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柯学养猫人在线阅读 - 第70章 不在场证明

第70章 不在场证明

        在等待几人到达的时候增山远翻开了被害人最近一段时间的周记。

        通过周记上的内容增山远得以确认了他刚才的猜想。

        被害人的确是长期遭受着她前夫白柳正雄的家暴,而且还不止是家暴,这个白柳正雄的xp有点一言难尽,总之被害人选择离婚在增山远看来是在合适不过的事情了。

        可惜离婚以后被害人却并没有能解脱,她分到了白柳正雄公司25%的股份,还有总计超过20亿日元的不动产,加起来估计有个6,70亿日元的财产了。

        钱有了,但是生活却并没有好起来,这些资产对于一个做了十几年家庭主妇的女人来说根本不会打理。

        特别是公司那边,她25%的股份是公司除了白柳正雄以外最大的股东,每天各种各样的事情让她心力交瘁,甚至有了抑郁症的倾向。

        后来被害人觉得自己在这么下去可能真的会得抑郁症就去米花医院挂号看了心理医生。

        可惜效果并不理想,从后面的几篇周记来看,被害人的心理状态越来越不稳定,最后甚至有表露过想轻生的念头。

        看完被害人的周记后,增山远对案件有了进一步的推测,他觉得被害人应该是真的想过自杀的,这一点她手腕上的试探伤以及遗书就是证据。

        但是出于某些原因,在自杀到一半的时候,她不想死了,于是放弃了自杀,这时候凶手来了,凶手利用了被害人想自杀,且已经准备好了遗书的事情,杀掉了被害人,然后离开了案发现场。

        能做到这一点的,无非就是被害人在临死的那天打过电话的4个人。

        其他三人不用说妃英理肯定能排除,风户京介的话,增山远觉得大概率也不是他,那么犯人不是管理员就是被害人的前夫白柳正雄了。

        想到这儿,增山远把目光看向了管理员,刚才管理员的一些行为举动的确有不对劲的地方。

        抛去管理员知道被害人家的房屋结构不说,他一口咬定被害人是自杀的就是很大的问题。

        伊达航显然也觉得管理员有问题,这会儿看似不在意的和管理员闲聊,实则话里话外都在试探管理员。

        不知道管理员是不是察觉到了什么,后续伊达航的试探并没有什么效果,无奈之下伊达航只能作罢。

        一个小时后,被目暮警部传唤其余三人先后来到了案发现场。

        妃英理看到增山远倒是愣了一下,但很快她的神色就恢复了淡定,她转头朝目暮警部问道:“目暮警部,你把我们叫过来是有事吗?”

        “嗯,确实有点事,这儿的屋主死了,她在临死前的那天只给你们打过电话,所以才会把你们叫过来,配合一下我们的调查。”

        “什么?玲子女士死了?她是被人杀害的吧?”风户京介听到这个消息后站出来说道。

        “目前还不好说,自杀的可能性也是有的。”

        “这不可能!玲子女士在我这儿的治疗效果非常好,她已经没有抑郁侵向了,怎么会自杀?”风户京介皱着眉头说道。

        增山远闻言翻了个白眼,被害人周记里写的清清楚楚,她已经对生活失去希望了,风户京介居然还说被害人已经没有抑郁倾向了,这个心理医生也太不专业了。

        不过增山远也没有站出来说什么,因为他的目光一直停留在被害人的前夫白柳正雄身上。

        此时白柳正雄脸色苍白,一副受了打击的样子。

        增山远想过白柳正雄无数种反应,唯独没想过这种。

        这个白柳正雄看起来好像对被害人的死非常伤心。

        是装的?还是其他什么情况?

        增山远犹豫了一下决定先试探一波:“白柳先生,看你的样子你对你前妻好像还有几分感情啊!”

        “那是当然的了!毕竟同床共枕那么多年,我怎么可能对她一点感情都没有?”

        “呵!有感情你会那么逼她?让她有那么大的心理压力,甚至都需要来看心理医生?”风户京介冷笑一声说道。

        “没错,白柳正雄先生,这时候在装就没意思了,我这里还保存着你对玲子小姐家暴的证据,要不要让我帮你回忆一下?”妃英理也跟着说道。

        “你们......”白柳正雄被两人这波联手气的脸色通红,但最终他也没说出什么反驳的话。

        增山远暗自摇了摇头,就目前看来,毫无疑问,前夫哥绝对是渣男一枚。

        但问题是渣男也不一定会杀人啊!

        于是增山远问起了白柳正雄被害人遇害的那天他在哪里?

        白柳正雄低头想了好半天才说自己那天大概是在公司,6天前的事情他记不太清楚了。

        增山远转而问起了妃英理和风户京介以及管理员先生。

        妃英理给出的不在证明非常充分,那天她一整天都在裁判所帮她的当事人处理一起离婚财产分割案。

        风户京介则是表示自己一直在医院工作,护士们都能证明。

        让增山远没想到的是,管理员的不在场证明也非常充分,他那天一直在帮楼上一家住户处理排水管漏水的问题,早上9点就带人过去了,一直到晚上9点多才修好下班,期间就没有离开过,那一家人都能证明。

        在修好水管后,他请了修理水管的师傅们吃饭,他们在居酒屋一直喝到凌晨2点才离开。

        如果从不在证明来看的话,妃英理和风户京介以及管理员的嫌疑貌似都能排除了。

        那么凶手好像只剩下白柳正雄这一个可能了,正当增山远打算进一步询问白柳正雄时,他却突然说道:“我想起来了,那天我不在公司,我和我的一个合作伙伴去钓鱼了,不在东京。”

        对于白柳正雄的说辞增山远并不相信,他沉声问道:“合作伙伴?哪个合作伙伴?”

        “是铃木财阀的社长,铃木史郎先生。”

        听到铃木史郎的名字增山远愣了一下,他立马让目暮警部去核实。

        目暮警部显得有些为难,铃木财阀跟白柳正雄可不是一个级别的存在,不是他想核实就能核实的。

        好在这时候妃英理出手帮忙,给铃木史郎打了电话,确认了白柳正雄说的都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