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宋起关中在线阅读 - 第九十九章 《小黄书》

第九十九章 《小黄书》

        长安,未央宫。

        此时的刘义真正在惊喜的翻着两本小册子。

        一本是写满各种数学符号的算术书。

        一本则是记载了许多生动有趣的道家小故事,甚至还有不少图画。

        与此同时刘义真面前还坐着一个僧侣和一个和尚。

        那算术书自然是僧侣应寇谦之所求所搞出来的。

        至于那图书...

        上面的东西连刘义真看到都耳目一新。

        里面图文并茂,没有什么深涩复杂的“之乎者也”,反而用着近乎白话的叙事方式记载了春秋、战国时期的一些精彩趣事。

        这种可读性、趣味性都十足的图书,对于教育普及的好处不言而喻。

        难怪寇谦之未来能混到“国师”的位置,光这副脑洞就能让他混的不太差。

        不过这里面寇谦之很明显也掺杂了私货,他在故事里疯狂吹捧道教,不仅如此,还在最后一个故事里说自己曾受仙人赐书。

        “寇谦之,这书...”

        刘义真沉思了一下,最后给出评价:“不错。”

        寇谦之闻言喜笑颜开:“那敢问公子我是否能在关中传道了?”

        “自然”。

        寇谦之这次在韦氏一案中立下的功劳很大。

        再加上这本小册子,刘义真没有理由拒绝他。

        “这里面故事都不错,但还不到十个...等我过几天再加几个进去,一同当做你传道之物,没问题吧?”

        刘义真也有些心动,毫不避讳自己也要往里面添加私货的想法。

        别的不说,加一点老爹刘裕是多么的英勇不凡不为过吧?

        再加一点赫连勃勃、乞伏炽磐或者拓跋嗣他们的黑历史不为过吧?

        对了,贬低一下晋室也是必要的...

        这一瞬间,刘义真脑海中就蹦出好几个能用得上的段子,打算编入这本“道家传教小手册。”

        寇谦之一听刘义真答应了他传道,心中一颗大石头总算掉落下去。

        他谄媚的笑着:“还望公子给这书赐名!”

        这便是要扯刘义真虎皮了。

        这个时候出书是一件很谨慎的事情,非《经》非《典》非《圣人之说》的书几乎都会被当做糟糠。

        要是日后有人发现了这小册子里的东西,必然会骂着“有辱斯文”,然后撸起袖子找寇谦之干仗。

        为了让自己免于被清算,寇谦之打算直接把保护符印在书名上。

        刘义真自然明白寇谦之的意思,指尖轻轻摸索过用来编篡册子的麻纸,见其因为质地不纯微微泛黄,便随口说了句:“就叫《小黄书》吧。”

        寇谦之一脸不可置信,他那表情分明是在说——你丫在逗我?

        刘义真耸了耸肩。

        他又不傻,他如果真的起出什么《无上玉虚太浩启蒙篇》之类的正经名字,估计不少关注刘义真的人都会来翻阅这本书。

        到时候刘义真巧立名目培养寒门识字的目的说不定会被发现。

        再看《小黄书》这个名字。

        多好听!

        多稚嫩!

        就算日后事发,刘义真一句“少时玩笑之作。”,也就打发过去了。

        寇谦之面露纠结,显然不想让自己的心血之作被取名《小黄书》。

        但刘义真不给寇谦之拒绝的机会,直接拍案定板:“将《小黄书》印发万册,全部交予你传道,就这么定了!”

        “此外,再给你万两黄金...”

        “谢公子!”

        寇谦之脸色秒变,笑得连自己牙花子都漏了出来,直接跪在地上。

        去他的《小黄书》!

        万两黄金卖冠名权,这本书叫《寇谦之的风流韵事》寇谦之都能接受!

        解决完寇谦之的事情,刘义真望向僧侣。

        “汝女如何了?”

        僧侣双手合十:“回将军,韦氏将贫僧爱女已经送了回来。”

        这僧侣已经将自己的事告知了寇谦之,寇谦之又转述给刘义真。

        这僧侣是寇谦之学习佛法时的师弟,佛法高深,为人磊落,本来不是会和世家同流合污的人。

        但奈何他却犯了一个男人都会犯的错误——他爱上一个女子,并生了个女儿。

        在这个年头,中原的和尚是不需要戒色的,他生了孩子其实也不是什么不可饶恕的过失,只要好好对待娘两就行。

        奈何他妻子身子弱,生下女儿当时便撒手人寰。

        母亲身子弱,女儿身子也好不到哪去,小小年纪便染上了肺痨。

        肺痨在这年头几乎就是绝症,除非能得到相当好的照顾,不然很快便会早夭。

        僧侣只得带着女儿四处求医,机缘巧合下认识了韦氏的人,接下来的事不说刘义真也猜到了。

        “肺痨...”

        这病放在两千年后就是几个月、万把块钱的事,但现在完全就是绝症。

        “大师放心,我会召集长安名医来治疗你女儿的。”

        刘义真只得如此保证,至于治好那是基本不太可能的。

        “贫僧多谢将军。”

        僧侣向刘义真微微躬身。

        “没事...”

        就在这时,一个侍卫从殿外走进来:“公子,王镇恶将军求见。”

        王镇恶?

        刘义真挠挠头,疑惑的发问:“他来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