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五十五章 互相怀疑

第二百五十五章 互相怀疑

        他吩咐一声,门口的内监赶忙应声,脚步利索的往太医院跑去。

        一旁扶着他的正是郑公公,付公公对他道:“你带人进去把里面收拾一下,小心一点。”

        “知道了,干爹,您受苦了。”郑公公看着付公公那血淋淋的膝盖,语气甚是心疼。

        听到此话的付公公只觉得膝盖更加疼了。

        他咬着牙道:“咱们做奴才的,本就贱命一条。”

        “你别在我这耗着了,赶紧去伺候皇上。”

        郑公公唉了一声,将付公公交给一旁的小内监,自己带着人轻轻的进了御书房清扫。

        宋怀之遇刺的消息转眼就传到了国公府。

        “国公爷,宋大人的船沉了。”管事先生颤颤巍巍的将消息禀报给了镇国公。

        上方正在品茶的镇国公瞬间咳嗽个不停。

        他的身子本就不大好,如今指定的继承人出了事,他着实是伤心不已。

        外头的宋雁回听到咳嗽声,大步闯了进来。

        “祖父!”宋雁回伤心的喊道。

        镇国公摆摆手示意管家下去。

        宋雁回在他的身旁坐下,扶着他的胳膊,一脸担忧的看着他。

        镇国公道:“无碍。”

        宋雁回心疼的看着他。

        “京城乱了,我镇国公府选定的世子都能出事!”镇国公咬着牙将此事说了出来。

        宋雁回道:“祖父保重身子要紧,此事皇上已经下令让京兆府尹彻查了。”

        镇国公低低一笑,“此事怕是没那么简单了。”

        他看向宋雁回,目光中带着一丝审视,随后又瞬间消失。

        宋雁回是他从小养大的,什么性子自己最是知道,此事定是与她无关。

        “雁回,外面的咱们管不了,家族里的就必须得管了。”

        “你速速带人彻查全族,可千万不是家里人干的。”

        宋雁回闻言,面色一沉,说道:“祖父放心。”

        若是宋怀之的事情是国公府一族的人干的,宋雁回想到此,便是恶心至极,此事若是真的,镇国公府真是丢大了。

        “小心行事。”

        宋雁回得了吩咐,赶忙点头。

        “我这就去,祖父您歇息一会。”她示意外面的小厮进来伺候着,随后快步离开了屋中。

        东宫,太子一回来,便是好大的一通怒火发了。

        下面的内监宫女皆是吓得不轻。

        柳太傅也匆匆赶来,气愤不已。

        “此事定是老二干的!”太子怒喝道。

        柳太傅说道:“没有证据的事情,殿下莫要胡说啊!”

        太子气愤道:“不想让宋怀之做世子的,除了他之外,还有几个。”

        “老二如今是越发的胆大了,竟然敢刺杀朝廷命官,连官船都能给我弄沉。”

        对面的柳太傅此时也颇不是滋味。

        若真是齐王的,此人还真是不讲规矩了。

        “当初承泽表哥为何会遭遇刺杀,他就是看不爽我同国公府的关系。”

        想到此,太子气的又砸了一件东西。

        自从夺嫡开始,朝中的那些潜规矩已经消失不见了。

        柳太傅也是无语了许久,齐王当真是不讲道德的很。

        “殿下息怒,如今最要紧的是赶紧找人添补上世子的位置。”

        “镇国公难得松口,咱们切勿失了机会。”

        太子道:“整个宋家,还有谁比宋怀之更适合!”

        柳太傅一愣,面色不悦,随后迅速变了过来,说道:“宋家那么大,总是有合适的人选的。”

        “官船的事情,皇上已经让京兆府尹去调查了,此事皇上定怀疑是齐王做的,如此大好机会,咱们定不能错过。”

        太子走了两步道:“你说的这些孤自然知道。”

        “此次损失惨重,老二也落不了好,父皇没让锦衣卫掺和,定是心中不满了。”

        柳太傅点了点头。

        太子呼出一口浊气继续道:“如今最要紧的是让承泽表哥啃下段世爻这个硬骨头。”

        京郊大营,清风脚步匆匆的来到了萧承泽的身边,低声将此事告知。

        萧承泽面色一变,心中微凉。

        许久道:“此事跟咱们没有关系。”

        清风一愣,踟蹰道:“公子不去国公府看看嘛?”

        萧承泽摇摇头。

        “多事之秋,不要多管闲事。”

        “咱们有自己的事情要做。”

        清风闻言,呆呆的点了点头。

        “段大人接了我的帖子吗?”萧承泽问。

        清风摇摇头,表示没有。

        萧承泽叹了口气,段世爻此人当真难搞。

        连着送了几次的帖子皆是不接,看来只能自己亲自去堵人了。

        定州岛上,陈家书房里,陈霄抱着书来回踱步,再次呈现了当年的场景。

        历经了大半天的思考,终于定下了两个孩子的名字。

        陈松瑄,陈松峣。

        双胞胎的平安的诞生,对于陈家着实是件大喜事。

        林氏决定,一定要给这两个孙子办次盛大的满月酒。

        定州此时喜气洋洋,京城则是血雨腥风。

        在徐至真的带领下,禁军满城搜查。

        京兆府尹查了十来天,愣是一点线索都没有,偏偏又不能毫无作为,故此只能带着人到处搜查。

        功夫不负有心人,官船被打捞上来,只找到了几具尸骨,至于没找到的,可想而知,定是葬身鱼腹了。

        看着下面人送来的尸体,京兆府尹只觉的头疼不已

        这宋怀之当真是毫无生机了。

        唯一令他心中松快几分的,打捞出来的尸体上发现了刀剑的伤痕。

        故此可以断定,官船定是被截杀的,宋怀之也真真是被刺杀死亡的。

        “这个结果当真是断了意外沉船的可能啊!”京兆府尹感叹着。

        一旁的徐至真淡淡的扫了他一眼。

        “宋怀之的尸体还未找到。”

        京兆府尹一愣,他看了看面前的几具尸体,心道:“都成这样了,宋怀之还能活命吗?”

        但是面上还是恭敬的道:“大人说的是。”

        徐至真看了他一眼道:“此话是说给镇国公府听的。”

        京兆府尹一愣,拍了一下脑袋道:“您说的是啊!”

        原本定好的过继日子已经到了,宋怀之毫无一丝消息,宋家的人也开始放弃了。

        这些日子宋雁回带着人在宋家各家来往,难以让人联想到不是换了人选了。

        可偏偏世子的位置上面也盯着,故此人选一定得仔细斟酌。

        他们需要一个理由稳住国公府。

        国公府里,宋雁回眉头紧锁,这些日子她借着重新挑选人选的由头将各家都走了个遍,着实是没有发现特殊的地方。

        莫非当真是齐王刺杀的。

        想到此,宋雁回便是头疼不已。

        齐王这个疯批加上唐嵩这个疯子,或许还真能干出这胆大包天的事情。

        齐王府,齐王一脸郁闷的坐在厅中,如今他是各方怀疑的对象,因为宋怀之的事情,他甚至查了底下的人,连着唐嵩都没放过,可是,这件事还真的不是他干的。

        亦是说,他还没来得及干。

        “唐嵩,此事当真不是你干的?”齐王不相信,又问了一遍。

        下方坐着的唐嵩,也是满脸阴沉。

        “下官已经解释过了,我的人还没行动。”

        “我唐嵩若是做了,定是会承认的。”

        见唐嵩这般信誓旦旦的,齐王也怀疑了,莫不是太子的苦肉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