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体育 - 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在线阅读 - 第3730章 乱象之源

第3730章 乱象之源

        要说考古什么的,真的比表哥更有意思?

        这我是不信的。

        至少这话从海瑟薇嘴里说出来,我是不信的。

        之所以她会选择抛下表哥,离开魔界,我想,只是因为爱的不够透彻吧。

        倘若她对表哥的爱,超越了一切,别说是危险度极高的古墓,便是九死一生之地,她也敢闯——卡特·伊娃就是这样做的。

        为了能够与卡特·罗德尼在一块儿,卡特·伊娃甚至不惜逃出原本安全的城主府,跟随表哥私奔。

        在飞艇上,被阿喀琉斯带人搜查的时候,那是真正的九死一生。

        如果当时,阿喀琉斯没有手下留情的话,卡特·伊娃和卡特·罗德尼,也就凉凉了。

        所以我才会说,海瑟薇对表哥的爱,还不够热烈。

        我亲自将海瑟薇送去约克汉城。

        路上,海瑟薇很隐晦的问我,对她是如何看待的。

        我想了想,表示她是一个漂亮且有气质的女孩儿。

        “除了外表和气质,难道就没有别的了吗?”她咬着嘴唇,不死心,又强调问道。

        我想了想,然后用很认真的表情告诉她:“没了,真的没了。”

        她略带幽怨委屈的瞥了我眼,随后道:“那好吧,我知道了。”

        回府邸之前,她再次驻足于门口,回眸,轻声道:“如果......我是说如果,你对我有了新的看法,记得告诉我......一定要告诉我。”

        说罢,进了府邸。

        望着她远去的背影,以及逐渐关闭的府邸大门,我暗自轻笑,微微摇头。

        她的意思,我又何尝不懂?

        只是我并不想做她表哥的备胎。

        纵观我的一众未婚妻,哪一个不是与我情投意合才走到一块儿的?

        况且就算把海瑟薇放到我的一众未婚妻中,也只能算是中人之姿。

        为了区区一个中人之姿,就让我成为替代品?

        哼,做梦。

        回到魔界,我继续开始了四点四线的枯燥生活:在府邸休息,去使徒府邸开会或商讨事情,去酒吧跟海洛伊丝聊天,去战场杀怪。

        四点四线的生活看着比两点一线的生活要丰富多彩的多,可事实上,却也是乏味的。

        因为不会有人给你小惊喜。

        比方说凤凰的软糯温柔,卡嘉莉的粗暴热情,莉蕾亚的小俏皮,尤拉的温柔大方,芭芭拉的娇慢刁钻,艾米丽的淡然无波......每天面对不同面孔的我,自然而然的,会有不同的心情。

        而在魔界,几位使徒,以及海洛伊丝,就显得太过单调了,丝毫无法给我眼前一亮的感觉。

        所以我才会说,魔界的四点四线,还不如和风大陆的两点一线生活有趣。

        可还是那句话,为了不让战火蔓延到家乡,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将它止步于魔界。

        战争虽然单调,但战场依旧残酷。

        数之不尽的冒险家已经埋骨于此,按照赫尔德等人的统计,至今为止,因为这场战争,魔界已经减员千分之一了。

        可不要小瞧这千分之一的人口,其中有至少一半是冒险家。

        冒险家就是底蕴,就是底气,有了底蕴,有了底气,才有资格跟强敌周旋。

        分析师递交的报告里写得很清楚,倘若战争一直持续下去,三十年后,魔界就将迎来一次乱潮。

        所谓乱潮,并不是类似和风大陆的怪潮那样的自然现象,而是一种人为引起的现象。

        即,由于战争的关于,许多冒险家家庭成为了单亲家庭,甚至是孤儿家庭,三十年后,这些故而都成长起来,或许绝大多数都成为了普通人,但仍有一小部分会成为冒险家,这些冒险家将会极端厌恶战争,并且恨屋及乌的对怪物以及使徒和六大组织都满怀恨意。

        为了发泄恨意,他们不得不采取极端手段,也就是试图通过颠覆六大组织,甚至使徒的地位,将战争的结果朝着未知的方向指引。

        在颠覆的过程中,扰乱秩序是最简单的手段。

        届时,魔界将很有可能会因为这一小撮人而乱了法纲秩序,成为了无法无纪律的混乱地带——一如魔界的无法地带。

        赫尔德并不担心乱象将至,她真正担心的,是叛乱之后的魔界,民众大肆破坏城镇,古墓,遗迹等等,毁了她多年的经营。

        “一旦生命之水的源头被发现,并且被摧毁的话,魔界将再无生机!”

        关上房门,赫尔德神情凝重的对我道,语气里满是激动。

        “我理解,我理解”我连连点头,同时无奈道:“但这些却也都是无法避免的事实,不是吗?”

        赫尔德顿了一秒,道:“你说得对,这的确是无法躲避的现实。”

        “而且......”她叹了口气,显得有些无力:“动乱的源头是无法被掐断的,不是我不想,而是下面的人不会让我如愿的。”

        下面的人肯定不会让她如愿。

        正所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使徒虽然是魔界的最高统治者,但他们的手下,却都是活生生的人类,使徒或许可以独自生存,但人类不行,人类是群居动物。

        作为群居动物,都有丰富的感情,哪怕是一直将感情掩盖起来的冷酷杀手,也照样在心底有一丝遮掩不住的柔情。

        可使徒不同,只要能够完成他们的目的,便是拉上整个魔界的所有生灵,也在所不惜。

        人死了,可以从其他星球再拉人过来,可目的达不成的话,他们就会很苦恼的。

        正因为民众知道这层关系,身为使徒的下属,虽然绝大多数都会坚定执行使徒下发的命令,可在某些时候,譬如说,对某些无辜孩童施以屠杀之类的命令,却会言行不一。

        嘴上说着都杀了,心底里却是一个也没杀。

        这些赫尔德都知道,但重典并不适合加在这些还算忠实的手下身上,这不是与下之道。

        所以即便无奈,愤怒,赫尔德也只能忍。

        只能眼睁睁看着动乱的根源一点点萌芽,长大。

        想想就可怕。

        其实赫尔德也能亲自出手解决这一切,可一旦她这么做了,那些手下的忠诚度将一降再降,交代下去的任务也将更难执行下去。