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体育 - 欢迎回档世界游戏在线阅读 - 一百五十二章·0%

一百五十二章·0%

        【身份信息已自动补充。】

        【获得钦望·新的身份自述:“我知道我的诞生是个错误,我确实不该存在,但我要活到我应该死去的那一天——那一天,我要看到我的成果,像风儿一样,飞遍大陆的各个角落。我要看到刚会说话的幼童,能够叫着我的名字,感激我。我要每一个受我恩惠的人,能够感激涕零地跪下,记住我。”】

        【身份信息完整度:55%】

        ……

        苏明安跟着菲亚出了房间。

        而在他踏出房间的那一刻,他再度看见了小萝莉的裙角,出现在了走廊角落。

        不过这一次,辉书航没有直接上来隔开菲亚,而是等着他们出来后,再默默跟在后面,像一位忠实的跟随者。

        苏明安这次要去见那个“陛下”。

        他要使用掌权者的技能。

        如果能将那个陛下的好感度拔到最高点,那么眼前的一切困难都会迎刃而解。

        广场上的准备还在进行着,他看见频道聊天在大波大波的报位置,也有很多人想要转换阵营,在寻求着各种各样的办法。

        在走向那栋最高的,恍若飘在云端的金白色建筑时,辉书航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她走上前,走到了他面前。

        “您这是要去哪?”她问着。

        “我要带他去见陛下。”菲亚说:“是有关于实验的最新进展。”

        菲亚提出的理由似乎很好,辉书航微微蹙了下眉,而后没有再反对。

        但苏明安却从她的神情间看出了担忧。

        ……担忧?

        直至踏入这间建筑前,他一直很在意辉书航的神情。

        “保重。”

        菲亚在他耳边低声说了一句,而后为他合上了门。

        “嘭!”

        大门在身后重重合上,苏明安独自一人走入这间大殿。

        他看见了在面前的螺旋楼梯。

        这间大殿的布局很奇怪,墙面和地面都是透明的冰白色,连一点花纹和点缀的宝石也没有,在确认一楼无人后,他扶着楼梯往上走,看见二楼平台上的一抹亮色。

        这个世界的天空不亮眼,却能保证光源的始终稳定,他看见稳定的光洒在二楼的透明平台上,而后看见了一抹水银般的色。

        “——我之前游历大陆,发现民众普遍愚昧。于是很多势力便会创立教派,塑造出一个虚幻的,能给民众带来希望和幸福的神明形象,来帮助他们获取人心。”

        苏明安突然听到了声音,是那个站在二楼的人在说话。

        那个人的声音很冷,像寒泉簌簌流过,苏明安一瞬就想起世界开局时,自己还未睁眼时的那句“看好他”。

        ……就是这个人说的。

        “势力为教派提供根基,教派为势力提供名声与名望,许多势力便是这样一个相辅相成的团体。世界上的危机,寒潮、洪流、地裂……对于许多不懂的人来说,便是天罚,是上天降下来的审判。他们如此热切地追逐着自我幸福,又如此害怕着以“上苍”为名义的审判……”那人回过头,他的声音极冷,却有着一双含着盈盈笑意的双眸,像是蕴着日月灵气。他的笑容柔和温软,神色平易近人,让人不自觉就有种亲近感。

        像是面前就是万丈光芒,他站在光下,便能让人不由自主地相信这个人说的一切。

        他似是在这里等了很久,对于苏明安的到来没有意外,在转过身时,他缓缓走来,银发飘散,犹如北国湖面月夜凝结的水光。

        但苏明安看见了,他头上戴着的,一串皇冠似的宝石冠。

        ……这大概就是那个陛下。

        整个剧情副本天花板级别的人物。

        “你说。”陛下轻缓地问着,语气平和至极,像与平辈交流:“……如果我们能不仅仅从实力和利益上征服他们,而是以神的名义塑造一个形象,使得这些愚民从身体与精神上双重服从于我们,该方便多少呢?”

        苏明安对上他的眼睛。

        他一瞬有些失神。

        【检测到精神攻击,正在判定中……(精神点数大于40点/阶位大于二阶,满足任意一项可判定通过)】

        【判定通过。】

        【您已进入完美通关线路·正军线·未来线。】

        【“——我是未来,哪怕就此长睡不醒。”】

        【完美通关进度:5%】

        系统语声瞬间唤醒了他。

        他立刻警醒过来,意识到自己刚才差点就没有逃过判定。

        不过好在,他的线路似乎是走对了,看来是必须要来见这个陛下。

        【您正在与未来线·正军阵营关键NPC交流中。】

        【请注意:此线路危险度极高,请尽量获取对方信任。】

        “是这样吗?”苏明安说:“所以,你要成为你口中的那个被塑造起来的神明?”

        “我们的信仰自由且富有人性,只是想让人们心中有所依托罢了。”陛下回应着,面带笑意。

        “你刚才可不是这么说的。”苏明安也笑了,面对着这个极其危险的npc,此时的他心中却有些兴奋:

        “——你想让人们放弃思考,让他们由理性转为感性,由人转为你的奴仆,你要激发他们内心的欲望与奴性,要让他们理所应当地为了一件事情付出。你想分出三六九等,你想固化阶级……你想让所有人认为,阶级是天生存在的,反叛是不该实行的。”

        “但是存在阶级,就会存在反抗。”苏明安摊开手,继续说着:“如果想让所有人放下反抗你的心思,追随你前行,并不是所谓的洗脑和蒙昧可以做到的。人是独立的个体,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选择。你应该做的,是竖立一个让所有人能够为之前行的目标,你要……成为所有人眼中的灯塔……”

        他在这里很兴奋地说着,弹幕也果不其然地在刷着:

        【来了来了!茉莉2.0版本!】

        【我竟生出些“终于还是来了”的想法……】

        【记录了记录了!我录屏已经准备好了,这就速发论坛!】

        【康康这个npc什么时候被感化。】

        【对方好像也是关键NPC啊……还是最顶级的那种,没茉莉那么单纯吧?】

        【建议改成:辩论大赛】

        【建议改成:爱德华看了也落泪。】

        【我靠,迫害完艾尼这次轮到爱德华了吗?好耶!】

        【有请下一位受害……不,有请下一位被感化者……】

        【……】

        对方的脚步停住了。

        在看向他时,那带着笑意的目光略微变动了。

        “钦望……我记得你以前是不关心这些的。”陛下看着他:“居然也能说到这个地步。”

        “在这样的时代,你是他们的王,你做什么,要立什么教派,都与我无关。”苏明安说:“我不会在意黎明苍生的困苦,我不会在意他们被蒙骗到什么地步,因为我不是他们的统治者,因为他们与我【无关】。”

        陛下看着他,目光微微凝滞。

        “你想把这个世界变成你的形状,想让它变成什么样子,都是你的自由。”苏明安说:“——因为我和你立场一致,所以只要能保证我的实验顺利进行,我随便你利用谁的信仰。”

        他说着,准备发动掌权者技能。

        “……”陛下微微移开了目光,而后,很轻声地说着:

        “……是这样的吗?”

        苏明安立刻发动了掌权者技能。

        【技能开始发动,请注意保持视线。】

        【NPC(圣启),好感度:95+5……】

        ……这是什么?

        苏明安看着这则系统提示,愣了。

        他原本已经做好了看见好感度负数的提示了,没想到系统提示反手就把他给打蒙了。

        ……初始好感度就95点?

        他看着对方,对方的表情一直没有变过,并没有像第一周目的辉书航那样感情波动得很明显,在加了五点的好感度,到达满值之后,一切就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

        【NPC(圣启),好感度:100】

        【当前好感度评价:永恒信赖】

        【注意:当前好感度已到达(友情线·最高)】

        【注意:最高度好感度有利有弊,请谨慎行事。】

        ……

        苏明安意识到可能技能又没有用到位,但他没有选择回档。

        95点和100点,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

        95点的陛下想要害死他,或许是因为他在陛下眼中的好感,并没有某种事情重要。

        但100点的话……他就是面前这个人眼中最重要的人。

        生死危机,应该可以这么逃过。

        “先不说这些了。”陛下说着:“这次的实验成果影响非常大,你最近不要外出,以防有贼人窥视。成人礼后,我担保无人动你。”

        ……难道不是成人礼上就会死吗?

        苏明安想着——也许因为100点的好感度,对方此时改变了主意。

        就像曾经的辉书航一样,她曾经那么义无反顾地要带他逃走,像是将一切都丢之脑后了。

        “你这六年的课题完成了,有没有什么新的想法?”

        陛下继续问着,像朋友之间的聊天。

        苏明安看过了钦望的实验日记,对他的研究已经有了大概的了解,他按照自己了解的说着:

        “我对能量的储存方法很有兴趣。”他说:“世界的能力者们实力有高有低,有的地区贫瘠得没有能源可供能力者吸收修炼,我想研究出一种能储存能源的法子,在一些无辐射区能力者也可以自由战斗。”

        “还真是又一个领域的革新命题,改变世界的想法。”陛下叹着:“你总喜欢逆天而行。”

        “这个难度比天赋改革还要大,我需要重新系统地回顾一边能力体系,以及对能源进行深入研究。预计可能需要几十年甚至无法攻克。”苏明安立刻开始展现自己的价值。

        他知道即使好感度最高也不该放下戒心,他要尽量让对方放弃献祭自己的心思。

        “别太压抑自己了。”陛下拍上他的肩:“在成人礼之前,是难得的空闲期,你可以在广场附近散散心,或者陪陪菲亚,她毕竟是你的未婚妻。”

        “我想动用一些军队。”苏明安顺势提出了要求。

        “军队?我以为你不想卷入这些斗争的漩涡中。”

        “我不跟军队出去,我只是挂个名,指挥一下军队的动向。”

        他可是看见副本聊天那大波大波的报点信息的,如果只是挂个名的话,军队收割的贡献值也会归入他的名下,就算报点信息是错误的,军队无功而返,他也不吃亏。

        依靠势力的力量,比他自己去森林里找革命军单打独斗要强多了。

        “……好。”

        他得到了肯定的回应,而后,他一步踏出,走出了这间大殿。

        在身后的门即将关上时,他听到身后的人又说了一句话:

        “除此之外的,你只需好好研究,其他一切,交给我们。”

        他步伐一顿,回过头,看见这位陛下眼中难得外漏的情绪。

        门重重关上,隔绝了他有些微妙的视线。

        他一路回到自己卧室。

        不知为什么,在出来时,他并没有看见辉书航和菲亚,一路像是只剩他一个人了一般。

        他回到自己卧室,打开窗户。

        窗外的天色依旧是那片蓝紫色,但似乎现在到了夜晚的休息时间,广场上的灯光都暗了下来,整个广场一片暗沉,也看不到有人在搬运东西。

        他心中过了一遍和那个陛下的交流,思考着有着什么地方不妥。

        好感度到了最高值,对方也答应给他军队,甚至没有阻拦他和菲亚见面,一切看上去都非常顺利。

        按理来说,到了最后,自己应该有很大概率存活……

        ……

        不对。

        苏明安心中生出些危机袭来的紧急感,莫名的心慌在警醒着他。

        而后,一个隐隐被他放过去的信息,在他的脑海中渐渐显现。

        按理来说,他的一切自救行为,都能为他提高最终的存活率。

        ……但为什么,

        在看上去一切都顺利的交流过程中,

        ——他没有听见,来自系统的【存活率提高】提示?

        他迅速打开系统栏,而后突然感觉喉头一甜。

        他摊开捂着嘴的手,掌心是一滩鲜红的血。

        而就在这时,系统面板在他的面前显现。

        他一边忍着从心底里泛出来的阵痛,一边看见了展现在面前的,无比清晰明显的一个数字——

        ……

        【存活率: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