也没那么快,差不多需要半个时辰,运气好的话,一刻钟也有可能成功……”思索了一下,苏隐道。

        周围这么多高手,有些惴惴不安,不能再耽误了……还是尽快突破吧!

        对于他来说,最快的方法就是,让体内的两道融合灵气,融合成一条。

        不过,这牵扯很多职业,关键还要显圣……在大兖州,想要完成,不太容易,这里拥有超品灵脉,应该不难。

        即便如此,也不是一蹴而就,需要花费一定时间……所以,他没敢把话说死。

        他说的谦虚,听到乾七等人耳中,就不一样了,不仅嚣张,更是狂妄的要命!

        “你的意思半个时辰就能突破到永恒三重?”

        觉得快要炸了,乾七冷冷看过来。

        还以为是个怂包,没想到这么喜欢吹牛……

        苏隐摇头:“这倒不是……”

        “我就说嘛,永恒境,想要突破,哪有这么容易,就算你达到二重巅峰,也需要调整温养数日,才能有百分之五十的几率突破三重……”

        乾七话音未落,对面少年的声音继续响起:“我不是这个意思,而是说,只要能突破,应该会比三重,要高一些……”

        “……”众人无语。

        不吹牛逼会死啊!

        达到宗师以上,每一个小级别,突破起来都难如登天,不是如此,也就没那么多高手,冒险进入险地,寻找那虚无缥缈的机缘了。

        这家伙倒好……不仅狂言半个时辰突破,还说不是一重……真以为闹着玩的?

        一直以来,都觉得灵儿高傲无比,谁都看不上,做梦都没想到,会对这样一个不靠谱的家伙,情有独钟……

        “我们刚好闲着无事,不知有没有运气,看看苏兄突破?顺便学习一下?”大丰州的溧阳再忍不住,笑道。

        大宣州的赵迅也笑盈盈的开口:“溧兄,我也想看看,就是不知苏兄愿意不愿意了……”

        “相逢就是缘,既然苏兄能说出这话,就表示有了百分之百的把握,让我们观摩一下,问题不大吧……”源海接着道,先用话把他堵死再说。

        “观摩倒没有什么,只是我从大兖州而来,没有超等灵气,如果你们能够提供一些,其他的都是小事……”苏隐道。

        几人不怀好意,他自然看出来了,反正都要突破,不如让他们出点血。

        根绝之前的经验,他每次突破,都需要消耗极多的灵气,直接吸收乾源盟的,不太好意思,既然这四个人找麻烦,就让他们来吧。

        “超等灵气,我还是有一些的,可以提供给你突破,不过,提前说好,若是不能像你说的那样,超过永恒三重,只是戏耍,我也不要你赔偿……离开灵儿就好!终生不能打她主意。”

        目光一闪,乾七哼道:“你可敢答应?”

        做为一个宗门的超级天才,未来的希望,超品灵脉虽然珍贵,这种级别的灵气,他还是有资格携带不少的。

        “你们呢?”苏隐看向剩下三人。

        “我们和乾兄的意思一样,超等灵气,不算什么……”源海嘴角扬起,剩下二人也同时点头。

        在他们眼里,这小子输定了!

        做为天才,突破一个小级别,还是有把握的,但……乾七明显在话语中下了坑,超过永恒三重才算输……

        超过三重,不就是四重吗?

        三重和四重之间,牵扯永恒下段和中段,即便是他们,在无数长辈的指点下,也花费了不少岁月才得以成功,一口气突破……做梦!

        “那好,我答应了……”见他们都同意,苏隐微微一笑。

        有这四个大户,超等灵气应该够用了。

        “那就开始吧!”

        双方商议完毕,乾七也不废话,而是淡淡看过来,脸上满是玩味:“不知苏兄是在这里突破呢?还是需要另找地方?有什么需要,可以尽管提……虽然我们不是前联盟的人,却也经常与巨魔战斗,对这里十分熟悉,有些事,还是能够做到的……”

        “其实……我还真需要你们帮忙!”

        打断对方的话,苏隐看向眼前的四人,眼中带着诚恳:“不知……你们之中,谁有病?”

        (别忘了投月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