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没有魔法的我为什么要来魔法学院在线阅读 - 第2章 超能学院

第2章 超能学院

        第2章    超能学院

        “为什么啊?”

        “为什么我不能去东海一高读书?”

        “叔叔我啊告诉你,你没有选择。”

        今天是炎夏国超能学院高中部新生报到的时间。

        关于超能学院的情况,实际上许多学生都并不清楚,他们原本志愿书上填报的高中,为何会被改动,然后被调离到这座学院。

        当然这也不排除部分学生,他们知道这座学院名字的意义,对于他们来说,这座学院,将会是改变他们一生的存在。

        在超能学院的大门门口,一位身穿普通杂牌衣服的少年和一位身穿军装的中年男子争论着。

        他们在超能学院门口的争论,并未引起太多旁人的注视。

        并不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而是因为那位少年实在过于普通,仅此而已。

        一副标准的大众脸,一米七出头的身高,和着身上一套说不出价钱的地摊货衣物,以及他的身上并没有那样存在的气息,可以说是再普通不过了。

        “为什么我不能去东海一高,我的成绩可是远远超过东海一高的录取线的。”

        “如果是别的事情,也许我会给你一个和我商量的机会,但是这次,我不会给你这样的机会,并且这个决议是东海一高学院高层与超能学院共同商议出来的,你没有反驳的权利。”

        “你虽然是我的抚养人,但是我有权向你提问,并且给我解答,我为什么不能去读东海一高。”

        “你以后会明白的。”

        “上官狼,你必须给我一个解释。”

        少年用着强硬的语气,一脸愤怒的向着他身前的男子逼问道,但中年男子的眼中没有一丝的情感波动,不带任何表情看着少年。

        “别忘记了你的身份,你是在和谁说话。”

        中年男子的眼神发寒,用着冷冽的眼神看着少年,仿佛再多看他一眼,整个人都会被冰冻起来一般。

        这一幕也同时吸引了周边正在进行办理新生登记手续的导师和同学。

        “凝神散气,非七阶之上不可为,敢问前辈名号。”

        一位白发老者从新生报到处走了过来,他看出眼前的这位军装男子的不凡,卑躬像身前的这位中年男子问到。

        周围的新生虽然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他们知道,眼前这位身穿军装的男人。

        不简单。

        他的身份和他的实力与他的外貌绝对不符,不论是周围的新生,还是导师,或是这位少年自己,在脑海中一瞬间都浮现出了这样的一个念头。

        这同时也是眼前这位中年男子成为他的抚养人之后,第一次真正的认识到他,认识到他不为人知的这一面。

        “代号,孤狼”

        中年男子话语刚落,正在进行新生登记的所有导师瞬间失色,十分惊慌的跪倒在地,匍匐着身体,用着极其尊敬,害怕的声音,似乎像一开始就协商好过一般,整齐划一的说到。

        “不知孤狼前辈大驾光临,请恕罪。”

        “不知者,无罪。”

        “谢前辈。”

        在诸位导师收拾好情绪后,急忙起身,齐刷刷的低头看着自己身前的那位中年男子。与此次同时,不知为何,不少新生此刻面部惊慌,如同见到十分恐怖,不可描述的存在似的。一种早已深深烙印在基因之中的恐惧。

        “上官狼,你什么意思,摆架子,给我立下马威是吗?我王...”

        少年的话还未说完,先前上来询问名号的那位老导师以极快的速度向前,王宇在此刻也感受到了危机即将来临,想要将身体往后撤,但他发现,自己无论怎样用力,也移动不了半分,眼睁睁的看着那位导师一巴掌向自己扇来。

        王宇眼前一黑,被那位导师击中后,王宇的身体在空中旋转飞行数秒,才得以落地。

        王宇落地后,站起身来,眼中充满恶意的看向那位老导师,。

        那位导师也注意到了王宇的眼神,俯身准备发起冲刺,再度发起进攻。

        但——孤狼发话了。

        “够了,我的侄子还轮不到你教训。”

        “是,前辈,是在下唐突了。”

        孤狼发话后,老导师收起了凝聚在掌心之间的异能量,如若不是孤狼出手护着王宇,他此刻必然全力出手,一掌将其击毙。

        因为在孤狼发话前,他只不过是一个没有背景,也没有实力的普通人。击杀他,并不会对超能学院产生任何的不良影响,因为这里本身就不是为普通人开设的,而是为异能者们。

        这一点,不仅他是这么想,在场的诸多导师,也都拥有着和他一样的观念。

        超能学院,不养无能之辈。

        “带他去进行新生报道,我还有一些事情去处理。”

        “是,前辈。”

        “还有一件事,顺便帮我向那个老家伙问声好。”

        “是,前辈”

        王宇重新凝视着身前击飞他的老头,不服气的皱眉说道。

        “我不服,我要与你决斗。”

        王宇抽出自己随身收纳在腿部的特种匕首,擦着嘴角溢出的鲜血,充满战意的看着身前的那位老头。

        老头看向孤狼,在孤狼微微点头,示意可以后,他开口说道。

        “既然如此,小伙子,你可要看好了,什么叫做,异能者不可辱!”

        老头看着王宇,他知道此次战斗是不能运用异能量击伤他,但是却可以运用异能量强化自身的身体机能。不过这样实在有损自己的形象,对付一个毫无异能的毛头小子,竟然要动用自己的异能量,实在是过于有失颜面。再者,孤狼就在他的身边,就这样运用异能量去对付他,未免会引起孤狼的不满,孤狼的怒火他可承受不起。

        “喝”

        看见这一幕,一些新生倒吸一口凉气,因为他们知道,这座学校名字的含义,也明白向这位导师发起挑战会有怎样的下场,即便他不动用那位名叫王宇的新生所不知道的力量。

        “偷袭。”

        “马家十三刀。”

        手起,刀落。

        王宇每一次的挥动,都恰好的与那位老者的双拳碰撞在一起,让王宇所不解的是,自己的匕首锋利程度是不需要验证的,这个他很清楚。但是击打在老者的身上,犹如击中一块钢块,甚至将自己的双拳反震得阵阵发麻。

        “好小子,竟然偷袭我一个69岁的老同志,这样不讲武德,可不太好。”

        “战场,只分结果,不分过程。”

        “哈哈哈”

        老头笑了笑。

        “也是,是老头子我唐突了,不过接下来,我可不会放水了。”

        周围的新生看着老头与王宇的决斗,低声的讨论着。

        其中一个新生说到。

        “不会吧,他竟然能与云鹤导师打的不分上下?”

        “不止,云鹤导师从某种角度上来说,已经输了,因为他动用了异能量,才护住自己的双拳,未被他的匕首所击伤。”

        一位戴着形状怪异,一个似头盔的巨型眼镜框架的新生低声说道。

        “这难道是?全息分析仪?”

        “是。”

        那位少年忽略了那位新人发来的惊讶之情,他此刻眼中只有老头云鹤,孤狼,以及那位正在与云鹤对战的那位少年。

        “他真的,没有异能吗?”

        少年看着全息分析仪上的数据显示,无论如何,也未检测出他无论是体内,还是体外,没有任何一丝的异能量波动。

        “他可真是厉害啊。”

        “没有异能力,也能与这种状态云鹤导师,打成五五开,他至少,也有等同一级异能者的实力了吧。”

        “是我输了。”

        云鹤导师微微皱眉,向着孤狼深深鞠躬,表示自己的歉意,随后退下继续负责起了自己的工作。

        他清楚自己输在哪里,他的每一个动作,仿佛都在那位少年的预判当中,即便他没有任何的...那位少年,真的没有超能力吗?

        云鹤又低头看了一眼他的信息登记表,这张信息表是孤狼前辈亲自填写的,自然不会有假,但是若要说这位少年没有超能力,那么在作战方面,他到底是有多强大的天赋。

        或许这就是孤狼前辈送他进来的原因吧。

        孤狼看了一眼少年,依旧是毫无感情的说着。

        “我知道你在疑惑些什么,在这座学院,你会找到你想要的答案。”

        “你所看见的,未必就是真实的。”

        “他们会负责照顾你的,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说完,孤狼回头看了一眼云鹤,然后便离开了超能学院的大门口,只留下少年一人。

        你看到的,难道就是真实的吗?

        “他说的,那句话,难道是....”

        .......

        .....

        这句话在王宇的大脑中回荡着,久久无法散去。

        王宇在他叔叔走后,便独自一人开始办理一些入学的相关手续,王宇并不想强烈的去违背叔叔的意见,虽然他的叔叔也只做过他一年的监护人,但在这一年里,他再一次感受到了家的温暖。

        当然,这只是小部分时间。

        因为王宇的叔叔是隶属于国家的部队兵,在各个方面,对王宇的要求都格外的高,这也是王宇和他叔叔经常发生矛盾的原因。

        “你好,同学,你是一个人报到吗?”

        王宇回头看去,看见一位戴着说不出是眼镜,还是头盔的奇怪物品,一米八左右的男生站在他身后,主动向他打着招呼。

        “我可以与你一路吗?”

        “请便。”

        王宇并没有过多的理会他,他身后的这名同学,显然不可能是刚入校的新生,这不光是王宇的直觉,更有着他的判断在内。

        没有携带行李箱,身上穿着的校服上别着一个新生所没有的校徽。

        打量一番后,王宇对他自然不会有太多的好感。

        他的身上,带着一股由内到外的傲气,这不是一个普通的人所拥有的。

        无事献殷勤,自然不会有什么好事情。

        就这样,王宇和这位少年一同走了许久,一路无语。

        但是在路上,却有不少学生看过来,并且流露出十分恭敬的表情。

        就在王宇疑惑的时候,一位上前打招呼的女生,回答了他心中的疑问。

        “欧阳会长,您好。”

        “那个...会长,关于诸神战场每个月需要上交的战利品,能不能先缓一下”

        诸,诸神战场?

        王宇在听见这个词语的时候,虽然表面上没有任何变化,但是他的内心早已掀起了波澜。难道这里?

        不可能,或许,只是重名了?

        但是,不论重名与否,这座看上去极其现代化,与寻常学院一般无二的超能学院,并不简单。

        “我们最近,身体,不大舒适,所以并没有获取到足够的战利品。”

        “这样啊?”

        学长(王宇身后的少年)露出十分为难的表情,仔细思考了一下,他的回答让少女不经意的叫出了声。

        “啊,这样不太好吧,会长,这...”

        “没有关系,你们这个月的我先帮你们代交了,因为这是学院的规定,我们做学生的,这也没办法,但是下个月你们要去诸神战场打回来还给我。”

        “谢谢会长,谢谢会长。”

        “没有关系。”

        在这名女同学的再三道谢后,她才安心离去,看到这一幕,这名被她们称作会长的人,在王宇的内心看观有所改变。

        他的那份高傲,并没有展现出来。

        “你还真是冷静呢?”

        “会长?是这样称呼的吧?”

        “你不想知道,诸神战场是什么吗?”

        王宇在听见这句话的时候,强行镇定自己,并未露出自己惊讶的神色。

        “看看这个吧。”

        学长平放自己的手掌到王宇的身前,只见他手指上的戒指微光闪烁,一把长剑赫然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这就是,魔法。”

        他故意拖长了最后两字,玩味的说着。

        “这也是你的叔叔,孤狼前辈口中所说的,你所见到的,未必是真实的,你真的了解这个世界吗?”

        “当然,也有可能是我理解有误,不过,我想,你应该会感兴趣。”

        “我想,你应该知道,我并不喜欢有人在我面前卖关子。”

        “当然,不然也不会傻到去挑战十三级级异能者的云鹤导师了。”

        “你们口中的,诸神战场,异能者,究竟是什么东西。”

        学长摘下戴在头上的全息分析仪,伸出左手向着王宇示好。

        “我叫欧阳若臣,学生会会长,你叫我若臣就行。”

        “欧阳若臣?请多指教。”

        王宇也伸出手,笑着回应道。

        欧阳若臣?

        学生会会长,有意思。

        王宇向来是个聪明人,虽然他之前也只是在校园周边那些自称黑社会的小混混内部小打小闹,但是一些基础的分析能力,他还是有的。

        这座学院,并不简单,无论是从他一开始听到这座学院名字的时候,还是与那个老头对战的时候。

        这座学院的不凡,就早已透露了出来。

        不过最让王宇在意的,还是欧阳若臣口中提及的诸神战场,是否与自己所知道的诸神战场是一个东西,如果说这两样本就是一个东西。

        那么。

        “我可能就背负着,不少罪孽了啊。”

        王宇在摆脱欧阳若臣后,独自一人收拾着自己的寝室。不过与其说是寝室,更不如说是单身公寓。

        他们的宿舍配置,清一色的都是外面旅馆级别的配置,这种财力,可不是他所知道的任何一间学院所能够给予的,哪怕是东海一高。

        对于超能学院来说,他们并没有其它学院那些所谓的“程序”,开学仪式对于他们来说并不重要,对于他们来说,时间就是生命。

        至于原因,王宇也并不知道,王宇他只知道,这样的规矩,倒也减少了一些不必要的麻烦事。

        教学楼离宿舍并不远,中间仅仅隔着一座食堂。

        王宇被学院分配在a班,a班按照各个学院的规矩上来看,都是学院顶尖的班级,看到这里,王宇不禁暗叹起来。

        那个被他们称呼为孤狼的,自己的叔叔,已经不能“不简单”三个字来的形容他了。

        王宇推开教室后门,找到了教室的最后一排靠窗位置坐了下来。

        王宇翻开了每个课桌上放着的一些学校概况,例如必修课程,学院规定,魔法设施的使用规矩,还有一些涉及到魔法世界的说明。

        这正是王宇所感兴趣的。

        “诸神战场。”

        王宇在目录中看见了这四个字,他的心跳也在以极高的频率跳动了起来。

        或许?

        ......

        ....

        王宇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左手手腕上佩戴的淡蓝色戒指,苦笑着。

        “希望这个诸神战场与我知道的诸神战场没有关系吧。”

        王宇心里想着,准备动手翻开书本,查看超能学院口中的那个名叫“诸神战场”的东西。

        “嘿,兄弟,我叫欧阳一城,异能力是“感知”,二级异能者,你呢?”

        王宇身前的兄弟转过身来,主动向着王宇打着招呼。

        “我叫王宇。”

        王宇对他所说的话并不在意,因为他现在,正在寻找着他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想知道的真相,这个世界的真相。

        诸神战场!

        诸神战场,相传早在人类进入青铜时代的时候,就已经存在,但关于这个地方的具体形成原因,人类至今无法寻找到答案。

        但可以知道的一点是,那个地方,是属于他们异能者的天堂,也是异能者的屠宰场。

        “那,王宇兄弟,你的异能是?”

        欧阳一诚一边和王宇聊着天,一边观察着王宇,当他看见王宇手腕上的那个淡蓝色戒指时,不经意叫了出来,引起全班的注视

        “抱歉,抱歉。”

        欧阳一城向着班上的同学连连表示歉意后,轻声对着王宇说着。

        “你这个是?储物戒指?”

        “是。”

        欧阳一城看见王宇如此冷漠,便识趣的没有继续和王宇聊下去。而是和王宇一样,翻动着桌上的课本。

        但是他只是随意的翻动,似乎这些对他并没有什么用处。

        “看样子,这里果然和那个地方有联系。”

        随着上课铃声的响起,教室前门被开启了,当然来的并不是学生,而是穿着工作制服的年轻女性教师。

        “很好,我在这欢迎你们的到来,我叫游运鹤,你们可以叫我老游。”

        只见老游快速的在黑板上写下自己的名字,转身接着说着。

        “能进入这个班级的,除了一个特殊的人之外,无一不是异能者中的天之骄子,我主要负责你们的日常生活,和一些学院问题的咨询,至于战斗知识的授课,有单独的导师给你们负责。”

        老游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目光在教室四处扫描着。

        “王宇,我知道你有很多疑惑,不过,今后你应该会明白的,你应该是去过诸神战场,唯一一个没有异能力的人吧。”

        说完这里,全班的目光再一次聚集在王宇的方向,欧阳一城则似乎像一开始就知晓一般,并没有露出惊讶的神色。

        “这,怎么可能。”

        “没有异能就能去诸神战场吗?”

        老游轻咳一声,打开了身后的电子显示屏。

        “这是以后你们每晚进入诸神战场的分组,我希望你们好好认识一下,因为这将会是伴随你们高中三年的战斗伙伴。”

        第一组:

        王宇(队长)

        欧阳一城(副队长)

        天灵儿

        木凌绝

        第二组

        第三组

        ....

        “等等老师,我有异议。”

        “说。”

        “欧阳兄是古传承家族,做队长我没有意见,但是这个叫王宇的,一个异能力都没有的废物,有什么资格做队长?”

        “有什么资格?”

        “就凭.....”

        “就凭,他能打败不用异能量的云鹤导师。”

        “这,够资格吗?”

        老游推了推自己的眼镜框,轻蔑的说到。

        “我知道,来到这个班级的,无一不是天之骄子,甚至有不少来自异能者世家,但是我想说的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在战场上,轻视任何一个人都是最愚蠢的。”

        “况且,换做是你,你敢去挑战,在诸神战场中经历过无数次生死战役的,云鹤导师吗?”

        这位名叫木凌绝的少年,在听到游运鹤的解释后,沉默了。

        “抱歉,游导师,是我唐突了。”

        在简单的道歉后,木凌绝坐了下来。

        但他的内心却久久无法得到平静。

        “你真的打败了没有使用异能力的云鹤导师吗?今天我从我哥哥那里听说有一个新生没有异能力就击败了云鹤导师,我还以为是哥哥在跟我开玩笑呢。”

        欧阳一诚不可思议的看着身后的这位名叫王宇的普通人。

        “啧啧啧。”

        坐在木凌绝身后的天灵儿露出自己的两颗小虎牙,向着一脸惊愕的木凌绝嘲笑着。

        “天灵儿,你这样过分了。”

        “什么!?过分的是你这个不可一世的天之骄子才对吧。”

        天灵儿故意拉扯嗓子,提高音调,阴阳怪气的说着。

        “好了好了,灵儿,我们还在上课呢,注意点形象。”

        坐在隔壁桌的欧阳一诚拍了拍头,无奈的说着。对于他俩斗嘴的场景,他从初中就一直看到高中,每次都是他亲自出来劝架。

        “yue。”

        天灵儿吐出舌头朝着木凌绝做出一副鬼脸,便结束了这场闹剧。

        “今天是开学第一天,并没有需要什么特地强调的东西,各位同学可以相互熟悉一下,准备迎接今晚的兽潮。”

        兽潮,又是兽潮。

        王宇听到这里愣了愣神,他将目光移至老游的身上,希望她能够给出一个答案。

        但是老游并没有回应他。

        在双眼对视的那一刻,老游也只是微微一笑。

        (那究竟是什么东西。)

        王宇的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奇怪的画面,转瞬即逝,他好像看见,一个女孩,一个十六七岁的女孩。

        “唔。”

        王宇捂着自己的头,就在那一刻,他的大脑仿佛被一根银针狠狠的插入。

        “请问,你的身体,有什么不舒服的吗?”

        “抱歉,没有。”

        王宇抬起头,看着自己身前的这位贫乳银发美少女。

        “你好,我叫天灵儿,异能力是念动力。”

        天灵儿?就是刚才老游说的小队分组的副队长吧。

        王宇站起身来,礼貌的回答到。

        “我叫王宇,没有异能。”

        “啊,没有异能?”

        “是。”

        天灵儿咯吱咯吱的笑着,接着说着。

        “没有异能力却能战胜云鹤导师,你可比我们这些有异能力的强大太多了。”

        看着天灵儿的笑容,王宇莫名的感到不适,虽然他也是第一次见过天灵儿。

        “我,木凌绝,异能力治愈,能够治疗一切外伤。”

        “当然,有一定的上限。”

        先前嘲讽王宇的那位少年,双手插在裤腰包一脸不屑的走了过来。

        “我已经说过了,兄弟,我就不用说了吧。”

        “糟糕,时间,不早了。”

        欧阳一诚看了看教室上挂着的时钟,晚上九点了。

        “王宇,要不要一起去吃饭。”

        “这,都行吧。”

        欧阳一诚那大大咧咧的样子,仿佛已经刻进骨子一样,和他哥哥相比,完全是截然相反的性格。

        该不会不是亲兄弟吧?

        这样的一个念头在王宇心中一闪而过。

        “你也别太在意,欧阳兄就是这样的,和他那冷酷的学生会会长哥哥,完全是截然相反的性格。”

        “我给你说个小道消息哦,据说,欧阳一诚和他哥哥,不是亲兄弟呢。”

        王宇呵呵的冷笑着,果然是这样,不过他们三个的关系,仿佛很要好的样子,应该是早就互相认识过了。

        “喂喂喂,你过分了啊,天灵儿,我要说多少次,是亲兄弟,是亲兄弟。”

        王宇和天灵儿还有欧阳一诚三人,一路嘻嘻哈哈的边走边打闹。至于木凌绝说是自己有事就先回宿舍了,但是高一才开学,怎么可能会有什么事情呢?

        那家伙,一定是因为被老游怼了后,心情不好,用酒精麻痹自己去了。

        啊,不过要说未成年能不能喝酒的事情,超能学院的确没有这个规定,因为异能者的身体早已得到过异能量的洗礼,身体素质和普通人早已不一样,千杯也不会醉的。

        喝酒,无非就是一种心理寄托罢了。

        “对了,王宇兄,你是怎么来到这座学院的,你的家里人至少也要有异能者,才有机会接触这里进来吧。”

        天灵儿突然问起这个问题,让王宇不知所措。

        “emm~我也不是很清楚这件事情,我是我叔叔带我来报名的。”

        “那就对了,我给你说,这座学院可不是想来就能来的,这里可以算是魔法学院当中的贵族学校呢。”

        “原来如此。”

        王宇再一次对他叔叔的身份产生了兴趣,他叔叔究竟是什么人,他,好像代号叫做孤狼吧。

        王宇正准备询问天灵儿,欧阳一诚突然说着。

        “到啦,该吃饭了,一会十二点,还要进入诸神战场呢,我可不想饿着肚子进去。”

        超能学院的食堂在高中来说,可以说是最豪华的,但是相对的缺点便是,规模太大,新生会因为不熟悉环境导致不方便。

        这段时间,是整个学院最混乱的时候。

        这次用餐,虽然王宇和另外三个早已认识许久的大家族子弟才认识一天,不过也并未产生太多的矛盾。

        就仿佛他们早在很多年前就已经是好友了一样。

        当然,这也没能完全避免木凌绝身上带着的贵族的骄傲气息,中间也还是产生了一些小摩擦。

        在木凌绝和王宇相互道歉后,便收尾了这次晚餐,时间对于他们来说,是极其宝贵的。

        身为异能者,他们自己也并不清楚,自己还能活多久。

        “诸神战场,开启。”

        一道仿佛来自远古洪荒传来般的声音,再一次在这片奇异空间的上空回响起来。

        依旧是那熟悉的场景。

        不出王宇所料,他认知中的诸神战场,与他们口中的诸神战场,是同一个存在。

        但是这次却不同,因为他的身边,多了三个人。

        念动力超能力者天灵儿,感知神官超能力者欧阳一诚,强力治愈系超能力者木凌绝。

        “这也太不可思议了,超能学院竟然能做到这个地步。”

        王宇看着这熟悉的环境,不由得感叹了起来,因为他之前来到这个地方,除了那一次,都是一个人在这片空间“苟活”着,但是来到了超能学院后,却能够拥有数名战友并肩作战。

        “你这个土包子就不懂了吧,这就是异能者最伟大的发明之一,空间同步装置。”

        木凌绝随口说出这一句话,率先向王宇发起了不友好的“攻击”。

        “哦。”

        王宇冷冷的回应了一声,他并不想和木凌绝发生争吵,而是立即从学院统一发配的空间手镯中取出了战斗所需的装备。

        “准备战斗,十字阵营,若臣垫后。”

        “是。”

        “是。”

        “是。”

        三人下意识齐声的齐声回答,因为这个口吻,就和他们在超能学院初中部的指挥官一样。

        天灵儿此刻感觉大脑混乱一片,她感觉此刻的王宇就像是一个身经百战的老手一般。

        “队长,你...怎么...”

        “我曾来过这里很多次,有不少人传授过我作战经验。”

        “原来如此。”

        天灵儿此刻豁然开朗,然后一脸兴奋的说道。

        “难怪你能打赢云鹤导师,没想到是有经验积累的。”

        木凌绝这时候才感觉放松了一点,毕竟眼见才能为实。这个叫王宇的家伙,并不是一个走后门的普通的家伙,准确来说,不是一个走后门的普通人。

        “不过就算你拥有丰富的实战经验,没有异能力的你,也不足以与这些“怪物”对战吧。”

        “没有异能力就无法凝聚异能量,这就意味着你无法使用装备魔法。”

        装备魔法,是与异能者的异能同为重要的战斗能力,一个优秀的异能者不光要学会正确合理的使用自身的异能力,更要灵活的学会使用装备自身的魔法技能。

        这一切的发动基础,与异能者自身的经验累积有关。在这里战斗,每一次的击杀,都能相对于的提升异能者的异能量,异能量上限的多少,能够很大程度的决定你的战斗力量。

        就好比一个一级的异能者,有一颗tnt的爆发力量,但是高级异能者,却有远超于一级异能者的力量,他们,能够连续爆发多次一颗tnt的爆发力量,或者是浓缩在一次释放。

        然而,王宇并没有异能力,更不用说异能量了,没有异能力的人,是无法储存异能量的。

        “你以为,异能量是你们异能者的专属吗?”

        王宇的嘴角勾起一丝弧度,邪魅的笑着。他从裤兜中掏出一个漆黑的神秘圆球,在天灵儿眼前晃了晃,又连忙收了回去。

        “这是!禁忌装置!?”

        身为大家族子弟的天灵儿,一眼便认出了王宇手中的小黑球是什么东西,是传闻中的禁忌装置,又名异能量固化装置。

        异能量固化装置,是一些国家,为了获取异能者们那股强大的力量,通过无数被抓捕的异能者身上进行惨无人道的科学实验,最终得出的产物。

        异能量是光的形态的一种,固化装置是将这些光能量固化在仪器内部保存,形成一次性,类似电池一样的结构。

        不过即便后来异能者们截获并且破解了这种装置,也是很少使用的,因为这种装置带来的力量是一次性,消耗自身的异能量上限来换取这个固化装置的力量,实在是非常的不合算。

        并且这种装置的使用也有很大的局限性。

        如果这种情况是放在其他正常的异能者身上,可以说他们是傻了,不应该说是疯了才对。

        只不过眼前人是王宇,一个没有异能力的普通人,这一切也就说的过去了。

        “你之前就是利用那些被你击杀的怪物,然后产生的异能量来坚持下去的?”

        “对啊,因为我没有办法吸收那些兽核,只好让我的固化装置来吸收了。”

        不简单,王宇绝对不是表面上那般普通。

        可无论是他的气质,气息,还是外貌,都是普普通通的家伙。可此刻的木凌绝,陷入了沉思。

        “他,可真是个神秘的家伙啊。”

        “看样子,他应该还留着不少秘密吧。”

        “罢了,谁不是一个有秘密的人呢。”

        王宇四人行走在这片奇异空间之中,四处寻找着异能兽的身影。

        欧阳一诚手中拿着一个不知道从什么时候掏出来的古铜色罗盘,满脸上写着不可思议。他盘腿坐下,紧闭双眼,不停的把弄着一些王宇所不认识的魔法器具。这个状态的欧阳一诚,天灵儿和木凌绝也才这是第二次见过。

        “他又开始大范围感知了吗?”

        “虽然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他出现这种状态,事态应该很严重。”

        王宇看着紧闭双眼的欧阳一诚,轻声问道。

        “大范围感知?”

        “他之所以能够加入超能学院的尖子班,就和他这个技能是分不开关系的,作为三级异能者的他,他的第一个觉醒技,就是大范围感知,能够感知到周围的事物的大概。”

        “你别认为只是大概而已,实际上这个能力在战场上足够扭转乾坤。”

        “这我明白。”

        王宇点点头,表示赞同,他之所以能够没有异能力却能在这个世界生存下去,和他的那十分靠谱的直觉,分不开关系。

        欧阳一诚睁开双眼,天灵儿连忙上去扶着他,看着他面色惨白,颤颤巍巍起身的样子,王宇虽然一直是利用固化装置来战斗的,但是他能够知道,此刻的他到底有多么透支自己的身体。

        “很奇怪,这里。”

        欧阳一诚不停的喘着大气,十分紧张的说着。

        “你慢点,别急。”

        天灵儿和木凌绝将欧阳一诚从地面上搀扶起来,欧阳一诚缓了缓补充说着。

        “这周围,没有一只异能兽,甚至连一丁点异能兽的痕迹都不存在。”

        “这,怎么可能,今天应该是兽潮的才对。”

        天灵儿完全忘记了此刻的自己还在诸神战场内部,对着欧阳一诚大声说出这句话。当然愣神的不仅仅只是天灵儿,除了王宇之外的人,都是愣了一段时间才回过神来。

        “难怪,在我进来的时候开始,我就没有感受到一丁点危险的气息。”

        王宇开口说话了。

        “王兄,此话怎说?”

        欧阳一诚对王宇说的话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在我之前的每一次进入诸神战场的时候,心里都会有一种危机感,但是今天这次进来,竟然没有。”

        “有因必有果,这件事情,已经超脱了我们能够处理的范围了,我们还是等学院来处理吧。”

        天灵儿连忙点头。

        “emm~,我没记错的话,我们这里应该是外围七环的东部到西部的衔接处。”

        “用传送石吧,我们先出去向学院报告这件事情。至于传送石的费用,他们会报销的。”

        “恩”

        欧阳一诚从储物手镯内取出一颗传送石递给了王宇。

        “放心吧,我知道这个该怎么使用。”

        王宇就像知道欧阳一诚想要说什么一般,在欧阳一诚开口前便打断了他。这番举动,尽收在木凌绝的眼底。

        传送石,是大家族和超能学院高层以及教廷高层才拥有的东西。

        他王宇?

        “明天见。”

        一道白光遮笼罩欧阳一诚的身体。

        “我也走了。”

        “我也是。”

        天灵儿和木凌绝也急忙离开了诸神战场。

        “我也该走了。”

        就在王宇准备启动传送石的时候,一把飞刀刺穿王宇手中的传送石,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笼罩在王宇的心间。

        “听说你很勇哦?”

        “让我看看。”

        一道红色身影以极快的速度从远处冲到王宇身前,掐住王宇的脖子,戏谑的笑着。

        王宇的脖子被眼前的这位身穿红色长袍的家伙掐着,举在半空中悬挂。他的整张脸埋在长袍的帽子下,在他的印象中,自己从未在诸神战场得罪过这样一号强者。

        已经超过了他所遇到过的所有生物的强度,不论是人还是异能兽。

        哪怕是他之前误打误撞进入高级领域遇到的9级异能兽,都远远比不上他所带来的威压。

        此刻的他就像是一朵小浪花,在拍打着一座高山。

        “我与阁下无冤无仇,不知阁下。”

        王宇并未感受到他的杀意,不过这样并不代表他不会临时起意。

        “你的力量,不过如此。”

        红袍人的声音,沧桑又沙哑,语气中,带着一丝嘲讽。

        “甚至,还在利用这些外在的,无趣的东西。”

        红袍人说完,左手化出一双利爪,将王宇手中紧握的短刀击飞。

        “被发现了吗?”

        自己利用双刀蓄力的状态,就这样被他打断了。

        “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呢,如此的依赖,那些外在的东西,最后却落得一无所有的下场,我说的没错吧,王宇?

        “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

        “你说,我是谁?”

        红袍人微微抬起头,他未被脸部的面具覆盖的嘴角,露出一副猖狂笑容的嘴角。

        “很遗憾,我并未认出来。”

        王宇不敢激怒他眼前的这位红衣人,虽然在他的印象中并没有这样的一个人的存在。

        “说的也是,这么多年的变化,你认不出也很正常”

        红袍人扔下王宇,往后退下一步,行出一副绅士礼。

        “普通人,那我们下次再见咯。”

        “哈哈哈,希望下次的你,能让我感到那么一丝的乐趣。”

        在一阵狂笑之中,红袍人消失在了红色的虫洞之中。

        王宇无力的站起身来,看着那个家伙的离去。

        “可恶!”

        “那个家伙,究竟是什么人。”

        能够随便一击就能毁灭传送石的人,绝对不是简单的人物,虽然他来到超能学院并不久,但是他也了解了许多异能者世界的事情。

        他也曾见过许多强者,但是能让他感受到无力,甚至绝望的人,他,是第一个。

        王宇颤颤巍巍的稳着自己的身体,然后一把手抓起那个神秘男人丢下的一枚崭新的传送石。

        “传送石,启动。”

        次日,王宇等人将当晚在诸神战场所碰见的一些事情统一上报给了学院,但令学院震惊的是,昨晚出现问题的,不止是他们片区,整个诸神战场的初级片区,一直异能兽都不存在,甚至部分地区发生大范围的持续雷暴。

        就像——神罚。

        当然,王宇并没有上报自己昨天在那里遇到红袍人的事情。他有预感,那个人是在那里故意等着他,说不准那里的怪异现象也是他为了支开其余人所设下的套。

        “欧阳,你知道我们学院哪里可以查看一些情报信息之类的吗?”

        “这个啊,知道啊,学院的图书馆不仅仅是一些战斗所需的书籍,各类情报和历史书籍也是有的。”

        欧阳一诚笑着脸蹭过来,笑嘻嘻的看着王宇。

        “怎么,你对什么情报感兴趣?给兄弟说说,说不定我能帮你解答呢。”

        “得了吧,就你这吊样,我怕。”

        “哎,你这什么意思,王宇,你站住,你可以瞧不起木凌绝,但是不可以瞧不起我欧阳一诚。”

        “哎,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欧阳一城看见王宇没有理会他,一路追着他,问王宇他这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昨日的事情,王宇还记在心中。

        此刻他并没有心情去理会欧阳一诚这个癞皮糖。

        然而,欧阳一诚并没有因为王宇所展现的态度说出[不跟你计较]之类的话,而是小跑在王宇身边,一句又一句的问候王宇。王宇这时明白了,天灵儿之前所给他私底下说过的一些话。

        今天注定不能平静了。

        “出示你的学员证,这边来登记一下。”

        一个老头眯着眼,躺在门口的木椅上,懒洋洋的说着。

        这老头,看不透。

        王宇面对眼前这位深不可测的老头,只好礼貌的打了一个招呼后,开始登记自己的信息。

        “欧阳小子,你怎么有心情来看我这个糟老头子啊。”

        “呸呸呸,我这是来陪我兄弟的,哪里会来看你。”

        “哦?认一个没有获得诸神眷顾的人来图书馆?看来这小子不一般啊。”

        欧阳一诚走到王宇身边,拽着王宇想要连忙离开。

        “别理他,他就是我们这个学院的一个糟老头子,一天坏得很。”

        “小子,你想要情报的话,要去四楼以上的楼层,自己慢慢找,老头子我,可就不陪你咯。”

        “谁要你陪啊。”

        欧阳一诚没好气的回复到。

        但是接下来的情况是王宇和欧阳一诚都没想到的,可以算是摔了一个大跟头。

        学院的图书馆,太大,这完全哈不着头脑。

        “这就是,你,带的路?”

        王宇对着欧阳一诚翻了个白眼。

        “咳咳,这...”

        欧阳一诚的表情逐渐严肃了起来,左手托住下巴,一脸正经的对着王宇说。

        “我也没想到超能学院把图书馆修这么大,这么复杂啊,毕竟以前我也没有来过。”

        “我还是自己慢慢找吧。”

        “哎,你别急啊,你说说你要找啥,我帮你找找。”

        .....

        ...

        “找到了。”

        经过一番的查找后,王宇终于找到了有关昨晚那个人的唯一描述。

        “灭神联盟创始人,性别男,常身穿红色长袍,脸戴白色奇异面具,自称红袍,其余信息不详。”

        “找到了,但是没完全找到。”

        因为有关他的情报,也就只有这么一句话罢了。

        “欧阳一诚蹭上头来看着王宇翻动的情报档案。”

        “你连灭神联盟都不知道?他可是我们华夏国的两大异能者组织的死对头,破坏一切秩序的坏家伙。”

        “这我的确不知道,毕竟我又不是异能者。”

        欧阳一诚擦了擦额头上根本不存在的汗水,迅速换了个话题,接着说着。

        “你找灭神联盟的情报做什么?”

        “没什么,好奇而已。”

        见王宇并没有告诉他的想法,欧阳一诚并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王宇起身,收拾完书籍后,准备离开图书馆。

        “哎哎,你去哪儿。”

        “上课啊,还能做啥,你都不看看时间的吗?”

        王宇说完,立即启动了加速魔法,将欧阳一诚甩在了身后。

        躺在木椅上的老头眯着眼,看着离去的王宇,捋了捋自己的胡子,随后拨通了一段通话。

        “新生a班,王宇小组,实训导师,我来。”

        “是,院长。”

        通话的另一头传来十分恭敬的声音。

        “王宇,孤狼那小子,送这小子进来,应该是有什么目的,不过呢,只要不伤害我这群宝贵的孩纸就好了。”

        “要下雨了吗?”

        老头站起身来,身上耀眼的白光一闪,他的身上出现了一件白色长袍。奇怪的是,那些小雨滴,在碰到他之前,就自动退避开来。

        他身上所散发的气息,就如,世间的王者。

        “幸好,竟然没有迟到。”

        “还不是你这个家伙,大清早的跑去图书馆查资料。”

        欧阳一诚气喘吁吁的抱怨着,对比王宇,王宇则整个人显得格外轻松。

        “你这家伙,体能怎么那么好。”

        面对欧阳一诚的疑问,王宇很得意的回上一句。

        “晚上多节制,多喝点枸杞泡热水。”

        “你!”

        此刻的王宇在四处寻找着天灵儿和木凌绝的身影,他们作为异能者,战斗经验的授课,当然是不会在教室当中进行。

        超能学院设有实训室,一个小队配有属于自己的实训室,以及自己专属的导师。

        “你们两个终于来啦,给你说个特别让人激动的事情。”

        “什么?”

        “我们的导师,竟然是院长亲自指导哎,院长大人!”

        “哦。”

        看着一脸花痴样的天灵儿,王宇并没有觉得这有什么好兴奋的,与其让院长亲自指导自己,还不如找院长告诉自己一个毫无异能力的我会进入诸神战场。

        “呐,这是我们的门禁卡,250实训室。”

        天灵儿有些不是很开心的说着,除了王宇,都知道天灵儿为什么会生气,超能学院的院长,可以说是绝大部分女性异能者的崇拜对象,毕竟他可是这个世界上,两个最强的异能者之一,并且十分年轻。

        “天灵儿,是这里?”

        “天灵儿?”

        “不是这里还能是哪里,自己开门进去啊。”

        看见天灵儿如大姨妈来了一般,王宇没有再多说一句话·,而是开门后连忙走了进去。

        可接下来的这一幕,让王宇不禁愣了愣身,身体不禁打了打哆嗦,从储物装置中取出双刀摆出一副作战的样子。

        “喂,王宇你做什么,这是我们学院的院长”

        “很不错,知道在任何情况都应该迅速做好作战准备。”

        尴尬的氛围被白袍老者的这句话,转变的轻松了起来。

        王宇虽然放下了手中的双刀,但是精神却一直绷着,眼前这个男人的衣服花纹,和先前所袭击自己的红袍男人衣服的花纹一模一样。如果要说有什么不同,除了衣服和面具,就没有什么不一样的了。

        “抱歉啊院长,他就是没有异能力的新生,所以不认识您。”

        天灵儿将王宇拽到身后,并且准备用自己的手掐一下王宇。

        “没有关系,我知道他,他叫王宇,是孤狼那个小子将他拜托给我的。”

        孤狼?

        天灵儿和木凌绝,还有欧阳一诚,皆是一惊。孤狼,那可是教廷的第二把手,是当今仅次于教廷的教皇和超能学院的院长的第三大强者。

        “小子,我从你眼中,看到了杀意。”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不过我还是先做个自我介绍吧。我叫白鹤,18级异能者,也是超能学院的创始人。”

        “从今天开始,我将陪伴你们在校的两年,做你们实训导师。”

        在白鹤的自我介绍过程中,王宇逐渐放松了下来,认错了,一定是认错了。两个人身上带着的气息完全不同,而且他也没有理由去诸神战场伏击我,并且我也从头到尾都不认识他。

        并且十四级以上异能者,已经完全脱离那个空间了。

        “你和云鹤那老家伙的决斗,我有听说过,从你刚才的反应来看,选你作为队伍的队长,我想,应当是一件很正确的事情。”

        “我会将自身的异能压制到一级,让我看看,你们的觉悟,到底有多深?”

        “列阵,十字。”

        就在白袍院长说完的一瞬间,他立刻发动了加速魔法,向着王宇等人冲来。

        王宇也并不慌张,立刻使用异能量固化装置中的异能量,发动量子屏障,用来阻挡白袍的进攻。

        虽然只是一个简单符文构成的防御魔法,但是对付这种应急情况,却颇有奇效。

        “哦?刻在战甲身上的是如此低劣的防御魔法?”

        “不过作为施法速度很快,倒是可以作为不错的应急手段。”

        白袍轻点脚尖,向后退去,随后从储物空间中取出一件手枪状的异能武器。

        远程异能固化装置吗?

        王宇等人看着白袍掏出的武器,王宇立马下令道。

        “分散。”

        白袍催动自身的异能量,行云流水般扣动三次扳机,分别向天灵儿,木凌绝以及欧阳一诚袭去。

        他的目标很简单,先解决没有异能的王宇,同时也是作为队伍骨干的王宇。

        王宇立即从储物装置中取出自己的两柄短刀,利用早已刻画在上面的能力,发出两道耀眼的刀芒,向着白袍袭去。

        然而,目标消失了。

        “不好,目标不是我。”

        王宇的预感再一次出现,似乎有个声音在告诉他,白袍院长的目标是天灵儿一般,立即改动手中异能的攻击方向。

        不出所料,白袍院长利用了他的异能力的觉醒技之一,空间穿梭到了天灵儿上方,就在他将要扣动扳机淘汰天灵儿的那一刻——刀芒到了。

        白袍院长不得不再次撤退,发动空间异能,目标再次消失在众人的眼中。

        “东南,西南,正北三个方向,传来魔法波动。”

        欧阳一诚连声说道。

        但是为时已晚。

        除了王宇之外的三人,全部被淘汰,就在王宇看见他们三人被击中淘汰,颇为震惊的时候,白袍已经到了他的身后,用着异能固化装置抵在他的额头上。

        “你们的觉悟,还不够深刻。”

        输了,就在这一瞬间,战局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他的速度,快到了王宇和欧阳一诚都没有看到影子。

        甚至可以说是,秒杀。

        “院长,您将加速类的异能融入您的空间穿梭一起使用了吗?”

        欧阳一城开口说到。

        “是,这就是我想要第一堂课想传授给你们的技巧,异能的融合。”

        “不过我暂时不会传授你们,我想要你们,自己领悟。”

        在来到这座学院之前,异能的融合使用,在他们的认知当中,这几乎是不可能,是完全无法做到的事情,他却很轻易的使用了。

        表情平淡道,似乎这就和平常吃饭喝水一样轻松。

        “我们的异能数量是有限的,随着等级提升觉醒的伴生异能也是如此,但是,我们能够带上的异能固化装置,却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白袍院长展示着他手中的那把异能固化装置的手枪。

        “看到了吧,现在它的内部是能量波的异能固化,但是接下来。”

        他取出了固化装置的“弹夹”,又换上了新的“弹夹”塞了进去。

        “可接下来的异能,却是,治疗术。”

        白袍院长扣动扳机,一道绿光飞在王宇身上,治疗着之前战斗所磨损的一些皮外伤。

        “这就是教廷现在所研发的最新式的异能固化装置,将以往固化的异能转变,转换成了异能盘,由催发装置来催发异能。”

        这也是你们的必修课之一,有了这个,异能者将不会再只有那几个异能,而是,无数的异能。

        白袍说到这里音调也略微提升了一些,他仿佛在想着过去的一些事情。

        这些对于异能者们来说,莫过于一个天大的好消息。每年因为在诸神战场当中死去的异能者有无数,并且这个异空间带来的奇异吸附力,足够让所有18级异能者以下的异能者,全部关在内部,进行战斗。

        不过有一点的是,你可以不战斗,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你会逐渐开始被关进更高级的区域,那里的异能兽等级,也会跟着区域等级所提升。一旦你不敌,那么结局只有一个。

        那就是死。

        这是每个异能者都无法逃脱的命运。

        “下课。”

        “怎么样怎么样,你们对这种新型的异能装置感兴趣吗?”

        王宇回忆着刚才与白袍院长对战的过程,他似乎明白了那款新型的异能装置的优势到底有多大。

        “不过有一点,如果他的异能装置是枪,那么应该只能使用一些能够配合枪型催发装置的异能盘吧。”

        欧阳一诚翻动着白袍院长留下的课本,轻轻的点头嗯声到。

        “理论上是这样的,不过。”

        “不过什么,不过什么。”

        天灵儿连忙冲了过去,完全没有在意学院的制服是短裙,跑动幅度太大会走光的问题。

        “你别摇我啊。”

        欧阳一诚在甩开天灵儿放在自己双肩上的手后,轻咳一声接着说着。

        “所以为此情况,研究人员设计了一种圆盘式结构的催发器,这种圆盘式的催发器优势就是有很多的输出端口,能够通过数据处理来辨别异能盘需要链接到哪个输出端口,最后催发异能。”

        “那这样直接用圆盘式结构的催发器不就好了吗?”

        木凌绝对这个装置也逐渐产生兴趣,补充问道。

        “虽然圆盘式的广泛性很强,但是缺点是需要时间来读取,目前最高端的产品也会产生0.5s的时间差,一般目前市面上常见的产品,是0.7s到1.0s之间不等。反正特殊型的催发器能够先手一步。”

        “虽然时间差的不算很多,但是有时候又很关键。”

        王宇听后点点头说着。

        “的确如此。”

        “你们在讨论异能新开发的异能装置啊。”

        一个熟悉的面孔打开了他们的实训室大门,走门口慢慢的走过来。

        脸上依旧是一副那种在恭维大人物的笑容挂在脸上,或许这与他欧阳若臣作为学生会会长,经常和那些导师走在一块的原因吧。

        “哥,你怎么找过来了。”

        “这不过来给咱们新生讲一些学院的规矩,比如每月的兽核上交税务,还有就是学生会的新生招新。”

        “你们有没有兴趣,我们学生会可以给每个成员配对一套全新的异能装置哦。”

        天灵儿对于这些东西,她自然是十分感兴趣。

        “我去,我去,我叫天灵儿,请多指教。”

        “好的,天灵儿吗,很好听的名字,我记住了”

        欧阳若臣微微一笑,十分礼貌的示意着。

        “我一个普通人,进去应该有点困难吧?”

        “这哪里的话,您可是那位前辈带进来的,我想除了正副院长,没人能够有资格反对你。”

        “算我木家,木凌绝一个吧。”

        “木家吗?这样就更好了,一会我带你们去学生会看看。”

        “顺便领一套你们都感兴趣的,异能装置。”

        时间很快就到了下课时间。

        王宇对欧阳若臣所说的学生会会专门配对异能装置的事情十分来兴趣,当然这也不止王宇,是他们四个都感兴趣。

        不过,学生会花这么大的价钱给他们配上一套自然也不会让他们白吃白喝。

        学生会所在的学生事务中心楼层与办公楼的配置相同,甚至连学生会专属的电梯也都有所准备。

        “欧阳大哥,那我们加入学生会后,主要需要忙些什么啊。”

        “这样进行一场选拔才知道,不过我倒是可以帮你们跳过初选,直接到最终测试,但是你们要走学生会哪个方向,要你们自己选择。”

        “目前我们学生会主要分为中心学生会,纪检部,外搜部,救援部,以及劳生部。”

        “劳生部?管卫生的?咱们超能学院不是有自动打扫的异能魔法装置吗?”

        王宇突然冷不丁的来上这样一句话,顿时整个电梯气氛活跃了起来。

        叮(电梯到楼层的声音)

        “边走边说吧,王宇学弟真有趣。”

        “我们这里的劳生部可和外面那些学校的劳生部不一样,我们这里的劳生部主要是负责每月收取从诸神战场应当上交的兽核税务,以及一些学院闲杂事的处理。”

        “纪检部,是监督校园内的一切不合校规的事或人。以及各个部门的工作是否存在舞弊。”

        “外搜部,是负责搜寻一些以及觉醒异能,但是却没有加入超能学院的人群,让他们加入超能学院,进行一定的保护以及约束”

        “救援部那必须是高三外出实习的学长才能加入的特殊组织,是负责营救一切在超能学院有所登记的异能者,遭受不法侵害的时候所建立的营救部队。”

        “至于中心学生会嘛,就是做办公室喝茶,处理处理档案的咯。”

        “我要去外搜部”

        “我也是”

        “我也是”

        王宇见着他们三人都加入了外搜部,也不得不说自己想加入外搜部的事情,毕竟,总不能不合群吧?

        “哈哈,没问题,我就直接带你们去外搜部的办公室就行了。”

        学生事务中心,准确来说是学生会事务中心,这整栋楼层都是为学生会的成员们所打造的,至于他们所想去的外搜部,刚好就在他们下电梯的上面一层,走几步楼梯就能到了。

        学生事务中心除了电梯,基本上装修分各个是完全继承仿古风的,一张破旧的老木门上,挂着一个门牌。

        外搜部办公室。

        “哎呀呀,这不是欧阳会长吗?您老怎么有空来我们这里。”

        “哎呀呀,原来是给我们部门带来可爱小妹了吗?”

        天灵儿看着这个杀马特造型的学长,害怕的往后挪动两步,一把手把王宇拽到了身前。

        王宇见到这一幕,也是忍不住笑了笑,杀马特的造型,这不好多年前就已经被淘汰了,没想到竟然还有人会弄出这样的造型。

        “这是外搜部的一队大队长,马哈特,不过我们平常更喜欢叫他杀马特。”

        “那位是我们的外搜部的部长,和泉纱雾,是一个血脉纯正的外国人哦。”

        欧阳若臣指一指做在主位的金发少女,身高和天灵儿相仿,如果要说有什么不同的话,就是胸脯和发色了。

        “看啥看,我还在发育呢。’

        天灵儿对着投来不怀好意的木凌绝说着。

        “啊,没想到会长大人竟然给我们带来那么多新人,实在难得啊。”

        “整天一口一个会长大人的,私底下不知道怎么骂他呢。”

        旁边的副部长开口说着,满脸坏意的看着会长。

        “咳咳,我来自我介绍一下,本人叫做韩庭雨,是你们的外搜部的副部长,我是支持姐弟恋的哦,欢迎学弟们来追我。”

        王宇看着拍着胸脯做着自我介绍的学姐,不禁呵呵一笑,虽然她的确很自恋,但是她这副比天灵儿还要娇小,天生娃娃脸的蓝发学姐,确实是很有那么一丝姿色,忍不住让人疼爱。

        “好了,我带他们四个来是为了让你们对他们开始测试,是否能够加入你们,快点直接开始。”

        “我还有事要走呢。”

        “滚滚滚,快给本小姐滚,这边我一会处理好了直接到你那里报备。”

        欧阳若臣见到这样说话的韩庭雨也是一脸无奈,敲了敲自己的头。

        “我咋这么嘴欠呢。”

        便离开了办公室。

        而剩下的四人小组,又会面临怎样的考验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