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有一卷神仙图在线阅读 - 第两百一十六章 夺舍

第两百一十六章 夺舍

        “不要!不要!”端王看着霍胎仙,眼神中充满了恐惧,不断的绝望咆哮。

        可霍胎仙的手掌依旧是穿越时空,坚定的落在了他的头上,任凭他如何躲闪。

        “你去轮回吧,会有人替你好好的活下去。”

        “不要!”

        半响后,霍胎仙收回手掌,    静静的站在屋子内,看着端王瘫倒在地的尸体。

        然后只见尸体一阵扭曲摇晃,不多时手指微微弹动,开始摇摇晃晃的自地上缓缓站起身。

        “活着的感觉可真好。”

        “从今天起,你就代替端王活下去。”霍胎仙看着端王。

        “你要篡夺大周的江山?”端王眼神里露出一抹诧异。

        “并不!我要建立一个凌驾于世俗,执掌众生生死、执掌诸神的神朝。”霍胎仙笑着道。

        第二日

        一到惊天动地的消息,犹如是飓风般挂过整个大周。

        大王子姬高鸣被手下暗算,洗去了身上的图卷,沦为了废人。

        端王也在同一夜被人暗算。

        一夜之间,大周两位储君继承人遭人暗算,大周天子勃然大大怒,砸碎了不知多少瓷器。

        整个大周风雨欲来,周天子责令六部,缉拿凶手。

        摘星楼上

        周幽王眼神冰冷的看着跪倒在地面色惨白的端王与大王子,眼神中露出一抹冰冷:“能闯过皇城守卫,暗害你们的人,绝对不多。”

        说到这里周幽王看向端王与大王子:“将你们知道的所有消息都说出来。”

        二人说了半天,可一点有用的消息都没有,唯一能确定下黑手的就是刺客白韭。

        周幽王转身看向大周老祖:“老祖觉得如何?”

        “许是三大画院的报复,也许是五大诸侯的报复。齐桓公的领地被佛门入侵,岂会忍下这口恶气?”大周老祖敲击案几。

        杀乱了!现在是杀乱了!

        整个大周各大势力好像都是敌人,但又好像都是朋友,就算是睿智英明的大周老祖也无法把握。

        “此时理应按兵不动,坐看佛门与三大画院、五大诸侯相争。”大周老祖提出自己的建议。

        周天子闻言略作犹豫,然后狠狠的点下头。

        胜天画院

        教祖闭关之地

        霍胎仙迈着细步,    缓缓来到了教祖所在的楼阁上,一双眼睛打量着教祖所在的宫阙,    眼神中露出一抹诧异。

        只是一座简单的小楼,最简单、最普通,凡人的小楼。

        “来了!”

        碧游在煮茶,整个人心情显得很好,很得意。

        他确实是该心情好,也该得意。

        “见过教祖。”霍胎仙恭敬一礼。

        “莫要多礼,快坐吧。”碧游笑着道。

        霍胎仙落座,教祖问了一些考校修为的话,然后道:“你此次可是立下大功,想要什么赏赐?”

        “请教祖收端王为徒。”霍胎仙道。

        碧游一愣,煮茶的动作顿住,一双眼睛看着霍胎仙:“为什么?”

        “弟子有不能说的理由。”霍胎仙面色郑重:“所有功勋赏赐,尽化作这一条。”

        碧游看着霍胎仙,半响后才点点头:“好!你是个机智的、有计谋的,你既然开口,想必心中有所计较,其余的我也不多说,    此事交给我就是。”

        霍胎仙与碧游行了一礼,    然后起身离去,    碧游看着霍胎仙的背影,陷入了沉思。

        三日后胜天画院教祖碧游,亲自收取大周端王为弟子,此事一经传出轰动天下。

        “嘭!”

        大王子府邸,姬高鸣看着手中信报,眼睛里满是不敢置信:“为什么!为什么啊!碧游为什么会亲自收取他为弟子?他何德何能?”

        “殿下,必须要作出反击,否则端王有了胜天画院相助,只怕大周的储君之位,必然会严重倾斜。大王是不会管端王与胜天画院做了什么交易,他只是看到胜天画院决定押宝端王,全力支持端王争夺大统。”旁边的谋士声音里充满了慎重。

        听闻这话,大王子猛地站起身:“派人去联系天人画院与自然画院,就说孤王想要拜师二位教祖,只要二位教祖支持我继承大统,不论是何等条件,孤王都认了。”

        大王子话语落下,谋士摇了摇头:“大王,天人画院隐居世外,绝不会收你为徒的。至于说自然画院,怕也是不太可能。一旦收徒就意味着气数相连,方胜是个谨慎的人,怎么会做这种事情。”

        “嘭~”姬高鸣猛然砸碎身前花瓶:“那你说!你说孤该怎么办?难道孤坐而等死,眼睁睁的看着他将王位夺去了不成?”

        谋士闻言沉默。

        大内深宫

        周幽王面色疲惫的揉着脑袋,在不远处大周老祖也是抓着脑袋。

        “老祖,碧游到底在干什么?”周幽王想破脑袋,也想不出对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我其实也很想知道,碧游到底怎么想的!”大周老祖道。

        碧游老祖收下端王,那就意味着端王的身份地位,在胜天画院是最高的那几个人之一。只怕到时候整个胜天画院大部分资源都可为端王调动。

        在这种关键时刻,碧游老祖此举近乎于哈梭所有赌注,全都压在了端王的身上。

        为什么?

        “许是为了在西南大地彻底站稳跟脚,借助端王的影响力,在西南大地增加权柄。”大周老祖抓了抓胡须:“不过此事对你我来说,倒是一件好事情。碧游虽然借端王的力量,但我大周也可借助胜天画院的气数,填补两千五百年的空白过度。”

        端王府邸

        高楼上

        端王正在不紧不慢的描着书画,芈士缓步登临楼阁,来到了端王身后,懒洋洋的道:“殿下画技比往日里可是更精进了。”

        “人都是会进步的,更何况孤王有无数资源。”端王侧身看了芈士一眼,然后收回目光,继续作画:

        “下回先生到来,还需差人打个招呼,遣仆役通报一声的好。”

        芈士闻言一愣,不由得瞳孔一缩,然后认真的打量着端王侧脸,见到对方似乎不像是玩笑话,然后慢慢收回目光,低下头:

        “大王,碧游那老家伙怎么会忽然想起收你为徒?”

        “我怎么会知道,碧游教祖如何想的,怕是唯有碧游才知道。不过送上门的便宜,不占白不占。”端王想都不想直接回了句。

        见此芈士笑了笑,开始与端王汇报事情,然后走下楼阁。

        芈士站在院子里的桃树下,一双眼睛看向远处高楼上的那道人影,不由得瞳孔紧缩,眼神中充满了凝重。

        他的颠倒蛊不见了!

        他感受不到端王身躯内的颠倒蛊了。

        “端王是不可能自己拔出颠倒蛊的。”芈士一颗心沉入谷底:“而且,他的行为举动就好像是彻底变了一个人,对我的态度……。”

        芈士眼神中满是不解。

        这个世界可没有夺舍的说法。

        “为什么会这样?一夜之间,怎么会这样?”

        芈士心中不解:“究竟发生了什么?”

        他不过是进入大内深宫,与端王的母亲深入探讨交流了一番而已,回来后发现好像什么都变了,又好像什么都没变。

        一夜之间,似乎是千古匆匆,什么都变了。

        天子一纸令下,佛门开始大肆开阔土木,无数的宫殿一夜之间拔地而起,无数的佛门沙弥走出烂陀寺,开始在镐京地界讲法传道,一时间整个烂陀寺内香火冲霄,队伍排了几十里。

        烂陀寺后院,乔大垛操控着混沌肉身,静静的站在寺庙后山的石壁前,眼睛里露出一抹追忆。

        “老祖,大王法旨,将齐桓公的地盘划分给咱们,咱们是取啊还是不取。齐桓公可是五大霸主之一,不是好惹的。”神秀来到佛祖身后恭敬一礼。

        “齐桓公吗?”佛祖笑了:“为何不传道?”

        “我欲要在西南大地举办水陆法会,邀请三位教祖、五大诸侯一同前去论道。”佛祖笑了笑:“不战而屈人之兵,才是上乘。”

        “到了造化六重天,早就是另外一重天地,我如今就算还没有恢复巅峰修为,但镇压一群后辈,也是轻而易举。”佛祖说到这里,话语顿了顿,脑海中划过霍胎仙的面孔:

        “他不算在内。”

        “听人说霍胎仙是你女婿?”佛祖一双眼睛看向神秀。

        “正是。”神秀连忙道。

        “好眼光!你这个女婿招的好!你这个女婿招的好!”佛祖笑了:“这怕是你此生做的最正确的决定。历史车轮滚滚向前,没有人能阻挡。我等此番布局,不过是在历史的车轮碾下之前,多做一番挣扎而已。到了那一刻,咱们多几分谈判的筹码。”

        “赦封三界,划定人鬼神,这是何等不可思议的伟力。”佛祖眼神中露出一抹感慨。

        佛门出山,天下震动,尤其是公子小白首当其冲。

        齐桓公领地

        看着手中帖子,齐桓公面色阴沉,眸子里露出一抹冰冷:“佛门狼子野心,论道是假,给咱们秀肌肉是真。佛祖当真活了吗?”

        “佛祖要是没有复活,他又岂敢在咱们地盘大摇大摆的开”旁边的一位谋士道:

        “自然画院那边传来消息,佛祖是复活了,但好像出了一点岔子,咱们也未必没有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