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偏执陆少宠妻如命在线阅读 - 第726章 最强助攻

第726章 最强助攻

        能怎么整蛊伴郎、伴娘?无非就是暧昧又擦出火花的小游戏。

        一群人一直在起哄,“嗷嗷”直叫,兴奋又开心。

        苏酥看得面红耳赤,凑到陆瑾尧耳边说:

        “还好今天整得不是我们。”

        准确说,还好肚子里揣了个小东西,不然啊……

        啧,惨不忍睹。

        陆瑾尧被逗乐了,“你还怕他们?”

        “当然了。”苏酥说,“他们玩得也太大了。”

        结果陆瑾尧来了句:“要是你不乐意,他们今天谁也别想恶搞我们。”

        确实,兄弟几人就是个食物链。

        站在最高端的一直是陆瑾尧。

        当然,这个食物链并不是以金钱地位来排名,而是以智商。

        他完全能绕了在场所有人,让他们不准恶搞自己。

        苏酥顿时笑了出来,“我老公就是厉害!”

        哪个男人能听这些话?还是自己心爱的女人说的,陆瑾尧捏着她粉嫩的脸,柔声说:

        “老婆太乖了,想亲你。”

        苏酥脸红地推了下他,“回家给你亲!先看热闹。”

        陆瑾尧看着她开心,低头闷闷一笑,心情也非常不错。

        那他们到底玩的有多大?

        从一开始的简单接吻,到后面的法式深吻,最后还得在3分钟以上。

        到后面的开始做游戏,输掉了直接脱衣服……

        能不刺激?

        太刺激了。

        大家都是成年人,又喝了点酒,在这样的氛围下,苏睿、小q、景平和夏音胆子都大了许多。

        只是……

        苏睿或多或少放不开,此刻,他的脸都红透了,根本不敢看小q,说:

        “哎呀不玩了,差不多可以收场了。”

        白炎硕的嘴多损呐?他说:“不玩?你不给老三面子啊。”

        “……”苏睿一噎,“我还不给面子?刚刚都按照你们说的做了,半个多小时了!”

        “哎呀,再来几个小游戏。”白炎硕哄骗着。

        苏睿眼珠子一转,计上心头,“苏酥怀着孕的,得早点休息!”

        这样一说,他心想大家总不会再起哄了吧。

        然后众人看向苏酥和陆瑾尧。

        可这两位新人都没说话,也就说明……

        游戏还是可以继续。

        白炎硕看向旁边的怀礼,似在求救。

        于是,怀礼使坏:“这样吧,既然老幺不想玩,二哥,你去,和小q搭档。”

        在场所有人愣住:“……”

        这不是乱点鸳鸯么?

        谁都看得出苏睿和小q是关系互相喜欢的关系,不然以他们正经又害羞的性格,能亲能抱?

        而且,今天看似是在闹着玩、整蛊伴娘、伴郎,其实是大家的助攻。

        然而,只有陆瑾尧和苏酥低头笑了下。

        两人相互看了一眼,交换了个眼神,无声中说了句:怀礼真损。

        白炎硕也是愣了几秒后才反应过来……

        不就是演戏嘛?

        不就是逼老幺着急嘛?

        他会!于是白炎硕说:“好,我来!跟美女搭档,我巴不得呢。”

        说完,就准备去牵小q的手。

        结果苏睿直接把小q护在身后,说:

        “放开你的脏手,我可以继续玩游戏!”

        他喜欢的人,那轮不到别人。

        不就是亲么?

        期间,小q都说她不介意,那他就亲!

        反正面对自己喜欢的人,谁忍得住?

        全场所有人都意味深长地笑了……

        大家都看得明明白白,但这些当事人不知道是装傻、还是真不知道。

        整蛊游戏一直持续到晚上11点半。

        要不是因为苏酥困了,他们能闹个通宵。

        当然,游戏中,四个伴郎、伴娘也喝了不少酒,满脸通红。

        最后一个游戏,整蛊他们后,众人离开了。

        而这个游戏也是全场最刺激的。

        偌大的陆家新宅大门紧锁,意味着苏睿、小q,景平和夏音都不能从里面出来。

        苏酥拉了下陆瑾尧的衣袖,小声说:

        “让他们躺在被子里、然后把衣服脱光……这么整,好么?”

        不过,她还是很庆幸。

        要是今天不整伴郎、伴娘,那就是整自己和瑾尧了。

        “你刚刚不是笑得挺欢的?”陆瑾尧将她紧紧抱在怀里,“现在知道担心了?”

        苏酥撇了撇嘴,控诉:“你还不是在笑!”

        “是是是。”陆瑾尧见她要发脾气了,立马软下来,“怪我,都怪我。”

        “那管不管他们呀?待会儿偷偷去开门?”苏酥说。

        “你啊你。”陆瑾尧笑着叹口气,“平时瞧着精明,今天变笨了?你去开门,不就坏了他们好事?”

        可能一孕傻三年?

        但这不是还没生么?

        无所谓了,笨、聪明、傻、可爱,反正都是他最爱的老婆。

        “啊?”苏酥愣住。

        两人谈话的同时,前面怀礼和白炎硕的对话也入了他们耳里。

        “哎!老四。”白炎硕说,“你是不是把门反锁了?钥匙呢?”

        “扔了。”怀礼说。

        白炎硕比了个大拇指,“要我说,还是你损。”

        “彼此彼此。”

        “我是嘴臭、嘴损。”白炎硕说,“你是行为损。”

        张誉在旁边闷头一笑,“你还是挺有自知之明。”

        白炎硕:“……”

        几秒过后,白炎硕又说:

        “哎,老四,你真的给他们喝了那种酒?”

        怀礼很淡定地“嗯”了一声。

        “你小子真会啊!”白炎硕一拳捶在老四胸口,“不怕他们明天怪你?”

        怀礼往后退了几步,笑着说:

        “怪我?是该感谢我吧!我这是最强助攻。”

        “就是。”星晚在一边按捺不住地说。

        听到这,苏酥又问陆瑾尧:“什么酒?你知道吗?”

        “什么酒?”陆瑾尧闷闷一笑,凑在她耳边,“我们订婚那天,怀礼给我们准备的订婚礼。”

        虽然他不知道他们的计划,但架不住他聪明。

        从今晚怀礼一直灌苏睿、景平的酒,再到玩这么大,不就是助攻么。

        “……”苏酥明白了。

        啧,真损。

        居然敢出这个馊主意。

        她说:“他们玩得也太大了,这……”

        “都是成年人。”陆瑾尧摸了摸她脑袋,“有什么大不大?要不助攻,以苏睿的开窍程度,迟早错过小q。”

        苏酥点头,这倒是真的。

        “再说了。”陆瑾尧补了句,“喝了那酒,也不一定成事,这个……得看个人。”

        “哦。”

        “你以为所有人都跟你老公一样,无师自通?”

        “……”

        苏酥无了个语。

        这人又不正经了,开始上高速。

        臭不要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