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从霍格沃茨开始的军火贩子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一章 歌声冲霄

第一百八十一章 歌声冲霄

        魁地奇世界杯是件大事,大到全世界巫师都为此瞩目。

        杰米尼一群人在帐篷外架着烤炉,喝着冰镇的啤酒,一个下午的时间很快过去了。

        一种名为兴奋的情绪弥漫在空气中,杰米尼闭着眼睛都能感受到空气里那仿佛凝成实质的兴奋感。

        四周传来的交谈声变小了,人们仿佛是在压抑着内心的激动,似乎就连夏日的空气都颤抖的期待着。

        当夜色宛若帘幕一般垂下,笼罩住成千上万个巫师的时候,人群中的嘈杂声突然变大了,仿佛之前那种紧张感都是伪装一般,营地上的动静越来越大。

        魔法部的工作人员们似乎屈从于某些不可避免的趋势,终于不再和巫师们作对,任由各种使用魔法的迹象在各处接连冒出。

        和昨天一样,大批大批的小贩们推着小车,幻影移形着出现在营地中,小车里装满了奇奇怪怪的东西,杰米尼还看到了昨天卖绿帽子那个小贩。

        “比赛好像快要开始了…”罗恩突然冒出一句话来,试图引起众人的注意。

        他们一群人连吃带喝了一下午,此时全都或坐或躺在杰米尼帐篷的大厅里休息着。

        众人听到罗恩的话,沉默了一会,突然,弗雷德和乔治猛地站起身来,大声吼道:“爱尔兰队万岁!”

        一瞬间,像是点燃了火药桶一般,阿德里娅和哈利也猛地站起身来,加入了他们的咆哮。

        帐篷里突然躁动起来,众人纷纷站起身,一边大声叫喊着,一边收拾好自己的东西,仿佛某个部落将要出征的战士一般。

        小天狼星手中拿着酒瓶,靠在椅子上放声大笑,卢平醉醺醺的趴在桌子上,努力的扯出一个笑容,韦斯莱先生着急忙慌的披上了爱尔兰国旗,就连向来刻板的珀西,此时都兴奋的脸色通红,手舞足蹈。

        赫敏左脸上涂着绿色的油彩,右脸上涂着红色的油彩,夏洛特一头金茶色长发扎成了高马尾,一副英姿飒爽的样子。

        就连性子向来清冷的雪莉都加入了他们的行列,一架小小的火弩箭模型在她头顶绕来绕去的飞舞着。

        唰——

        帐篷的帘子被杰米尼一把掀起。

        “出发!”

        一群人呼啦啦的从帐篷里冲了出来,在小贩们的摊位上疯狂扫荡,杰米尼还在人群中看到了麦格教授。

        她跟弗立维教授还有斯普劳特教授走在一起,两手挥舞着,好像在兴奋的说着些什么。

        人群中时不时碰到几个熟悉的同学,不过这些往日里对杰米尼素来敬畏的学生们在今天也只顾得上点头问好——他们都急着采购呢。

        铛——

        低沉的锣声自西边的树林方向传来。

        下一刹,千盏万盏流光溢彩的灯笼在远处的树林中绽放出了耀眼的光彩,照亮了通往赛场的道路。

        “时间到了!”韦斯莱先生大声喊着,负责带孩子的他此时比孩子们看起来还要兴奋:“快点,孩子们,快点,我们走吧!”

        树林里密密麻麻的全是脚步声,成千上万的人穿过树林,前往赛场。

        人群中有人放声高歌,唱着异国语言的歌谣,这种狂热且兴奋的情绪是很有传染性的——杰米尼他们也唱起来了。

        “我们的苏维埃将惩戒全世界,从欧洲直抵涅瓦河向东——”

        杰米尼刚一开口,就被身后的夏洛特一把捂住了嘴巴。

        远处有俄罗斯的巫师们大声嚷嚷起来,似乎是在找谁唱的,他们觉得这曲子可真好听。

        “我听得懂俄语,杰米尼…”夏洛特无奈且宠溺的看着杰米尼:“这不是苏联的世界杯,而且苏联已经解体了。”

        “好吧,我换一首。”杰米尼耸耸肩,在他身旁,双胞胎两人在大声用葬礼进行曲唱霍格沃茨校歌。

        “Расцветалияблонии    груши,正当梨花开遍了天涯。

        Поплылитуманынадрекой,河上飘着柔曼的轻纱。”

        远远的,那群俄国巫师们跟着唱了起来。

        “你会俄语?”赫敏惊讶的看着杰米尼问道。

        “当然。”杰米尼得意一笑。

        作为谍报类技能,各种语言的售价还真不算贵。

        “Freude,    sch?ner    G?tterfunken    Tochter    aus    Elysium,欢乐女神圣洁美丽灿烂光芒照大地!

        Wir    betreten    feuertrunken    Himmlische,    dein    Heiligtum!我们心中充满热情来到你的圣殿里!”

        歌声远远的传开,那边的德国巫师们也跟着唱了起来。

        “傲气面对万重浪——热血像那红日光!”

        “胆似铁打骨似精钢,胸襟百千丈,眼光万里长!”

        呼啦啦的一群中国巫师们走过,他们露胳膊挽袖子,一副打了鸡血似的样子,几个维持秩序的魔法部官员缩了缩脑袋,看着他们的背影干瞪眼。

        接下来的十几分钟里,杰米尼无缝切换各国语种歌曲,将周围各国的巫师们调戏了个遍,当巫师们走到赛场的时候已经是人声鼎沸,歌声冲霄。

        “这是我参加过有史以来最热闹的一次世界杯!十万巫师!十万!”韦斯莱先生大喊着:“魔法部五百个巫师为此忙碌了一整年!”

        “你什么时候去过其他世界杯?”弗雷德难以置信的看着韦斯莱先生,大声问道。

        “在你们都没出生的时候,和莫丽一起——”韦斯莱先生喊道。

        “谢谢你和妈妈生下了我们!”乔治掀起绿帽子,向父亲致以崇高的敬意:“原来那时候我们家还有钱去看世界杯!”

        杰米尼望着突然出现在眼前的金色体育场,微微张大了嘴巴,他被这赛场惊到了。

        金色的围墙大概有几十层楼的高度,魁地奇赛场和普通体育场不同,并不是前后排的样式,而是立式的,每层看台都不是很宽,眼前这座高墙,从第一层到顶层,全都是观众席。

        从长度上来看,最少也要有三个足球场那么长,大概有几百米,从整体上来看,比起前世去过的鸟巢还要大上一圈左右,这让杰米尼不得不感叹魔法的神奇。

        五百个巫师一年就盖起来了,还顺带负责了周围的麻瓜驱逐咒,这基建能力,都可以跟中国公司抢活了。

        要是鸟巢体育场说用五百人盖起来,那些工人怕不是会一头撞死在墙上。

        “我想把它买下来!”杰米尼老毛病又犯了。

        夏洛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